新曙光论坛-台州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036|回复: 4

[散文] 心有茶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7 17:24: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李丽君 于 2018-6-8 14:46 编辑

       那是一片记忆里的茶山。一到春季,就氤氲着新绿,也氤氲着缕缕茶香。
       茶山在村之南,跨过一座汀步桥,穿过一条林间小路,就到了。茶树沿着山脚,排铺着直到山冈头。春水初生,春林初盛,茶山被春风染绿了,映衬着古老的小山村。
       这是外公外婆所在村子的茶山,是我年少时第一次知道茶这种植物的地方。外公外婆就安葬在茶山脚下,只是现如今茶山已没有了茶树,只有铺天盖地的桔树。桔香早已代替茶香,不知多少年了。那个提着小竹篓采茶的小姑娘也永远定格在了过去,她此生赚到的第一笔钱就是采茶得来的。
       记不得那片茶山当时的样子了,正如已想象不起当年自己的模样。只记得那一天人很多,采茶的、称茶的、搬运的,这一搭,那一搭,密密层层的绿中,缀满人影和喧闹声。
       我是跟着表姐来采茶的,与其说是来干活,还不如说是跟着凑热闹的。七十年代出生的我托吃“工作饭”的父母的福,没过过一天的苦日子,父母将我交给外婆抚养,也会附带给外婆一些所谓的“抚养费”,当然我知道这些“抚养费”外婆最后都尽数用在了我身上,甚至还要多。
       表姐采茶,我也跟着采茶。表姐采得很认真,只为着多赚几角几分钱,好为家里分担些生活压力,我采得很慢,还不大有钱的概念,亦无任何生活压力,纯粹觉得好玩。表姐的心思全在那一瓣瓣嫩芽上,眼明手快,竹篓里的茶芽自然越装越满,装满一箩,她就到工作人员那里过秤,工作人员会在一个本子上记录下她的斤数,然后她把茶芽倒在一个大竹篓里,又继续采摘。我的小竹篓,一直没满过。当时不知道自己在周围人当中有多么幸福,现在回想起来我确实度过了一个衣食无忧的童年。
       那一次已无多少印迹的采茶经历总时不时被记忆唤醒,那一缕茶香带着早春乡野清澈的空气的味道直抵我的心田,甚至有时清明节回老家给外公外婆上坟时坐在坟边的大石头上,看着满园的桔树,总会想起满坡的茶树,想起那个早已走远的小姑娘,想起当时还很健朗的外公外婆。只是流年似水,再也回不去了。那一缕茶香,犹如种在春风里,紧跟着光阴的步履一路吹到现在。之后,曾到过不少的茶山,喝过不同品种的茶,闻着,品着,回味着,都是熟悉的味道,那是从记事起就记着的味道,那里头有着家乡的味道。
       很喜欢一首歌,歌名叫《小小》,歌词很怀旧,很容易就把你带到小时候:“回忆象个说书的人/用充满乡音的口吻/跳过水坑/绕过小村/等相遇的缘分……我在找那个故事里的人/你是不能缺少的部分/小小的手牵小小的人/守着小小的永恒”。遇见一树茶,闻过一缕香,从此温润了心灵,生发出一路的芬芳与柔软,其实所有的相遇都是命中注定。
       无数个静夜,当我一个人泡上一杯茶,看着干枯的茶叶在清水中重新绽放生命,闻着那一缕茶香在空气中流转,总感觉是第一次与茶相遇,就象是无数年前的那个早春的清晨,我在故乡的茶山上采摘下人生第一瓣茶时的情景一样,那样美好,却只能成追忆。

       当湫水山的烟云拂过那一片片茶园时,茶树就绿了,一颗颗嫩芽儿如报春的风信子,一夜之间就冒了出来。春寒料峭,茶农们却不能歇着,采茶女奔忙于茶园,随处可见她们辛劳的身影。
       湫水山发脉于天台山华顶峰,岗峦交错,沟壑纵横,林木茂盛,物种丰富,是三门县最主要的山脉。我曾多次穿行于湫水山间,总能见到一畦畦的茶树生长在半山腰、山冈头、山谷中,它们汲取天地日月山林之精华,每年春季,冒出鹅黄色的嫩芽,给予茶农最好的馈赠。好山好水滋养好茶,湫水山的秀眉、珍眉茶自然也是绿茶当中的精品。
       暮春的一个早上,我跟随一群茶文化专家来到亭旁镇的庄基老村。只是我们去的时候,已过了采茶的旺季,村子空寂寂的,茶园也没有了采茶女忙碌的身影。庄基老村,已经很老了,已没有几户人家居住,到处是倒塌了的老房子和随性恣意生长的荒草,几个稻秆篷立在颓坯的天井中颇有些年份了,几株桃树还长在空无一人的庭院里寂寞度日,一切都是无人打理的杂乱与荒寂,毫无生气的苟延残喘的气息,老村的消亡是迟早的事情。
       清明一过,天气就有点燥热起来,那条石板小路和石头屋上都已被阳光晒得油光发亮。草木已葱茏,满目的青翠,既养眼,也养心,可惜没有几个人愿意居住在这个怡养身心的半山老村。一条溪绕村而过,水芹菜幽幽的在水边招摇,倒映在水中,如希腊神话中的美少年纳西塞斯,对着水中的倒影顾影自怜。
       村子三面环山,一丘丘的田地沿着坡地依次排铺,极为规整,排列在最上面的,就是那一片茶园了。此时的茶园经过前一阵子的繁忙,也处于休整阶段。阳光照在茶叶尖上,油油的发亮,那嫩芽已长到一寸光景,已由先前的鹅黄色变成了新绿色,再过些时日,这些新芽会变深、变厚,也就成了老叶,接着又有一批新芽会冒出,会成长,如此循环往复,生生不息。这多么象人的一生啊!采茶旺季在清明节前,每年这个时候庄基老村还是很有人气的,采茶的、买茶叶的、卖茶叶的,本地的,外地的,把整个村子和茶园的角角落落都填塞满了,之后,又会空寂一段时间,直到谷雨前再热闹一阵子,自此后,今年的茶事也算告一段落了。
       我坐在茶园边的田埂上良久。周围的小路上、田地边长着茵茵的小草和一些淡蓝色的小花,将春色一路铺展开来。清寂的茶园总给人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有淡淡的类似于青草香的味道从茶园深处飘散过来,人近中年时的从容与淡定更应如一棵茶树般宠辱不惊。现在的茶树不正处于它的中年时期吗?繁华已逝,谷雨前的最后一次采茶也不过是绚烂之后的小插曲而已。人如茶,以前我只是在品茶时会有此感触,而如今突然觉得一棵茶树的成长过程亦是如此。茶树无论在哪个阶段都不会改变它的生长状态,而人,总是身陷其中,被命运牵着走,往往一走就走到了尽头。
       时近中午,老村里飘来阵阵的饭菜香,那是老村长的老屋里飘出来的,忙碌了一上午的老村长早已做好了一桌子的农家菜等着我们慢慢享用。对于吃什么我不是很讲究,倒是老村长泡的那一杯春茶,是我在这个春天喝到的最为清香的茶了。这杯春茶,就泡在粗瓷碗里,清绿的茶色在白底的瓷碗中越发的清粼粼,绿莹莹,我坐在老屋的门槛上,望着屋外由盛转衰的春景,有着很多的感怀,都在这一碗茶水中完完整整的呈现。

       心有茶香,总会在一个人的时候慢慢从心底漾起,抵达每一处你想要抵达的地方。过去的早已过去,尤如清淡、悠远的梅花茶,想起时,就象在雪天的楼阁里煮茶品茗,有青春作伴,有三五好友围炉清谈,只是再也触摸不到,却又总在某个时间段想起,伴着心底隐隐的痛。现在是进行时,依然飘散着馥郁的香味,好象molihua茶,芬芳又恒久,总以为那芳香会一直伴着我们的生命延续,殊不知它会在某一天突然就消失不见了,而那一天何时来到,我们无法预知,更无从把握。我们同样无法把握未来。或许人不一定都有未来,如果有,那未来该象是从一株老茶树上采下的绿茶,有点苦涩,又不失清香,足以你用整个后半生慢慢咀嚼、绵长回味。
       未来的我会怎么样,又究竟在何方?我不得而知,我唯有过好现在的每一天,平心静气等待那个不可知的未来。
       前几天读到一篇文章,说一个名叫祥子的女孩,陪着好友到终南山清修,结果朋友走了,她却留了下来。五年过去了,她依然生活在那里,一袭布衣,一处她亲手修葺的小院,一年四季,种菜采菊、泡茶看书,云淡风轻,她在远离尘嚣的终南山找到了自己的桃花源,活成了仙子的模样。
其实这也是我追求的生活,曾在心里幻想了无数遍,却从未付诸行动。平日里我也喜欢布衣飘飘,喜欢清静,喜欢品茶看书,喜欢一个人写写文章,发发呆,喜欢这些简单的甚至乏善可陈的生活。心里这样想着久了,也就成了这样的人,朴拙,孤僻,少言语,不合群,孤陋寡闻。
       于是想逃避,想有一处与世隔绝的地方,把自己关进自己的方寸天地中,和谁都不相干,与虫鸟花草交友,有清风明月为伴,采菊东篱,开荒南野,清晨荷锄去,日暮伴鸟归。雨天不出门,便坐檐前看书听雨,就着一杯茶忘了时间,忘了所处的世界。
       如果有朋自远方来,自是一大乐事,泡一杯自己在山上采的野茶,听他或她讲讲尘世的故事,不是为了想了解什么,仅作为一个倾听者,也挺好;如果不说话,就慢慢品着茶,屋外的风声、虫鸟的鸣叫声穿窗而入,一片白月光也穿窗而入,影子落在地上,点缀着夜的清冷与静寂,就更好了。
       自小到大,我一直知道自己想要些什么,却总是在现实面前望而却步。“在逃去如飞的日子里,在千门万户的世界里的我能做些什么呢?只有徘徊罢了,只有匆匆罢了。”这是朱自清的散文《匆匆》里的一句话,有些时候,现实与梦想之间的差距就是这么大,你根本无法在它们之间架起一座桥,也只有无奈的徘徊和匆匆罢了。有些事情,有些想法,只适合放在心里,就好象有些花,只适合盛放在黑夜里,它会随着黎明的光亮逐渐枯萎。
       时至暮春,春色渐远。古人爱伤春,今人亦惆怅,三杯两盏淡酒倒不如清茶一壶,倚窗独饮,听梧桐雨落,点点滴滴。江南的雨季在这个时候也就到了。不知白发的我会不会仍爱守着窗儿,听雨饮茶,再将大半的人生掏出来细细回顾,仿佛又将人生过了一遍又一遍。估计那时什么都不重要了,唯有一缕茶香依然飘散在空气中,清清淡淡,缓缓流淌。

发表于 2018-6-10 15:11:56 | 显示全部楼层
与茶结缘,感受生活妙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0 15:12:32 | 显示全部楼层
茶,淡雅的文化享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0 15:13:57 | 显示全部楼层
清茶一壶,倚窗独饮,听梧桐雨落,点点滴滴
生活的品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1 小时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江利明 发表于 2018-6-10 15:13
清茶一壶,倚窗独饮,听梧桐雨落,点点滴滴
生活的品位!

那是因为本人太无聊了,总需要什么排遣的,享受孤独也是一种方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台州网 ( 浙ICP备09050798号 )

GMT+8, 2018-6-19 20:37 , Processed in 0.218750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