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曙光论坛-台州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407|回复: 5

“一江两岸”葭沚片区征迁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6 09:27: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葭沚,处于江边,长满芦苇,因而得名。“葭”,即是水边芦苇,“沚”,为水边洼地。

历史上,葭沚水城曾是闽浙贸易港埠,商贾云集、繁荣一时,清末民初达到鼎盛,是整个台州地区最繁荣的区块之一。当时,葭沚老街内拥有相当规模的“当店”三家,药号、酒坊、书场、茶楼、剧社等一应俱全,商贾云集、盛极一时,被誉为“小上海”。

然而时光流转,随着城市化的持续加快和一代代年轻人对现代生活、人居环境的追求,加上商业业态的不断创新,葭沚老街荣光不再。功能老化衰退、整体风貌杂乱、人居环境品质下降、基础设施陈旧……一系列的问题日益凸显。

城,看不清了;街,走不进了;人,也留不住了。因为危旧楼房林立、基础设施陈旧,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可谓是“水深火热”——一下大雨,老街就会积水,一有火苗,老屋就可能成片起火。

“希望早拆迁早安置,让我们老百姓有更好的居住环境。”在老街生活了几十年,73岁的徐凤菊渴望着搬迁。

一刻也不能再耽搁了!

站在历史新起点,椒江区委区政府审时度势,提出要大步迈进滨江时代,打造山海水城核心区,规划开发建设“一江两岸”。先行启动的,正是葭沚水城和江岸尚城的征迁建设工作。

一场椒江撤市建区史上规模最大、规格最高、力度最强的旧城改造工程打响了!椒江铁军紧盯目标,日夜奋战,3个月内规划设计、融资及班子搭建、拆迁政策公布等一气呵成!

“一把尺子量到底,一个标准算到底,一个政策讲到底,一支笔签到底。”在征迁工作中,椒江始终坚持依法拆迁、公平拆迁、干净拆迁、和谐拆迁,打消了群众的顾虑。

自2017年4月7日进场丈量至今,已经完成了2842户民房、215家企业签约,拆除建筑面积70万平方米,拆出用地千余亩。

400多个日日夜夜,3000余份拆迁协议,一个个打动人心的征迁故事,椒江征迁干部用实际行动谱写了“和谐拆迁”的动人篇章!

相关评论:读懂征迁干部身上的“美”


 楼主| 发表于 2018-7-16 09:27:31 | 显示全部楼层
“五皮”精神,融化坚冰

都说征迁是天下第一难,难在哪里?难在历史遗留问题,难在协调群众利益。

在葭沚,情况更加复杂。

比如,在土地性质上,水城区块有国有出让、划拨土地,集体土地、集体划拨用地,工业用地,商业、综合用地,籍贯用地等,而且各类型土地相互交杂,界址不清。

在征迁对象方面,居住在这里的老百姓身份复杂,有纯居民,有农民,有渔民,也有农嫁居、农居混合户等。

此外,还有房屋产权来源复杂、房屋权属争议较多、房屋改变用途普遍、房屋土地权证存在差错、困难家庭占比较大等等难题。

这些难点,是造成葭沚征迁二十年来踟蹰不前的原因之一,也让很多经历过的老干部记忆犹新。

“葭沚征迁,不是‘变戏法’,双眼一眨,就能小鸡变老鸭!”熟悉情况的椒江区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陶小德说。

椒江铁军没有退缩,他们相信,总有千方百计,对付千难万难。如果说,葭沚征迁是一座万仞冰山,那么,征迁干部就要用自己的双手凿出通衢大道,用自己的真心融化万年坚冰!

打破困局并不容易。时任葭沚街道办事处主任、水城指挥部指挥的金耀华回忆,征迁工作刚刚启动的时候,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一些群众不了解政策,对征迁很是抵触,征迁干部不但讲不上话,也进不去门,就算碰上了,也是挨骂。

进场丈量的第一天,许多干部“铩羽而归”,但是,他们没有气馁。门进不去,就隔着窗户讲;征迁户不愿意见面,就想方设法找到他们的亲戚朋友,走“迂回”路线,宣传征迁政策;面对面坐下了,一边挨着骂,一边记着征迁户的诉求。

征迁干部没有了休息日。有些征迁户白天上班,夜晚在家,就专挑晚上去做工作;有些征迁户中午回家做饭,就准点在家门口等着。上门最多的一户,征迁干部前后走访了112次。

葭沚街道党工委书记、“一江两岸”葭沚片区指挥部常务副指挥严秀全主动认领包干未签约征迁户,不断走访联系,到一线破难攻坚。

已经退休多年的李荣江,再一次“披挂上阵”。这位“浙江骄傲”人物,曾经在玉环山区蹲守了八年,留下了村民“五留老李”的佳话。这一次,葭沚水城征迁,老李回来了。“我是葭沚的老书记,对这里,我有感情。”1951年出生的老李,跟其他人一样奔波在征迁一线,一个四合院的中堂分割,老李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去做工作;一个姓金的征迁户,老李前前后后跑了50多趟……

征迁干部陶国震爱好摄影,每年,他都会利用假期出一趟远门,带回一摞漂亮的照片。来到水城指挥部,陶国震曾开玩笑说,自己没有别的要求,只想要一个假期。可是,当征迁工作展开,陶国震就把这句话抛在了脑后。“征迁户有时间,我们就有时间!”走访、看房、给群众当参谋……他和同事们废寝忘食,“7+黑”变成了常态。

当时抽调来的征迁干部戴国法,为了见征迁户一面,连续一周蹲守到深夜;另一位干部张卫敏,在第13次拜访征迁户时遭遇暴雨,他不顾雨势坚持走访,终于敲开了户主的家门;几个村的村“两委”也“进驻”了指挥部,村干部们主动认领包干,带头走街串巷宣传政策……

征迁干部的不厌其烦和真心相待,不但最终叩开了征迁户的家门,更叩开了他们的心门,来到指挥部咨询和签约的群众越来越多。

尚城指挥部副总指挥叶呈斌几乎跑遍了整个椒江,为的就是帮助搬迁企业寻找厂房。尚城区块企业众多,不解决企业的后顾之忧,征迁工作就不可能顺利推进。为此,尚城指挥部上下跑企业、跑部门,想方设法解决企业遇到的实际困难。“我们工作没有秘诀,就是双脚勤、嘴皮勤。”叶呈斌说。

五洲实业总公司董事长陈百有带领村干部日夜走访,因为时间紧,办公桌就成了他的餐桌。有时候,群众上门来了,正在匆忙吃饭的他立刻扔下碗筷,详细讲解政策。时间一久,冒着热气的米饭变成了冷饭,面条变成了面疙瘩。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五洲村完成了水城丈量的“第一尺”,民房的“第一签”“第一拆”。

“硬着头皮、厚着脸皮、磨破嘴皮、饿着肚皮、踏破脚皮”,市委提出“五皮”招商精神,椒江铁军将这项行之有效的工作方法用在征迁工作中,踏破铁鞋、磨破嘴皮、踩破门槛,叩开了迈向滨江时代的大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16 09:27:43 | 显示全部楼层
带着深情,服务有心

征迁路上,最怕什么?很多干部回答:到了群众家里,不怕挨骂,就怕看到‘水缸锅灶连门床’。

“有些拆迁户,不是不想拆,不是想‘敲竹杠’,他们确实有难处。”“一江两岸”葭沚水城征迁指挥部指挥鲁才强说。

他回忆,有一位征迁户,迟迟没有签协议。于是,鲁才强找到征迁户家里。

一到门口,十多位邻居就拥了上来:“他家里困难,你们千万不能亏待他!”

鲁才强知道,这户人家因病致贫,73岁老人长年卧床,儿子去世,儿媳妇有病在身,有一孙子。一家人挤在老房子里,勒紧了裤腰带过日子。

他多次走访,了解到这户人家不是不想拆迁,而是始终拿不定主意:钱还是房?钱拿来,可以解燃眉之急,但房子,却是一家人今后改善生活的希望所在。

户主几次反复,拿起笔了又放下。于是,鲁才强耐心地向他解释政策,终于解除了他的后顾之忧,签下了协议。

政策确权组组长陈国荣保存着一张小纸条,这是一位10岁小姑娘写给水城指挥部的信。

小姑娘姓孙,她家刚好在征迁的范围内。在信里,她写道,自己没有爸爸,一家人现在全靠房租吃饭。

看到这封信,在拆迁路上干了24年的陈国荣心里发颤。原本应该是无忧无虑的年纪,却过早地体会到了生活的艰辛。

在水城区块,困难群众不少,这也给征迁工作增加了难度。

“只有以民为本,学会换位思考,设身处地为群众着想,才能得到群众的理解和支持。”鲁才强说。

有一位征迁户,父母都因病失去了劳动力,自己也做了心脏搭桥手术,儿子还在上学,家里条件十分艰苦。当征迁干部王小燕和同事来到他家里时,他一句话也不说,转身拿出了三大袋药。

大家看了心里难过,但是政策口子不能开,只能另外想办法。回去以后,王小燕想办法帮助这户人家争取到了特困基金,缓解了他们的经济压力。

在走访中,来自区残联的王小燕还发现,在水城区块,因为各种原因,有不少身体或精神残疾的人没有办理残疾人证。她二话不说,主动服务,为残疾户办证50余本。

类似的难题,征迁干部解决了一桩又一桩。

一个拆迁户,大女儿远嫁到外地,二女儿精神残疾,她自己在六七公里外的城区打工,每天中午回家做饭给女儿吃。征迁干部闫林峰找到了她,解释政策,问清了难处,并多方奔走,为她精神残疾的二女儿联系残疾人托养服务机构;在星洲社区,社区党支部书记张丽琴自掏腰包接济困难群众,在这里工作的24年间,她与社区里的群众结下了深厚的感情,群众熟悉她,也信任她……

在区委区政府的号召下,椒江12家本地企业更是募捐600多万元,设立了“水城爱心基金”,已经为70多户困难群众解决了生活问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16 09:28:07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心换心,干群有情

“这协议我不签!”征迁户老苏又一次把征迁干部拒之门外。

老苏名叫苏普顺,今年已经是79岁高龄了。他和妻子孙荷莲住在葭沚老街两间民房里,膝下无儿无女。

有一次,他从医院看病回家,在中途迷了路,本来是朝葭沚方向的,却走向了东山方向。

对征迁干部,老苏一开始是不信任的。征迁干部来到老苏家里,一个个都吃了“闭门羹”。

虽然老苏的态度十分强硬,但是,每一次走访,征迁干部总要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告诉他,“你有困难,可以随时找我们!”

春节前夕,老苏夫妇俩都病倒了。征迁干部赶到老苏家里看他们,老人家嘴上不说,心里却十分感动。

几十次走访下来,老苏的心结解开了,也愿意和大家沟通了。

考虑到老苏家里比较特殊,指挥部决定给老苏申请公租房。征迁干部王杭辉等开着车,全程陪着老苏到各个部门去开证明、办手续。

拿到了公租房的钥匙,老苏高兴极了。他和老伴一起,给指挥部送来了一面锦旗,上面写着“情系百姓,造福一方”。

“只有把群众当亲人,群众才能把我们当家人。”这句话成了大家心头的一盏灯。

老街里有位卖竹滚糕的老人郭仙贵,材料缺失。征迁干部褚刚等多方努力,一边帮忙吆喝卖竹滚糕,一边到各个部门翻查档案资料,用了一个月时间,最终确认老人的老房资格。

一位姓孔的阿婆,住在大陈岛。从区行政服务中心抽调的征迁干部项霜飞负责她的签约工作。了解到阿婆由于种种原因,没能给老宅办理房产证,项霜飞立刻联系了业务窗口,帮助孔阿婆寻找相关测绘证明和其它资料。终于,孔阿婆的房子有了房产面积和性质的确权证明。

不久,孔阿婆又来了。她从大陈带来了一箱海鲜,知道指挥部不会收,就悄悄放在了大门口……

一年多的征迁工作干下来,许多征迁干部和征迁户成了好朋友。去年,五洲村举办了一场邻居节,也邀请了征迁干部一起参加。村民们拉住了干部们的手:“等我们搬新家了,你们一定要过来看看!”陈兴多 黄保才 林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6 11:28:34 | 显示全部楼层
拆迁工作对村干部来说非常辛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6 11:28:58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多数村民相当配合,也不排除个别人满天要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中国台州网 ( 浙ICP备09050798号 )

GMT+8, 2019-7-19 10:40 , Processed in 0.203125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