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曙光论坛-台州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350|回复: 148

[散文] 一个人的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29 11:25: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喻慧敏 于 2018-8-30 15:37 编辑

一个人的湖

       在此之前,我从没想过,会有那么一天,一个人朝着湖心走,走进湖的深处,静坐。

       这应该是一个偶然,一个意外。就像我们身边发生的一些事情,没有预感,没有来由,却发生了,是冥冥中的注定。
      
       人,有时候像风,想刮起就刮一阵。人又不像风,可以即生即灭,可以消失得无影无踪。我突然醒悟,我急迫的需要从一些事物上收回一些曾经投入的用心与感情。就像我一定要把自己从那把湖边长椅上撤回来一样。

       一个湖,一座山,一间房,一个碑,一个人,甚至于一棵树,之所以能够代代相传,没有淹没在历史的洪流中,是因为一直被人们所需要,可以是精神上的,也可以是物质上的。而现在的我,显然是没有一个人需要我,除了我自己希望自己活着。

       这是五月初的某一个傍晚,天气晴好,晚风有点儿大。在这样的季节里,这样的风显然是有点儿近似疯狂的。

       眼前的南湖蓄满了水,把每一个缝隙都塞得满满当当的,像极一个人的心,装满了一个人,再也容不下别人。那一湖水,目前是没有什么引人注目的变化。但是,它也会溢出分流,或是用以灌溉或是引发洪涝。也或许它会干涸。风来了,水就往一个方向滚滚而去,整个湖面都处于你追我赶的奔波中,像一锅翻滚开的水反复荡开,拍击岸边,发出阵阵空洞的轰鸣声。岸边的柳丝也往同一个方向飘动,达成绝对的一致。而我今晚走在湖堤上,尽管走来过往的人不计其数,却没有一人能与我同步而行。我仍然感到很孤独。我是个落寞的人。我感觉这湖及湖心的岛一如此刻的我,尽管有这么多人在绕着湖走,有这么多人在湖边看,但湖还是孤独的,岛依旧是寂寞的。人只看风景,人只管走自己的路,人只顾及自己的需要。那些隔三差五亮着的灯,藏于绿树丛中,发出幽暗的绿光,只能点亮黑暗中的某一角落,某一杈树枝,照到之处泛着失真的绿光,仿佛这个人间也非人间了。人立于此,恍若隔世。这点点星光,并不能点亮湖心。湖心里那个我进不去的岛,我知道岛上有座历史悠久很有名的建筑,该建筑有个很诗意的名字,叫“烟雨楼”。我也知道那岛曾因地域偏僻隐秘,1921年8月初,有条游船停靠于此,中国共产党就此诞生。但我不知道现在这岛里边还有些什么。只见游船从边上往来,偶尔也会停靠在岸边。岛上绿树丛中,彩灯模糊闪烁,屋内灯光朦胧,恰似故事里的隐秘居所,幻想中的清幽之地,温馨无比,引人入胜。我很想进去看看,却终没能进去。也罢,很多时候想象远比现实美好得多。留存眼前朦胧的神秘感,臆造出一种属于自己的梦幻世界,给自己留下一丝念想,或许才是个明智的选择。

       无疑的,我已被一种情感所绑架,让我如此的痛苦不堪。让我痛得无处申诉。这种痛常常使得我像一个被拐卖的孩子般流落在无际的荒野,孤独又无助,甚至会产生对生的恐惧。又或许,被绑架还说明有一定的价值。到哪一天,全世界都抛弃了我,连自己的灵魂也甩手而去时,真的一切都是虚无了。

       不知道今晚还会不会有第二个人如我一般地如此关注这湖这风这树草的蟋蟀声。也许,他们都有所依,有所托,有所事,丰盈的生活让他们无视这些 “风吹草动”的事物,而此刻的我,却是否显得矫情了。我把自己带入了“黛玉葬花”般的心境里。

       我走到岛上一条小径的尽头,孤身一人嵌入水边树丛的黑暗里,像一个飘忽不定少魂落魄的夜游人,发着呆。水无骨,风使它柔软得很有情韵,游弋的曲线如少女般婀娜多姿,将手指有意无意地划过这绸缎般光滑的水面或是这柔软的绸缎般光滑的水波拂拭过你的肌肤,都会令人获得无比亲近的感觉。水虽然很柔软,却有着自己的性格。而我在岁月里走着走着却常常迷失了自己。就像现在,当我面对这个湖,将一种情绪与湖相联结时,我就一头扎进了一个死胡同里,沿着湖一直绕,总也没能绕出那一个愁结。我不停地走,不停地想,就想着同一个问题,很简单,却无解。整个晚上,我把自己迷失在一片沼泽地里,几乎都没有去关注过天空,不知道天上有没有星星和月亮,也无心关乎身边其他的一切。想起一句话:当人不再需要和饥寒作斗争,那他的敌人就变成了生活的庸俗和麻木。那么,人类的无穷尽的欲望、纠结和烦恼是不是也变得俗不可耐?随着我的祈求所带来的极度失落,从而陷入的无边的痛苦,是否也是一种庸俗的心理?

       三三两两的人不断地沿着湖边来来回回地走,他们看中的是南湖这地方,走得不亦乐乎。而我此刻则把南湖当成了我的避难所。我在湖边独自徘徊,我在寻找我在等待,我寻找一个可以让我安心安静的事物,却始终没能让自己安静下来。其实,我知道我所等待的东西也不过是我自己的一个幻想,那是个虚无的未知的东西。风一阵紧似一阵,吹得我手脚冰凉,我却还是不肯离开,我甚至希望风能扒开我的皮肤,穿过我累赘的脂肪层,虚弱无力的肌肉层,直达我虚热的心脏,把我的心也一并吹冷,看她会不会结成冰,假若心结冰了,是不是就会从此安静了,丢开那些念念不忘的人和事,进入一种天地万物不为我所动的境界。就像这一湖的水,兀自逍遥。

       夜已越来越深。夜把人们一个个地带回了家。夜让世界变得越来越寂静。夜也让睡不着的人的心变得越来越沉重。当人被一种孤独感所包围时,会往更加孤独的深处里走。那一片白色的小花朵在绿丛中在冷光下却显得出奇的白,让我想到了“圣洁”两个字。我干脆独自静坐湖边,就盯着那水,就听夜的声音。偶尔有人从边上走过,借着路边昏黄的灯光,会盯着我看上一眼,尽管看不太清楚,他们也许对一个女人在夜里独坐湖边感到很是意外。而一对情侣坐着就显得很正常了,仿佛夜晚里的湖边座椅是专为滋生爱情而存在,是情人们的特供椅子。这样想着的时候,让我突然心生一种悲凉。事实上,我也曾幻想过,假若边上有那么一个人,一个我愿意且喜欢的人,坐着,陪我一起看湖水,听夜话,聊杂碎,那又该是怎样的一种心情呢?如此想着,我的心也变得如这夜一样的阴暗,夜每往深处走一分,我的心也就跟着阴冷一分。我就这么坐在湖边,死死地捧着我的那份幻想,不敢直视,却又不忍离去。那是一种多么痛的等待!在等待中看着时光一点点地流失,在等待中将美好一点点地撕碎,热情一点点的耗尽,在等待中已经觉得没有什么值得再去等待。人的一生又能经得起几回等?哪怕是我将自己变成一个传说,坐成了湖边的一块石头,今生恐怕也等不来那个能陪我的人!这世上,有些想想很简单很容易的事情,却往往穷其一生也难以实现。有一种痛,在心里,却不能喊出来,也看不见伤口。也许,这就是命中注定的不能拥有。

       都说女人如水,看了那么久的湖水,终于明白:不管你是多么的柔情似水,都必须要有自己的个性有自己的方向有自己的事要去做。终于,我面对迎面而来的一阵凉风,站了起来,猛吸了一口气,而后,往亮在黑暗处的那一抹温暖的光线里走去。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楼主| 发表于 2018-8-29 11:27:41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有一张图片老是上传不上。提示上传取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29 12:19:0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写不出你这么崇尚的散文,但深深地吸引了我那红色的灵魂。我QQ里填写着的生日是1921.7.1,所以就出现了97岁、巨蟹座的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29 12:37:35 | 显示全部楼层
翁赋 发表于 2018-8-29 12:19
我写不出你这么崇尚的散文,但深深地吸引了我那红色的灵魂。我QQ里填写着的生日是1921.7.1,所以就出现了97 ...

我写的是即时心境文字。近日整理出来。你是大男人,不可与小女人的文字相比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29 12:38:10 | 显示全部楼层
翁赋 发表于 2018-8-29 12:19
我写不出你这么崇尚的散文,但深深地吸引了我那红色的灵魂。我QQ里填写着的生日是1921.7.1,所以就出现了97 ...

只知道你的心红。没想到竟然那么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29 12:39:18 | 显示全部楼层
翁赋 发表于 2018-8-29 12:19
我写不出你这么崇尚的散文,但深深地吸引了我那红色的灵魂。我QQ里填写着的生日是1921.7.1,所以就出现了97 ...

从你的星座,我推算出了自己的星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29 14:18:52 | 显示全部楼层
喻慧敏 发表于 2018-8-29 12:37
我写的是即时心境文字。近日整理出来。你是大男人,不可与小女人的文字相比较。
...

不可小看女子,否则没有了巾帼英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29 14:20:19 | 显示全部楼层
喻慧敏 发表于 2018-8-29 12:38
只知道你的心红。没想到竟然那么红。

一心向着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29 14:21:37 | 显示全部楼层
喻慧敏 发表于 2018-8-29 12:39
从你的星座,我推算出了自己的星座。

原来,你也是7月初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29 14:36:57 | 显示全部楼层
卒章显志,意味深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中国台州网 ( 浙ICP备09050798号 )

GMT+8, 2018-9-26 11:45 , Processed in 0.609375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