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曙光论坛-台州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24|回复: 0

[散文] 《秋日雅事》作者:张林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13 16:18: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张林忠

       煮水声波响,橘园匏尊堂。吟诗秋月晚,洗盏石泉香。湫涧落珠雨,云溪生晓凉。髙谈天地阔,山海是家乡。
   
   
       是夜,八夕,刚下过一场不大不小的秋雨。我正坐在阳台的躺椅上,章以谦先生通过微信发来一首刚出手的诗作《匏尊轩七夕烹茶盼秋凉早至》。   
   
       先生今夏刚从沪上回到三门,在县城珠游溪边上租了一套140平方的房子。上个周末,小女暑期补习结束,便开车回到了三门。先去了章宏晓先生家,取了嘱画的两幅小山水,然后就去了以谦先生的家。章先生以前每年夏天都会回三门,原先租在南山北麓的一个宾馆里。说是南山好是好,只是在山的北边,有点阴凉,年纪大了,身体不太消受得了,期间还得过几次风寒,想必是太凉的缘故。这里离菜市场不远,去医院看病买药也近,方便得很。先生已是七十有七了,最近几年不太出远门,只是偶尔回趟三门,会会老友新朋。如今晚年归隐回到故乡,倒可把心安放得踏实稳妥了。

       我居住的小区在枫山西麓的汇景名苑,原来是一所中学校址。山不高,树木茂密,东侧有大悲寺,在阳台上,可见西边白云阁。晚上有点凉,我听着黑豹乐队的“光辉岁月”,呷一口刚冲上的速溶Cappuccino。平日里我是不太喝咖啡,只是在早上上班的时候冲一杯廉价的“雀巢”喝了。近来受CZ影响,居然对咖啡有了一种欲望,就像《暮光之城》中吸血鬼爱德华对贝拉爱的欲望一样。原以为我迷恋书法已经够痴了,想不到CZ迷咖啡也迷得如此缠绵入骨,并告诫我咖啡会上瘾。不过,我倒觉得,任何能使人痴迷的事物定有它痴迷的道理,可以接受不曾接触的事物,这是我还存有一颗年轻的心的佐证。于是,我迈出了咖啡上瘾的第一步,在手机上下载了starbucks,搜了一下台州市区的starbucks分布图,还去了一次单位对面的得意starbucks店。这可是我第一次独自一人去咖啡店,内心暗喜着,原来这样古板如我的人也可以被改变的。之后,CZ又为我介绍了flatwhite和costacoffee,单看着flatwhite浓郁的颜色就有点让人难以抗拒,又亮出“满足你对咖啡的所有想象”costacoffee的广告词,我的心被这样的“毒品”彻底俘虏。

       晚上虽然也有咖啡,但这种速溶Cappuccino味道很是一般,耳机里是黑豹乐队那种嘶声裂肺、无奈的呐喊。不知何故,最近居然也开始喜欢听摇滚乐。我轻轻吟诵着章先生的诗,拿那个民国老人董桥的话,那么欧陆,那么bourgeoisie,我要再加上一句“又那么宋代”,西方现代和中国传统,就这么夸时空般没有任何道理可讲融合在了一起,自是感觉甚好。

       小区围墙外面昏黄路灯被路边的树影切割的支离破碎,柔柔地落了一地。偶有骑车的少年经过,如风一般。墙外逶迤攀援的爬山虎被风拂过,窸窸窣窣作响。今年夏天,这些惹人喜爱的植物更是生长了不少,还绕过墙角,居然爬到了阳台的推门一侧,大有“打探主人消息”的味道了。小女说要把窗户打开,看看爬山虎爬进房间是什么样子。小孩子总是充满童心!刚搬过来的时候,房子原主人,一对退休的教师老夫妻告诉我,夏天有了这爬满外墙的爬山虎,连空调都不用打开。整个夏天,台州虽然都被一个热锅照着,因有了爬山虎护体,这里果然无上清凉。只是闷热天所带来的潮湿却叫人有点受不了,心也随之会时不时烦躁不安起来。

       章先生借租的地方原是老海游橘树园旧地,现在成了一个不大的小区。一个大大的门楼,没有保安,路道堆满了自行车,一个换煤气的小贩光着膀子坐在三轮车上,用草帽“呼吸”地扇着。章先生站在路边,头发花白,穿着一件格子宽松衬衫在等我。

       房间倒真是宽敞,进门左侧中间摆了一张大大的画案,朝南是茶室。一进门,章先生煮水、泡茶:“这是云南一老板送给我的普洱茶,熟茶,不知道你喝得习惯不?”虽然和先生年纪相差甚远,但不妨碍我们之间的谈话,比起第一次来,我也轻松不少。先生拿出一本诗册,说是最近几年写的诗词,今天见我来,心里高兴,拿出来给我看,还第一次示人。诗册是章先生自题“谦斋诗抄”字样,落款是七十七叟以谦,一枚小小的阴刻印,漂亮极了。我把诗册摊在茶几上,一页一页翻着,朱丝栏,字写得老辣、从容,一如先生的山水,淡淡地散发出一股悠然自得的趣味。诗词内容多为描写故乡,或是先生日常丹青题跋,或是应友人朋友之嘱。

       《匏尊轩七夕烹茶盼秋凉早至》是否已经抄录在这本《谦斋诗集》中的,不得而知,我没有向先生求证。先生说要把这些零零散散的诗收集一下,打算在自己80岁再出版一本诗集。我说应该好好操办,并建议搞个新闻发布会,这事我可以办。先生说不急不急。先生弱冠即离乡寄寓海上,用他自己的话说那叫浪迹天涯,但在我看来,先生在上海电视台当导演,拍了许多纪录片,从开始的一介书生,到古稀之年,纵然有几多艰辛和晚年伤子的悲凉酸楚,但我倒觉得,人生如虹的先生自有一番心中的花园。如今,在五十八年后之暮年,租住橘树园旧地归了隐。诗中的“匏尊堂”即为先生的斋用之名,“匏”者,即匏瓜,葫芦蒲瓜。斋中置有大小匏尊壶两柄,客多客少总有一壶适用。先生谦谦地说到。我想,先生取“匏”为斋号,其意不难理解。“匏”为田园平常之物,诚如五柳先生之归于田园生活一样,先生之斋号也是取“匏”能寄淡泊之意吧。

       在先生眼中,我实为小友,说不上旧友但也不是新朋。虽认识有好几年,但平日交往也不多。只是那天下午,在“匏尊堂”,一老一少,天南海北,烹茶把盏,相谈甚欢,大有归去来之感。后又拿出最近创作的两件手卷《焦墨琴茶秋意图》和《南山听琴图》,让我欣赏,太阳西斜我才走出“匏尊堂”,匆匆开车回椒江去了。

       时间才过去一天,回到椒江的第二天晚上,先生又兴冲冲地在微信给我发来一件《山海揽胜图》手卷。昨日在“匏尊堂”,先生曾鼓励我书法之余可事丹青,说我有几十年的书法家底,不必从基础开始,也不必非要从《芥子园》学。还说路桥徐世杰先生几年前一件初学的山水习作,求教于他,想不到,几年过去,画画水平令人刮目相看,还标出了不菲的润笔费,据说市场不错。这不,先生发来画作让我体悟,自是体谅我之于繁忙的公务,到了下班回家,似乎算好了时间,我正在家的阳台上点开“FM蜻蜓”听着蒋勋的《张若虚·春江花月夜》,想把旧作楷书《春江花月夜》发在微博上应景。蒋勋的声音的确有味道,讲的切入点也是与他人不一样。据说把不老女神林青霞迷的一塌糊涂,想不到一大片知性女性也是不甘示弱,自愿当了蒋勋的俘虏。

       章先生把《山海揽胜图》手卷分了四部分发给我。天头的“山海揽胜图”五个字写的老辣苍劲。拖尾前一条仿古色隔水,先生题上《匏尊轩七夕烹茶盼秋凉早至》,后又以“暗香疏影”一阙填写了一首长长的跋:

       峡风吹拂,送早凉爽悦,心神飞发,数缕云霞,飘到仙山又吹没。独望横空广宇,远梦幽。泉飞珠雪,涧韵清,石上溪声,流水向东越。常想故乡前事,渔船泊岛屿,海鲜常吃。欲把湫山,图入烟岚,诗意画中堪说。老夫新写心源境,墨焦拙,苍茫奇崛。笔力沉,点线浓淡,绘就山海开阔。

       去岁,是金农诞辰330周年,拙作《世间何物可勾留》发在《中国书法报》上,一个不经意的遇见,注定自己对金农的难以抗拒。之后写了十来篇有关金农的文章。今年春天,因公差去了一趟京城,也因一件金农的手札,追寻先生足迹,偶得一诗。并发给章先生请他教正:

       乾隆元年,金农因博学鸿词科赴京师,客樱桃斜街,有一手札,曰:昨于樱桃斜街获一古器,腹有“善水精铜黄今和西刚,熹平元年十月同造”十七字,字颇奇妙,可过而观之,不宿。

       今游斯地,樱桃斜街外墙皆覆新砖,朱户半开,老妇提盂,蛛网梁层电线纵横,寻迹失去所在,感赋此诗。

       如来小弟五十翁,博学鸿词志推尊。
       自古读书寻爵迹,待招求官荡无存。
       纵有诗词夸绝代,耻向春天论东风。
       帽衫烂履粗头服,不如意时才大工。
       孔庙汉隶成新尚,乙瑛便是倒韮葱。
       能解今世生前憾,漆书横长二尺重。
       莫言君恩无化雨,却羞蒜菜同市供。
       夹道朱户门似水,三百年来执师宗!

       转天,章先生发来微信,说诗作甚好!当然,这不是我写的真正有多好,知道先生这是在鼓励后学。还说作诗不必纠缠于古体近体,不要在律绝间刻意于格律,而追求诗意诗味。建议把前缀部分文字作为“序”。随即,又发了一张王力教授的作律绝的格律表,叫我可作修改时对照用。王力教授是当代诗词格律学大家,据章先生说,他在文革时期,在“五七”干校劳动之余,花了好几年时间偷偷读他的《诗词格律》。说起这段时光,想必章先生是愉快的,说自己就像我私淑金冬心先生一样私淑王先生,这种对比倒是有趣的很,我内心自是泛起一股温暖。

       一年前,我曾买了一册《诗韵新编》,但一直束之高阁,看着这些眼花缭乱的东西,我是彻底晕了的,也谈不上学习和对格律诗的研究。其实,自己学识疏浅,对深究格律诗的奥妙产生畏惧罢了。只是平日里若有了一点想法,写出了所谓的还略有诗味意境的“打油诗”而已。如在格律用韵上要求严一点,亦有好处。先生说着又借来叶葱奇先生的诗鼓励我,说他的诗很天马行空,就不拘格律,一诗平韵仄韵变化无常,甚至两句一韵。说自己近来在读叶先生的《李贺诗集疏注》。章先生对后学的批评总是这般婉转,像一丝丝春雨,慢慢地滋润着你。还问我这首诗是按《诗韵新编》的韵还是《中华诗韵》的韵,我只好装装糊涂了,实在是对章先生不住了。

       平日里,我公务繁忙,只在八小时以外事点笔墨写点盈尺书法小品,或写一些长不过几千字的随笔散文。那天,收到CZ寄来的一张东南亚风情的postcard,我正在办公室给支部党员政治生日写赠送的书法作品。postcard上几行紫色的字,落款是anita,写的可爱至极。下周要去富春江参加系统的培训,晚上,我整理行李,取了两管“汉笔坊”的狼毫小楷、一管鸡矩笔、一管中楷,卷入笔帘,带上墨。第二天组织完在临海广泽学校的一场慈善活动之后,又匆匆从临海坐车4个小时赶往富春江。在途中,先生又发来微信:“晨起又读你的诗,细细品味,很有见一信而去寻师之诗意。结果有许多惆怅,斜樱桃街已非先生那时状况了。……你诗甚好,有空过来喝茶。《林家塘》印出来了吗?想读它。”

戊戌七月二十七日石榴花屋主人 时客富春江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中国台州网 ( 浙ICP备09050798号 )

GMT+8, 2018-9-26 11:45 , Processed in 0.109375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