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曙光论坛-台州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35|回复: 3

[散文] 云端小镇,云上日子——石梁三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25 11:40: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昨夜半山雨,水从树梢流。我来石梁的时候,山上多雨又多雾。
  石梁是疏阔沉雄的天台山上的一个小镇,隐约似在云端。那一片起伏的群山,像一个长满莲花的木鱼。诗说“九里松风十里泉,徐徐送客上青天。不知华顶高多少,已觉群峰贴地眠。”这里云雾缥缈、高寒峭拔,是佛道修持和世外隐逸的理想之地;数千年来,穿透物质的迷遮,不与世俗合流,打造着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高地,一个漫游和隐逸的地方。各路高人高标出世,过着云上的日子。

                                                                            佛宗道源,逍遥人生的归途
  我在薄暮时分来此,小雨润石,修竹敲风,几声鸟鸣挂在树梢,一棵树的颤栗迅速传遍了整座森林和我的身体。
  这是天台山最经典的石梁飞瀑景区,一石横空飞架如天赐,桥下飞瀑轰然有声,是大自然数千万年的造化,当年徐霞客从石梁俯视深渊时,曾记载:“余从梁上行,下瞰深渊,毛骨俱悚。”唐书法家米芾在崖壁上书“第一奇观”。
  石梁桥头有一昙华亭,是宋贾似道为其父所建。亭上有联:风声、水声、虫声、鸟声、梵贝声,总合三百六十击钟鼓声,无声不寂;月色、山色、草色、树色、云霞色,更兼四万八千丈峰峦色,有色皆空。声色是无处不在的,即便在丛生的静树深处依然会有。佛法讲坐忘收心、主静去欲,一个人的修炼,须不著一物,入於虚无。
  野花绿,四边静,这是一条在宇宙中漂泊的山路,我来到崖下看瀑布奔腾,掷下悬岩,忽然发现崖边有花草袅娜,探出岩缝,朵朵争翘楚,漩涡卷岸都不怕;却原来飞涛虽怒不摧花,反予甘露朝朝暮暮。
  瀑布的两旁修篁密布,竹林掩映下,有中方广寺和下方广寺分立飞瀑两边,下方广寺还是著名的五百罗汉道场,里面还供奉有晋朝的罗汉像。万绿丛中数面高低错落的黄墙独对清寂的时光,这个点寺门已紧闭,黄墙护着老庙一起安睡了,唯有苍松四围,修竹压檐。门前石狮默立,竹舞闲阶,碎影婆娑,无心前去。我非常敬佩在此修行的僧人,可惜见不到身影,此刻他们或许正盘腿坐在冷绿和暮色中,把一颗躁动的心修炼成止水。
  走在厚积的落叶上,为了报这条走过的路的恩,我成了一个路上的修行人。“山花落尽无人问,白云深处一声钟。”所谓宁静,不是没有了声音而是忘掉自我。
  石梁只是天台一景,天台山以其山水神秀,仙风道骨,成为佛教天台宗和道教南宗的发祥地。当年智者大师在天台山上苦修,创立佛教汉化以来的第一个宗派天台宗,他圆寂之前画好草图,建议隋炀帝杨广在天台山修建国清寺,遇意“寺若成,国即清”。桐柏宫则是道教全真派南宗祖庭。如今山上布满庙宇道观,成了名符其实的江南宗教名山。
  西方人讲拯救,中国人讲逍遥。我成不了佛道,但愿独居山野小屋,一半儿云遮,一半儿雾掩,让时间圆寂,让迷雾重重,让影子成为主人,独自走向逍遥人生的归途。

                                                                      唐诗之路,理想主义的苦恋
  煌煌全唐诗,半部在天台。天台山是当年唐诗之路的终点,有记载的唐朝诗人如李白、杜甫、孟浩然、白居易等共400多位游历过天台山并写下了1600多首诗。李白说,龙楼凤阙不肯住,飞腾直欲天台去;元稹写道:“相逢又说向天台”。天台山让唐朝诗人心向往之,是一个寻仙问道的真隐之地。当年高道司马承祯看穿了卢藏用隐居终南山的用意,有了“终南捷径”这一成语。他觉得天台山才是真隐之地,自号“天台白云子”。李白等大批唐朝诗人纷纷前来,李白作《早望海霞边》:“四明三千里,朝起赤城霞。日出红光散,分辉照雪崖”等,均是当时东涉天台的寻仙之作。
  唐诗雄浑豪迈,盛唐气象的伟大之处,在于诗人们敢于在兵荒马乱的尘世里骑着半匹马做着升天的梦。
  他们来天台山走的多是水路,沿曹娥江、剡溪过来,在天台山脚的第一村大竹园村弃船登岸。李白在诗中描写,“借问剡中道,东南指越乡。舟从广陵去,水入会稽长。竹色溪下绿,荷花镜里香。辞君向天姥,拂石卧秋霜。”
  大竹园村,是天台与新昌交界的一个山村,唐诗之路进入天台后的第一村。那一年,我来到这个山谷,在路标上看到“大竹园”三个字,以为就一个竹园,没有拐进来,差一点错过了这个理想主义的村庄。山村里时光安闲,小花生、桃子长得蓬蓬勃勃,我们有幸在村祠堂里吃到鲜甜的桃子,享受了快板宴,听了八十八岁老人的山歌,吃了麻糍。村口那条溪流着流着就幻化成一个湖,湖上有穿蓑衣的隐士和一个红衣女子在划着竹排悠游,让人恍惚进入了一个如梦如幻的仙境。沿着山道下去,跨过溪上的木板桥,来到扑船码头,早已有准备好的装在竹筒里的米酒,醇香清甜。对面竹林里一些村民在竹节上放出酒来供大家喝。这样的米酒带着竹子的清香和山野气息,我一口气喝了好几杯,真是妙不可言。此刻江中的女子正在挥手致意,让我在江边留恋,不想离去。
  唐诗是一份营养,它给了我们无瑕的痛苦,没有任何凭借却常常有具体在场、突然敞开了那个时空的感觉。有山水打底,溪上竹筏,红衣仕女,诗酒相伴……帝王英雄不做也罢。想当年,李白他们乘船从这里上岸,在竹林里喝酒沉醉,然后长啸着上天台山,经石梁华顶到国清寺,这是怎样一付豪迈的气魄。
  李白他们走了,唐诗之路远去,然而这个村庄却记住了,留下了浪漫主义的苦恋。村民们吟诗唱山歌,把一个不存在了的古码头弄得诗意丛生。人们从村前走过,有意无意看一眼,平静的外表下心头总会一扯一扯地被什么东西牵着挂着,一种酸酸柔柔的味道在心头酿造,
  何事吟余忽惆怅,村桥江水似吾乡。这个村子或许早已先验地存在于我的脑子里,我还会来,到溪桥上坐坐,溪水里淌淌,在竹林里喝一碗米酒,竹筏上找找美女,遥想当年的盛况。诗情浸染了天台山,浸染了石梁,那些曾经有过的辉煌都不曾远去。大竹园村留住了唐诗之路上那场不灭的盛事。

                                                                      古老山村,心头摇曳的油灯
  夏天盛极一时,风吹过光滑的山头,摇动金钱松。一个卖高山蔬菜的菜农,载着一车黄瓜,数麻袋的白菜,坐在路边卖。他倚在一棵金钱松上抽完了一颗烟,像是那棵树抽了一盒雄狮牌香烟,让我的喜悦装满整条山路。
  相传当年九龙造天台,用龙鳞做成莲花山,救渔民于苦难。现在石梁镇有三十一个行政村,二百多个自然村,深藏在山旮旯里。
  人家在何许,云外一声鸡。这里山村多隐秘安闲,有个故事说,山村一老农,常与古庙高僧往来,送点茶,喝喝茶,日久得道,成了一代高僧。亦有荒芜得蛛网封了路的。那些小土屋,烟囱把烟吞到肚子里了,院子里落满尘土的竹躺椅上,时常有消失了的人来躺一会。墙角下,风把一堆旧鞋埋进了灰尘,地上的光影成了一张往事拼图。
  塔头坑的村口坐着一个老农,他是一个人,却像失掉天国的上帝,带着一团黑色的情绪坐在一块大石头上,身后一条废弃了的泥路,锈迹斑斑地伸向山林深处。他脚穿老旧的解放鞋,全身从裤子到衣服,还有帽子全是黑色的。帽檐挡住了三分之一张脸,却依然可以看出纵横的沟壑。他的目光坚定如铁,花白的胡子密密扎扎丛生于下巴。这张脸像陈忠实,不,它本身就是一个比喻。整张脸就是一片长着蓬勃庄稼的肥沃的黑土地。他的左手肘支在膝盖上,五个手指像握住一根烟斗一样地撑着,可是手上并没有烟斗,或许只是一个习惯了的抽烟动作。他坚定地坐着,太阳不停地给着他热力,而他的外表却比石头还冷。他独坐在他的万里江山上,一幅让人惊心动魄的样子。他是土地上的艺术家,此刻却成了艺术品。他们的日子轻得像鸟,而不是像羽毛。
  我也不耕种,沿大树下的小路独自走着,落叶纷飞,不回家。人世的孤独原不在山野。
  石梁是个田园世界,更是精神世界——这是一片世界尽头的迷离仙境,一片树叶落在哪里都是归宿,一朵野花开在哪里都是芬芳,一个人来到这里忽然就遇见了另一个自我。来石梁吧,一种云上的日子等着你。

发表于 2018-9-25 13:06:28 | 显示全部楼层
去了天台,就是走进仙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5 13:07:10 | 显示全部楼层
唐诗从天台随仙风飘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6 09:25:49 | 显示全部楼层
石梁,云端上的诗意小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中国台州网 ( 浙ICP备09050798号 )

GMT+8, 2018-10-19 20:32 , Processed in 0.218750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