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曙光论坛-台州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726|回复: 22

[散文] 云端上的唐诗小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27 08:29: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云端与唐诗,是诗性而颇具古风的词。如果把这两个词安放在一起,会有一种山水蔓延的美意。天台石梁,就是这样一个诗意的小镇。高在云端,雅在唐诗,秀在山水。

     一、
去过石梁镇很多次,每次的感觉都是不一样的。我想:一个人与一个地方的缘分,是前世修来的,还是今生等来的呢?几个月前,从琼台仙谷看云锦杜鹃归来,就住在石梁宾馆。春尽,走在海拔千米的高山小镇,天,是蓝的,云,是白的,风,是清洌的。屋后的篱笆墙上,月季婆娑,信步走在石梁镇的街区,静静的与那些植物对视,时光如水,春风温润,眼前尽是一树玲珑满枝的妩媚。
时隔不久,重走石梁。这一次却是为寻梦而来,“唐诗之路”开启了我们石梁之旅。孟浩然《舟中晓望》云:“问我何所去,天台访石梁”。石梁石梁,不管是千年之前还是千年之后,总是引着我们前去相见。当年,众多诗人沿水路而来,过钱塘,穿稽山,沿剡溪,他们溯流而上,击节高歌。如今,我们拾取历代文人不绝的步履,重走一趟“唐诗之路”。我始终觉得人和地方是有渊源的,山川风物,看上去是固定的,实际上早就飞越千里万里,在人的心中留下一些风痕、水波。石梁如此,其他地方也如此。
当我们一车人,从山脚下一路盘旋而上。盈满眼帘的“绿海”,瞬间就让人内心空了,静了。这种静是吸附绿水青山后,留在心底的一抹静。抬头远望,山岚处,云雾缭绕,山与山之间,各色绿,深深浅浅,浓浓淡淡地纠缠在一起,如一幅可移动的画。一些细小的瀑,隐在山谷里,被长满茂密的树木覆盖着,隐隐,有水流的声音。这份长长的幽深,只在这山水间才能完美呈现。
大约半个小时,车子直接从山路上过来,停在石梁宾馆前,一种熟悉的亲近感油然而生。宾馆还是几个月前的宾馆,庭院,树木,花草,只是天气有些不同。此时,已是夏至,阳光不再温和,戴上草帽,仍有强烈的光线直照过来。蝉躲在翠绿的枝叶间,“知了知了”地歌唱着,一只刚亮开嗓子,接着便有一群蝉和合着,一声一声,浩浩荡荡,似乎是为了迎接我们的到来。
进宾馆,玻璃门自动关上,把一切喧哗阻挡在门面,瞬间清凉许多。站在大厅里,便有一种自在和舒适,这种舒适用语言极难表述,就是那种由外而内的适宜温度,从四面八方悄然侵袭,然后在身体的各个部位蔓延开来。采风活动单子上写着“唐诗路上26度诱惑”,想必就是这种通透清凉的感觉。据说这里的森林覆盖率为90%以上,每立方厘米空气含负氧离子8万个,细菌含量为零。空气质量这般好,实属天然氧吧。闻惯了城市中尘粉空气的我,感受到云端小镇特有的舒爽和自在。
石梁镇区不大,就这么几条街,也不宽。无论站在路的哪头,都能把镇区一眼望穿。将近中午,街上没几个行人,沿着街道往前走,阳光落满树枝,又从枝叶间滑下来,一地斑驳。镇上的建筑没什么特别不同,大多是砖混的楼房和平房,有二层的三层的,首尾相连。风吹来,晾在竹杆上的衬衣,飘过来又荡过去,象是跳什么舞蹈似的。每家的窗口、屋角、墙面攀附着绿色的植物,这绿意修饰了一堵墙的春天,有的甚至就是一整面的绿屏。偶尔窜出一些花朵,或红或黄,四处流淌的色泽,任什么也无法掩盖,特别美好。在石梁,花朵随处可见,月季、木槿,两朵三朵地挨着,花色明艳,花瓣精致细密。绣球花有着圆润的花形,一朵花里有无数个小花瓣,璀璨丰美的样子特别迷人。花朵其实能改变一座房子的美好格局,这样安静的小镇和老房。按照某种山水的写意画,这样的景色是画中绝妙的场景。
不远处,就是石梁镇的“知音草堂”,也是我们这次采风的第一站。听说是石梁镇新近推出的一处文化体验交流平台。我不知这《知音草堂》的含义,猜想总是暗合某些寓意吧。推开院落那扇木门,里面是一幢颇有怀旧格调的老房,看上去幽静雅致,几株细竹,在白墙上随风摇曳着。同来的友人娇俏地立在门楣上浅笑。屋内很安静,似走进一卷线装黄页。花格窗,竹子帘,淡薄的灯光,几个把头发束在脑后的画家,在案上铺开一张宣纸,毛笔是柔软饱满的,笔尖如清草叶一样在纸上轻触而过,墨水渗下去,淡淡的洇开,一幅天台山水画在纸上隐隐跃动。几个书法家也在纸上一笔而下,观之,其色其形,姿态横生,如春风拂面繁花一片。一位同行的女作家站在桌边,低头看着,光从背后打过来,她那微侧专注的脸和表情,让这一刻成了永恒。
草堂是个代名词,在草堂里面的画家、书法家,还有这次采风的作家,不期而遇的碰撞和停留,让“知音草堂”变得雅意和合起来。这个世界,美好无处不在,石梁小镇,有这么一条飘着翰墨清香的“唐诗之路”,会让更多人领略到天台山水文化的博大精深,也是人们对追逐梦想和放飞心灵的美好之地。
二、
天台山的美,美在山水灵秀,美在飞瀑奇石。到过很多地方,也看过很多瀑布,石梁瀑布的奇秀之美,却是绝无仅有的。徐霞客在游记中有这么一句话:“停足仙筏桥,观石梁卧虹,飞瀑喷雪,几不欲卧。”卧虹、喷雪,这样的词,用在观瀑上,无不令人怦然心动。
记得第一次到石梁看瀑,是很多年前。青涩的年纪,刚参加工作不久,单位里团组织活动,于是一群年龄相仿的人一起,坐一辆大巴,在山路上兜兜转转几个小时,才来到瀑布处。第一次看到瀑布,飞瀑的气势让我们惊艳。我们像蝴蝶一样,在山谷里飘荡,笑声如清泉般洒落。飞瀑下,拍照,合影。一转身,岁月早已远去,曾经热切的青春也变得如此遥远。
从山口上石梁,是要走一段山路。那天,下过雨,山上的路有些湿,沿着山径行进时,不经意间,便进了幽谷。下过雨的山谷,空气清新湿润,低矮的灌木中抽出的枝条,泛着嫩绿的亮光,一些树木又高又直,抬头也看不到天空。这些树木不知长了多久,褶皱里有着深深的岁月。一直以为,这是大自然送给人类的最好礼物,花草树木的安宁是对人类美好的善意表达。
在山弯里走着走着,前面出现了一条石阶,一级一级上去后,听到了细细水声,先是若隐若现,慢慢地,越来越响,飞瀑应该就在不远处了,我被这水声牵着引着。近了,近了,那声音如此真实,又如此傲娇。人类对于水,天生有一种亲近感,当看到那条白绸一样的水流,从高处的石桥上飞泻而来,没有逶迤,就是那种直扑而下时,我的目光骤然间被飞流给凝固了。瀑布如一条飞龙,怒吼着奔腾而来。此时此刻,一切声音都隐去,满耳尽是飞瀑的响声。那种激昂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撞击出来的一堆堆飞花,从三十多米峭壁上一跃而下。这凌空一跃,像是释放又像是呈现,更像在涅槃中得到的一次新生。在大自然面前,人是多么的渺小。如此宏大的瀑布,有经验的老师说,只有雨水充沛的时候,飞瀑才有如此气势和野性。为了能看到更清晰的景观,我们绕到瀑布的下方。在一个大水潭边,仰头看过去,一块巨大的石条,横跨在山崖之间,这就是神奇的石梁桥,桥面仅有二三十米宽,石桥下的水流,裹挟着万千力量和勇气,从高空呼啸而来。瀑布所产生的水气如烟似雾, 无数的水珠在急骤的游离、飞舞、旋转后,梦幻般地潜入我们的身体和衣裙。很多朋友拿手机在拍照,飞溅的水花以及她们的笑脸在镜头前定格。
石梁的风景,是由山、水、石共同营造的。石和水的撞击,才有如此宏大的场面。山,沉默无言,却站成一种风姿。水,以灵动奔赴的姿势,构成了一幅壮美的图景,人反而成了虚设的物象。看风景,凭心境,境由心生,心境不同,感受自然不同。年轻时的观瀑和此时观瀑,早就不可同日语。人生的经历多了,身上的镣铐也沉重起来了,即便倾心于飞瀑跌下的那一瞬间的决绝和豪放,也没勇气去飞翔,眼前只是看看而已。
三、
大竹园村是“唐诗之路”进入天台的第一站,也是“唐诗之路”水路的最后一站。一个村有一个村的故事,一个村有一个村的风物。相传李白沿水路访天台山而来,乘舟行至大竹园村,船无法继续前行,于是下船上岸。豪放的李白做了一件浪漫的事,他将船覆在岸上晒干,然后洒脱地在船底赋诗,弃舟改走陆路。
眼前这条蜿蜒、悠长的道路,早已没有古时的荒芜。路是寻常路,房也是山里的老房,花草树木,院落稻田,安之若素。村口青竹幽幽,竹子修长、青涩,叶子细碎、轻薄。一条溪从山谷里钻出来,白亮亮的。水流缓缓,淸澈如空。扔一小小飞石,忽激起层层飞花,碎珠溅玉般。嶙峋的石,大大小小,散落在溪涧。一些裸露的石,浸在水里,或躺在岸边,被岁月磨成一枚枚各自的形状。尖锐的角和情绪都内敛了,进入了某种温和宁静的状态。喜山中这份静幽,安安静静的,给人一种从容的感觉。
放目远眺,山里全是毛竹。大竹园村以盛产竹子为名,竹子的圆润和幽清,给人不一样的感觉。竹椅,竹板、竹筷、竹筒、竹排,一个竹字,道尽了竹世界的缤纷,竹是大竹园村的核心产品。一座竹桥,四面凌空,脚下是卵石铺成的小径,大竹园村88岁的老人,唱着天台本地的竹园调,浓郁的乡土乡情透着传统的韵味。
跨过一栈桥,前面就是扑船码头,导游说:这就是李白当年弃舟的地方。所有人都把目光聚集在那里:一艘木船,船底朝上,搁浅在溪滩上很久很久。我知道这绝不是李白当年的小舟,是人们为了营造氛围重新摆放上去的。但这样的场景,依然吸引着我们的目光,溪边的小舟荒芜、清冷,没有船桨,没有旅人,只有我们这一群红尘中的人。听不到当年李白弃舟的叹息,更不懂隐匿在里面的愁肠百结?雨声隐去了飞扬的尘土,此刻的溪水码头,水面辽阔,溪水深邃碧绿,可坐看两边青山入浴,溪畔花草嫩黄浅红。有红衣女子,站在江中竹排上,轻甩水袖,头上戴一圈五彩花卉。艄公轻点竹篙,在溪水中忽远忽近,轻柔的歌声隔空传来,这样的画面,我猜想应该是诗仙李白当年所向往的。多少年过去,这条唐诗之路渗着清寂和孤慢,独自芳华着。此时,我们这些后来人,循着这条山水唐诗路,用不同的脚步和眼光,探寻曾经的历史。大竹园是幸运的,有那么多懂她的山水知音,人们聚集着,来了又散去,来来去去中,却有一种意念始终存在。
从溪的这岸到对岸,距离也不远,绕着溪边走了一圈,来到了毛竹搭建起来的草棚里。青竹加茅草,简约、散淡的样子,让人想起当年酷爱山水的诗人们。桌上放着很多竹杯子,拙朴、古风。里面盛着天台自酿的米酒。喝着从竹子里流淌出来的米酒,看着远处的山岚,禁不住念起李白的:
“龙楼凤阙不肯住,飞腾直欲天台去。
碧玉连环八面山,山中亦有行人路。”
下山的路上,日光渐渐淡去。周边的树木静得可以入禅。闭上眼,听见树叶落地的声音。这里的山水、阳光与风,属于任何一个人。大竹园是个远离尘世的村庄,也是“唐诗之路”的神秀之地,这一路上的山水文化,将成为大竹园村永远的精神图腾。


发表于 2018-9-27 19:44:20 | 显示全部楼层
高雅!唐诗就该放在云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28 08:37:53 | 显示全部楼层
江利明 发表于 2018-9-27 19:44
高雅!唐诗就该放在云端。

好久不见江总,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28 08:38:21 | 显示全部楼层
江利明 发表于 2018-9-27 19:44
高雅!唐诗就该放在云端。

是的,云端上的唐诗不同凡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8 08:58:1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镇子几乎全跃然纸上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28 16:49:09 | 显示全部楼层
喻慧敏 发表于 2018-9-28 08:58
一个镇子几乎全跃然纸上了。

哈,交个作业,就酱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9 07:59: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喻慧敏 于 2018-9-29 08:03 编辑
李鸿 发表于 2018-9-28 16:49
哈,交个作业,就酱紫。

老师已经批阅为“优”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9 09:24:15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真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9 09:25:48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的名字起得也美,引人赏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7 19:36:31 | 显示全部楼层
喻慧敏 发表于 2018-9-29 07:59
老师已经批阅为“优”了

哈哈,得老师的优,太荣幸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中国台州网 ( 浙ICP备09050798号 )

GMT+8, 2018-12-17 14:19 , Processed in 0.203125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