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曙光论坛-台州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631|回复: 3

[小说] 最初的茶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6 16:21: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都市繁华,内心荒凉。冠体内的荒原不断扩大,恁谁都无法参与。他终于选择了逃离。
  遵从先哲的召唤——到没有人的地方去。他不停地行走在乡野僻壤、原始森林里……
  春天,他来到了浙东沿海仙山湫水山,那一片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刺激着他的欲望。他沿着晃动的小路前行,不停地向野草野花借道。穿过一条羊肠小道后,忽然山气浓重,周遭刀切般寂静。路边还有一块地!种着茶树呢。
  一条黄色的小路伴着弯曲的茶园,散发着浓郁的泥土味。前面不远处,是一个不修边幅的村庄。村口竖着一块牌,上写“桩基村”,下面写着“进入古村,安全自负”,“不得破坏和拿走村里任何东西”。
  村庄十分萧条,房子破败,老墙坍塌,路上杂草丛生,没见一个人影。冠一边看一边转,一会儿来到了村前。村前有一条小溪,他在一块牛背石上坐下来。溪那边是绿茵茵的茶园,弥漫的绿锁住了阳光,锁住了春天。蓦然,他看到一个女子正在茶园里采茶。
  她轻盈地转身,看见他,有些惊讶,接着她笑了。这一笑,立刻照亮了整座山,草色树影都被她笑得稀里哗啦,叮叮当当……茶园开始波动、飞翔,一棵棵茶树都成了小精灵,欢腾不已。她是茶园的主人哪。
  走到身边,相互打了招呼,他问这是什么村,属哪里的?女子一一作答。   
  这村里怎么没有人啊?
  都外出打工了,剩几个老头老太,早几年死的死,走的走,现在就剩下我的老父亲,他说什么也不肯走,一定要老死在这村子里,说什么时候死无所谓,不怕,最重要的是要死在自己的家里。这是一个古老的山村,世代以种茶为生,老父年轻时是村里的种茶能手,从茶园管理施肥治虫采摘炒制到泡茶样样都行。现在人走了,那些茶园都荒芜了,老父一个人天天劳作、管理、修剪,把整个村的茶园全弄得整整有条,有了这些茶树,他更不肯离开了。
  那你呢?
  我也在外谋生,回来看望一下老父亲。
  日色映溪连山,俩人毫不生分,坐在茶园边说了半天话,竟然一见如故。这样的人世,同坐在这深山的春天里,即便毫无缘故,亦是可亲可爱。世上真有这样的事,不晓得不懂得也可以是知音。
  冠有点饿了,打开背包找吃的。女子说,到我家吃点吧,我给你做热的。冠高兴地说,好啊。俩人轻松愉悦,一路来到女子家。女子拿出山中特有的笋干、腊肉,再到房前拨了黄花菜、葱、蒜等,下了两大碗面条。冠闻着都流口水了,他狼吞虎咽吃起了面条。吃完饭,女子给他沏了新茶,他喝一口,清香扑鼻。看到那一瓣瓣打开的小小茶叶,在杯中上下浮动,很像自己那灵魂尽头孤寂和落寞的身影。
  俩人一边喝茶一边继续聊天。女子说,自己在城里奔波打拼,可是一直生活无落,最近还遇到了很多烦恼和挫折,这次回来,是静一下心,看一看老父,然后还是要再出去到城里找工作。她说着,满脸的伤感和忧郁。这让冠动了恻隐之心,他天生喜欢那些落单的、脱离了人群的人。此刻,他更加喜欢这女子,单这美味的面条和爽口的茶,我就愿意娶她为妻。这样想着,他觉得自己的脸皮比鞋底还厚。
  为了掩藏自己的尴尬,他若无其事地说,其实住在这山里不是很好吗,也用不着出去打工什么的。在临溪的山坡上造一间向阳的房子,四周种些蔬菜葱蒜,外围管理好一片茶园,得空到山里找点野味就着鲜美的面条下酒喝,不用说,还真是神仙的生活。人啊,为什么非要往外走,非要去城里,到底是为什么?城里不过是另一种更深的荒凉罢了。
  女子安静地听着,若有所思,又看了一眼冠,性感的嘴唇翕动着像面条一样柔软。
  这时门外的狗叫了,老父打野兔回来了。冠只好起身告辞。女子又笑了,她竟然笑得那么妩媚,又笑得那么慈祥,眼里含情脉脉,依依不舍……
  冠继续着他行走的事业,仿佛有某种宿命在驱赶着他,只有不停地行走才能医治他深入骨髓的荒凉,一停下来就会死去。他跋山涉水、天南海北地走着,不知道吃了多少苦,也不知道走了多少地方。多年以后,冠老了,不再行走,他的使命完成了。很多原始的荒漠、古老的山村,都不能留住他,走得越多他越是想念湫水山里的那个小山村,那片茶园和那个女子,还有她沏的茶。
  那一年,他鬼使神差又来到湫水山,希望在生命最后的岁月里过上“山间柴屋,野雀茶地”的生活。这个世界上,人与人,人与风景,人与很多事物都有着前定的缘分。走过森林,青草野地,看到一朵野花,一棵枯枝……这深山老林啊,他突然悲恸——肯定有多情的时光,在山中衰败、叫苦。
  在离村庄十里之外,他远远地便接收到了当年那个女子的气息。来到村里,却不见女子,也不见其他人。好多路都荒了,房子塌了,老墙上长满了思念。山村,空无着,在寻找居住它的人。那条溪和那片茶园还在,草木没有变,只是死过了很多遍。
  冠在村子里转了半天,心想当年的女子早就下山奔生活去了吧?
  他四顾茫然,怆然若失,突然睁大了眼睛,前面的那个山坡上有一间黑瓦白墙的小屋,孤零零地端坐着,正在缓缓走过落日,让人直觉有神在那儿居住。他跑上去一看,屋里生活用品一应俱全。四周种满了果蔬花菊,不知道这些花儿开了又谢谢了又开,多少年了。外围是一片很安详的茶园,一圈一圈的茶地,正长得蓬蓬勃勃,自我丰盛着。
  这不就是我当年对她说的生活吗?他心头一震,茶在山上,佛在庙里。可是人呢?突然他想起来了一句话——女人背对男人而孤独,男人背对上帝而孤独。  
  他又来到前门溪,坐在那块牛背石上。
  这是一个菱形的下午,茶园里吹出一场蓝色的风,又轻又柔,风景如画一般美好,可以做成一张舒适的床。他静静地坐着,像一个睡着了的苹果,只觉得时间慢得像刀割。
  忽然那片茶园动起来了,在摇了,风中传来茶叶微苦的清香和一个女子的身影。她移动着,来了,近了,她的花裙子拽着那条路摇曳不定地拐来拐去。对,就是她,原来她依然在,一直在,一直安居在这片茶园里! “谁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是深山的茶园把她养成了一个没有保质期的美人,时间之外的美人。
  山颤抖着,山路突然变得宽阔,风也消逝了。她像一张饼一样压过来,来了就要到了。他屏住呼吸,脊椎都快要错位了。远远地见到他,她就笑了,笑得满山开花,笑得溪水抽筋……就在转角处,她突然“腾”一声冒烟冒掉了,去了远了消失了。他的心头燃起了一场大火,身体被烧凉了。

  秋天踮着脚尖,悄无声息地在茶园里蔓延,是惆怅的冷绿。“碧卟”——身边落下一瓣比秋天还要大的茶叶,微微的苦涩与甘甜,是一种远离尘世的味道。从此,冠盘腿坐在湫水山上,背对上帝,面向茶园,那里有一个时间之外的女子和倾听的溪水。

发表于 2019-1-26 16:41:35 | 显示全部楼层
冠的心里,春意漾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6 16:42: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初的茶园有最纯的情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6 17:28:11 | 显示全部楼层
茶园是个好地方,养神修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中国台州网 ( 浙ICP备09050798号 )

GMT+8, 2019-7-21 11:23 , Processed in 0.218750 second(s), 12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