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曙光论坛-台州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398|回复: 90

[散文] 生活中的平凡哲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13 09:53: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喻慧敏 于 2019-2-13 10:08 编辑

生活中的平凡哲学
——喻慧敏的《半生记》序
陆春祥
       一个业余写作者,利用她有限的空余时间,在她喜欢的文字田园里,哼哧哼哧,一直耒耜勤耕,经年累月,竟也积得数十万字。她忽然抬头,伸起老腰,看着身后那一片花花绿绿,竟然是她少年、青年、中年的各个影像,影像里有辛酸,有闲愁,有欢笑,也有哲思。
       喻慧敏的《半生记》,看书名就知道她的用意了,这本书,是她半生来的记忆,半生来的小结。
       少年时考上学校,完成了身份的转移,毕业分配到单位,循规蹈距地工作,为人女,为人妻,为人母,这实在是一个平常的江南女子。
       看这女子半生的一些片断,并没有惊天动地的大事,不过是抒发了一些乡情,记录了一些琐事,自然,还有她到过的有限的一些地方。她就是在这些乡情和琐事中,完成了她的前半生。
       然而,正是《半生记》中的这些平常,我却读出了蕴含着的平凡人生哲学。这种哲学,用以下两种人生常态为强力支撑:
       第一,平淡,一切生活的本源。
       所有的绚烂,激情过后,都会归于平淡,吃喝拉撒睡,油盐酱醋茶,是平淡人生之常态。《半生记》所记录的,就是这种平淡。
       比如,写家里的《母亲的床》、《床背后》。她家里的老床,那张床,她们睡了半个世纪,母亲睡过,她也在那张床上出生,这床就是她和她家生活中的另一个重要成员。小时候,她会盯着床围栏上的各种画看,这些画太熟悉了,每一幅,每一个细节,梅兰竹菊的每一张叶子,都浸入她的脑髓,侵入她的血液,她也常常在画的梦中睡去。我肯定,她最初的文学梦想,一定是那些画,那些并不精致出自乡村油漆匠之手的画,将她的文学意象激活。
       比如,《原始与繁华》。她走进了一个平常的村庄,蹲在墙跟晒太阳的老人,慵懒躺在路中间的黄狗,剥落的泥墙,破旧的梁柱,荒芜的田地,疯长的杂草,几乎所有的景像都显示,村庄很孤独,几近没落,但她却在村庄里发现了生机,种番薯的日常细节让人心里顿生暖意:
       一对年过六旬的老夫妇,各自挑着一担沉重的番薯,一前一后往山顶上走去。挑一段路,需得用一根小棍子拄着扁担中央歇一会儿。一只白土狗蹦蹦跳跳地跟随在左右,追上了前一个,又停下来瞧着等着后一个。到了地里,他们跪倒在松软的土上,将一个个保存得完好的番薯埋进泥土中,虔诚地等待着生命的重新萌芽。
       老夫妇生活平淡,却很从容。我们赖以生存的土地上,仍然有人在坚守,栽下了种子,就栽下了希望,这一对老夫妻,还有那一只白狗,就是生动的细节。作者要告诉我们的是,土地,永远是我们的命,土地充满生机,人类才会鲜活。
       第二,真实,伟大的生活导师。
       真实的生活不用雕琢,也经不起雕琢。每个人都在生活中真实存在,人的一辈子绝不会一帆风顺,光鲜的背后极有可能是惨不忍睹的千疮百孔,每个人都会面临各式各样的坎坷和苦难,只是大小程度不同而已。但苦难有时也会被夸大,只有良好的心态,才会化解苦难。
       比如《钓水》。作者遇到的“钓水”女子,我也是第一次听到,但我瞬间明白,这是一个哲人,看她无所事事地,闲闲地,举着根钓竿,面对大海,她其实是在和大海对话,和她的一切对手对话,波涛惊与不惊,都影响不了她的心情,这样的人,困苦难不倒她。
       比如《关于死亡》。作者由公公的病说开去,谈到了死亡这个终极话题。不知生,焉知死,生和死,极其真实,不会和人来半点虚情逶迤。事实上,几乎所有人,都恐惧死亡。“死亡同太阳一样,让人无法正视”。(拉罗什富科)
       肉体消失,我们都想极力否认,但又义无反顾地奔向健忘,愚蠢地陶醉于占有钱财带来的肤浅感受,我们不断赞美医学的进步,不断赞美各种形式的长寿。同时,我们还会努力寻找那些能拯救死亡的各种仙方,巫师道士们,长生不老的许诺,总令历代皇帝们神往,并为之竭尽全力。
       哲学家们却很清醒。蒙田直言:探讨哲学,就是学习死亡。换句话说,预先思考死亡,等于提前谋划自由,再通俗一点讲,就是,不懂好好死的人,也不会好好活。
       关于死亡,其实是一个博大的话题。作为一个写作者,思考,一定比不思考要深刻。
       所以,面对《深山众生》,队伍庞大的蚊群,自身拥有致命武器的黄蜂,铜钱般大小匆匆赶路的小山蟹,崖壁上翠绿的蛇,这一切生命,在作者眼里,都那么的活生生,它们都生活在这座大山中,它们和人类一样,也有生老病死,但正是这样的真实,才符合生生不息的自然天道。两相比照,深山里的众生,其实就是人类另一种真实的存在。
       另外,《半生记》中,作者也处处感知生活中的疼痛,揭出病苦根源,《猫的昨日和今天》、《狗事》、《绝命天堂》,都充分体现了她对众生的怜悯。有人说,那些墓地里的猫,它们在逝者中间穿梭,从一个祭台跳到另一个祭台,它们不是在扰乱墓地的宁静,反而构成了宁静的一部分。是的,狗猫的人生,小癞**的人生,它们都有自己的运行规则,哪怕尘埃。
       同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生人,我读喻慧敏的《半生记》,仿佛也读出了自己的人生,我肯定,这种感觉绝对不仅仅我有。
       又想,大千世界,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圣人之类,大多是庸常之徒,平凡的生活,平凡的理想,纵然有人想把自己扮成一只出洞散步的螃蟹,张牙舞爪一回,说不定瞬间会被人一网兜进,这就是真实的人生。
       我以为,平淡和真实,生活中的平凡哲学,它们是一种境界,也是人生的基本法则,这一些,都写在了《半生记》中。
       是为序。

                                                                                                                                          丁酉六月 杭州壹庐


       (陆春祥:鲁迅文学奖得主、浙江省散文学会会长)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发表于 2019-2-13 19:23:04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大家手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3 19:23:42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和评论家都需仰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14 08:38: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一介无名之辈写序,难为大家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14 08:40:16 | 显示全部楼层
赵佩蓉 发表于 2019-2-13 19:23
作者和评论家都需仰望。

评论家需仰望。作者消受不起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4 09:20:54 | 显示全部楼层
喻慧敏 发表于 2019-2-14 08:38
为一介无名之辈写序,难为大家了。

可见写作者的水平已经上了一个层次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4 09:21:32 | 显示全部楼层
喻慧敏 发表于 2019-2-14 08:40
评论家需仰望。作者消受不起呀。

评论家是巧妇,也需要有米之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14 14:55:06 | 显示全部楼层
赵佩蓉 发表于 2019-2-14 09:20
可见写作者的水平已经上了一个层次了。

惭愧惭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14 14:56:56 | 显示全部楼层
赵佩蓉 发表于 2019-2-14 09:21
评论家是巧妇,也需要有米之炊。

米也有多种等级分类。感谢蓉儿的谬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4 19:53:39 | 显示全部楼层

名副其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中国台州网 ( 浙ICP备09050798号 )

GMT+8, 2019-5-21 15:42 , Processed in 0.265625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