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曙光论坛-台州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5871|回复: 1602

[散文] 古诗里的南岙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14 08:02: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听到毓姑娘读到“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妇姑相唤浴蚕去,闲着中庭栀子花。”等诗词,每一次读唐诗宋词的村庄,觉得古诗里的村庄是那么唯美,却未曾想生我的故土也在唯美的诗词里。
“篱落疏疏一径深,树头花落未成阴。”儿时的记忆里经常和小伙伴一起晃荡在幽深的山径上,碎金的春阳从稀疏的树头漏洒在我们的身上。山道上遇见几个男孩子坐在水牛背上,嘴里不停地哼着小调,不由想起“牧童骑黄牛,歌声振林樾”的诗句来。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暮春时节,故乡的遍野山花残落,野果青涩,燕子来时,绕梁啼鸣,清泉潺潺绕着村子而下。“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马致远笔下秋藤的枯黄,黄昏里的乌鸦,这样的村野无疑是萧瑟孤冷,古意的小桥,潺潺的流水,袅袅升腾的炊烟,这傍晚时分的村野给人清新幽静的感觉。
这些古诗词里的村落都是我儿时最熟悉不过的画面。我的故土南岙村,又唤为裕岙村。当年安州公来此安家,希望这个山坳给徐氏后辈带来丰裕的生活,故而取名为裕岙。后来来了几个外姓也在山岙里安家,大村称为南岙,我们徐姓家族仍然喜欢唤作裕岙。裕岙地处临海東乡,环两山而居,四面诸峰,烟峦异状,奇形怪石不可枚举。徐氏家族在此处繁衍生息九百余年,人才辈出于裕岙村落,怎能不留下诗文呢?
裕岙徐氏家族第三十九世祖徐公嵋是乾隆时庠生,精通岐黄術病,自幼酷爱诗文,善下棋。撰有《嵋公诗》,写下很多的裕岙山景诗文。书里有裕岙八景,蝘蜓高下绵亘十余里而至大龙山,有一峰魏然特起,高出云霄者,圆腹如龟形故名龟山。龟山初冬之交多雪景,在冬阳的映照下闪闪发光,因而“龟山积雪”为八景之首。嵋公的八景之诗,第一首就是《龟山积雪》:龟山高耸与天齐,积雪云瑞往转迷,群道断桥风景好,南峰指顾赛湖堤。又如《蜈垮穿云》一诗中:一缕孤烟绕碧山,横穿蜈垮雨潺湲,藉非云汉昭回日,谁信此云不等闲。与天齐写出了龟山的高耸,忆儿时的冬日经常下雪,连绵的雪峰上盖满了雪,却未想过祖辈早已把雪峰的美景与西湖断桥媲美。南岙村三面环山,云雾缥缈,绕着翠绿的群山游荡,这种大自然景致在村民的眼中最平常不过,可在公嵋公的眼中却不寻常,只因为他眼里看到不寻常的美,才能把两百余年前裕岙的山山水水写得动人心弦。
桐门公也有诗集,诗集里也有裕岙八景诗,其中也有一首《龟山积雪》,只是和公嵋公不一样的笔调。公嵋公写雪后的龟山美景,桐门公写龟山的雪花飘飘时的迷人景色。“高峰插向白云霄,望近眉边踏却遥,春暖爻端花错落,秋深甲上雪飞飘……”我忆起儿时的南岙村,每逢冬至边总会下几场雪,群峰上积雪皑皑,甚为壮观。“一座山高疉石雄,非龙非虎踞图中。峰峦耸拔村边立,石阙离奇槛外通。毬好祗将拏日月,毛深直等乱蒿蓬,人云此物西方有,今日胡为在彼東。”这是桐门公笔下的《狮子岩》。去过南岙村的人都知道,南岙村口有座山为狮子山,有块巨石为狮子岩。尽管我每次写故土的文章里都带有狮子山这一笔,但从未想过徐氏祖辈竟有这么多人为其独写。翻阅南岙祖辈的诗集,几乎所有的能写诗文的人都为它留有笔墨。想想也是,立于村口这么著名的景点,谁能绕过它这一笔呢?
立于群峰之中有一座奇特的岩石,形似道士,高耸的山岩形似道士帽,岩石宽大形似白色道士袍,村民称为道士岩。“何日修成到此山,此山水绕又山环,花香草碧真仙境,竹覆松蟠是洞间,丹灶月明烹白石,药炉风起沸清潺,身穿石甲从空坐,雾架云腾独往还。”桐门公笔下的《道士岩》渗出了几缕梵音。仙风道骨一老翁降落于裕岙的山峰顶,飘逸的拂尘掸去尘世的烟灰,这是所有南岙人的心愿。
南岙村的景点数不胜数,奇岩异石随处可见,纱帽岩、花冠岩、乌龟岩、和尚岩、虎头岩、麒麟岩、合掌岩以及薄刀岩等山岩奇景都早已囊括在祖辈的诗文之中,西垮松涛、矮岗樵歌也是山村绝景,又怎能被祖辈的笔墨遗漏呢?
诗词里的南岙村不单是美景,还有更多的生活也在诗词里。裕岙徐氏始祖乃是天台东横一门三进士之后,徐氏家族重在耕读人生。高楼夜读当然也是裕岙人生活的一部分,不信从桐门公的《高楼夜读》,对徐氏祖辈更为尊敬。“深夜挑灯读古书,楼高声压四围墟,好音响透青云上,瑞焰光摇碧落余,势欲摩空惊牛斗,声堪震世大门闾,斯人不出苍生望,即此闲闲乐自如。”徐氏家族对读书从来不当作谋功名,而是当作悠然自乐,修身养性之举事。人生重在劳逸结合,除了勤奋耕读,也要休闲养性。“清泉屈曲抱村流,一水中分两岸幽,争是此闲湍激好,围溪不嚷曲江头。”这一首《曲水观澜》写出桐门公读书之余步于村中溪畔观溪水曲折奔流,溪石阻扰处水流湍急的闲情逸致。有山必有水,山水本相依。条条溪坑绕着村子潺潺而流,溪坑里鱼儿不绝。溪边垂钓成了闲人最重要的修身养性的方式。桐门公就把垂钓的生活场景给记下了:“雷雨纷纷送夕阳,溪抝水长浪茫茫,黄添石上深余尺,绿和萍间混一方,兀坐横空垂籊钓,闲谈漫振起鰷鱨,田家也有清高趣,端的男儿气象昌。”桐门公的诗词把百余年前的生活场景呈现在我们的面前。
一年四季的南岙村不乏美景,“美景三春月,天晴一望晴,麦摇翠浪涌,花发暗香含,绿柳垂清沼,青萍漾碧潭,踏青人有几,五五又三三。”玉山公的一首《春望》道尽了春日里南岙的美景,三五成群的南岙人踏青于麦浪、翠柳间,小小木桶飘荡在青萍、碧潭中,就算是陶公笔下的桃花源人也不过如此生活。“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贺知章的这首《咏柳》不知醉倒了多少的文人墨客,都认为这是最好的春景诗。可读过裕岙玉山公的《咏新柳》:“极目溪头柳,才黄半未匀。迎风吹弱线,着雨拭微尘。腰细随流舞,眉轻带路伸。暂将青眼转,羡杀陇头人。”溪头的一行新柳,浅黄吐新芽,山风拂过,纤细的腰肢如曼妙的舞姿。柳枝轻轻拂动水波,水中的影子瞬间碎了。玉山公诗文里的春景是一幅最美的水墨画。
“荷塘一鑑水平铺,风煥鱼儿现有无,静看才知都戏水,闲观始实个扬须,萍对畧见多成藕,鸭泛常来聚一途,忽尔夕阳斜影照,悠悠天外跃银鲈。”桐门公的《荷塘观鱼》让我们欣赏了夏日南岙村荷塘的绝美风姿。一池荷花映日红,鱼儿在荷塘时隐时现,几只水鸭嬉戏其中。夏日向晚,残阳如血,条条银鱼跃出水面。这样的画面不比杨万里的笔下的西湖荷塘逊色,不比苏轼文句中惠崇春江晚景失色。山村本寂静,可山村有人家怎能寂静得了?南岙村的夏夜就有诗为凭:“蛙声阁阁恼人听,枕簟凉生梦未成,睡起不知新雨齐,纸窻忽透月光明”一首《夏夜新齐》让我身同感受,记得儿时,蛙鸣,雨声常惊扰一夜的好梦。
走过夏日来了浅秋,秋日里的南岙村更是妖娆万分。“西风萧瑟冷鸣虫,一度霜林又落红,秋思漫言无觅处,满庭梧叶月明中,寒衣制尽剪刀工,凉月关山衰草风,自是天涯游子信,好音都付雁声中。一竿斜日半江枫,松叶青青柿叶红,秋色眼前随处是,分明浑似画图中。”红枫、梧桐、枯草、飞雁、青松与红柿,无边的秋色囊收在太公徐士琦的《秋思》中,我想起小时候漫步于秋山,迷离的山景让人留恋于山道中迟迟不肯回家,柿子树上红红的柿子往往勾住了小伙伴回家的脚。小时候读到“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的诗句,觉得杜牧笔下的枫林是如此的迷人。然而当我读到太公诗文中的南岙秋景,我觉得更唯美迷人。初秋依然闷热,我相信小时候的你一定捉过萤火虫,我也不例外,喜欢和小伙伴一起捉萤火虫藏于玻璃瓶中当手电筒。捉萤火虫不仅仅只是孩子们喜欢,其实大人也喜欢,百十年前的太公也在玩,不信你瞧,有诗为证:“薄罗衫子晚风轻,凉意微微夜气清,闲倚栏干看明月,戏将纨扇扑流萤。”太公的这首《秋闺》让我们读懂了秋月下的男人世界也是柔软温情的。
记忆里的冬天特别冷,一过冬至常常下雪,化雪的时候特别冰冻,到处都是冰凌,特别是屋檐下那长长的冰凌如一把闪亮的长剑。下雪的日子里常常让我想起了红梅,寒梅傲雪的景致,大概谁都会喜欢的。“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当父亲教会我这首诗的时候,三叔婆说我们四合院后面的水井头曾有几棵老梅,在那个颠倒是非的年月里,被人践踏砍伐了。因而和我一样年龄的南岙人从未看见过梅开的冬天。三十年后的今天突然读到桐门公诗集里的《井上观梅》:“一树寒梅井畔开,年年及第占春魁,清高世上谁相并,洁白枝头孰见猜,映到水天香彻底,横来清浅影无埃,诗人搁笔遥争访,步向花前乐共陪。”闭上眸瞳,水井头一树寒梅怒放在我心头成型,冬日里有了暗香浮动,山村的冷也就不觉得冷了。
祖辈写故土的诗文,我无法一下子一一细数。细读祖辈写的诗文,对故土又多了一丝眷恋,因为诗文里的故土让我感受到不仅仅是它的景美,而是那积淀下来深厚的中国文化。

发表于 2019-4-14 14:10:49 | 显示全部楼层
村庄有了文化内涵是不会消逝的巨大财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4 16:55:40 | 显示全部楼层
魅力乡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4-16 20:04:50 | 显示全部楼层

应该算是个有文化的乡村,可惜不复存在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4-16 20:06:08 | 显示全部楼层
江利明 发表于 2019-4-14 14:10
村庄有了文化内涵是不会消逝的巨大财富。

那也有意外的,移民终究是毁了一个村庄的文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7 08:05:40 | 显示全部楼层
徐丽娇 发表于 2019-4-16 20:04
应该算是个有文化的乡村,可惜不复存在了

文化可以使组成魅力的重要因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7 10:13:26 | 显示全部楼层
徐丽娇 发表于 2019-4-16 20:06
那也有意外的,移民终究是毁了一个村庄的文化

遭到移民,对于村庄文化来说,属于另一种破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7 14:22:13 | 显示全部楼层
徐丽娇 发表于 2019-4-16 20:04
应该算是个有文化的乡村,可惜不复存在了

不复存在了,想吊人胃口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4-17 19:35:20 | 显示全部楼层
余喜华 发表于 2019-4-17 14:22
不复存在了,想吊人胃口吗?

如果想去看看也行,山依然水依旧,只是房子没有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4-17 19:36:21 | 显示全部楼层
江利明 发表于 2019-4-17 10:13
遭到移民,对于村庄文化来说,属于另一种破坏。

的确是,我们祖辈生活了900年的山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中国台州网 ( 浙ICP备09050798号 )

GMT+8, 2019-7-21 17:47 , Processed in 0.218750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