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曙光论坛-台州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563|回复: 160

[散文] 败酱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13 16:35: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余喜华 于 2019-5-13 16:37 编辑

野菜记—败酱草
                  余喜华
    败酱草,又名菥蓂、遏蓝菜,是罂粟目菥蓂属下的草本植物,生于山坡、草地、溪滩、路旁。
    生于平原地区的我,小时候家里虽然也有青黄不接的日子,但由于母亲的精打细算,真正饿肚子缺吃的日子还真没有。平日里过饭的菜蔬,鸡鸭鱼肉是比较稀罕的奢侈品,只有做日节的时候才能解解馋。大多数的日子,都是靠咸菜、菜瘪、菜脯等家里自行腌制、或者偶尔上乡供销社买的咸鱼烤过饭,所以吃过的野菜有限,认识野菜的品种也不多。只知道地梅,学名鼠曲草,清明前后摘来,剁成酱拌入糯米粉中,做成青餣。还有就是花田荠,荠菜的一种,春天与红花草一同长在大田里,摘来乘鲜炒着吃。再者就是野葱,夏天的河岸上会长出一些,可以炒蛋吃。
    对于一种叫“萌菜”的野菜,我以前没有听说过,也没有听过那首“黄岩溪,脚踏石子两边飞,萌菜吃到老,乌糯(蕨根块茎中提取的淀粉)当晚稻。”的民谣。参加工作以后,偶尔出差去西部山乡,中饭赶不回来,在山乡街头就餐,饭店老板会推荐这种野菜,才接触到萌菜。但因为偶尔吃,印象不深,过后就忘了。三年前,一位文友写了一篇叫《采萌菜》的文章,才加深我对萌菜这种野菜的认识,但不知道它的大名就叫败酱草。文友文中说萌菜就是败酱草,我起先是有怀疑的,他把萌菜实物带给我看,我查询百度百科以后,觉得萌菜与马兰头高度相似。
    没过多久,与妻和她的一帮朋友去宁溪野游,到一处溪滩草地上采萌菜。这是一处很原生态的溪滩,由溪水长年冲积而成,乱石为主,间杂着泥土和砂砾,各色杂草和小灌木丛生。从溪岸下到溪滩的落差并不大,我们几个臭男人可以直接跳下去,几个女士的腿脚细嫩些,不敢跳,下得有点曲折,从附近村民踩出的斜斜小径下去。
    砂质土壤,太适合于这种根系发达,生命力顽强的萌菜生存了。三四月的江南,经过淅淅沥沥一个多月雨水的滋润,土地已储足了生命的原液,深植于土地的植物根系,也正铆足劲,蓄势待发。当阳光连续露脸几天,气温便急速蹿升,那些嫩芽便从根部、茎节部露出头来,用不了几个晨昏,便长成缠缠绕绕的枝蔓。萌菜便是这样一种匍匐茎疯长的草本,每个劲节处都能长出根须,根须一沾上泥土,便深入地下吸取水分和养分,这些劲节处又能长出多个新芽,长成新的枝蔓。
    这处溪滩有成片的萌菜,红棕色圆柱形的茎,每隔1至2厘米有一个茎节,茎节处对生两片长卵形叶片,叶片锯齿,灰绿色,油光锃亮,袅袅绕绕匍匐着向任意方向伸展。我们分散开来,各自占领一块领地,专门掐取萌菜的顶端两三节长的嫩芽。不消一个时辰,就采集到了好几袋的萌菜,踏着夕阳的余晖,猛踩油门,一路绝尘。
    带着收获的喜悦,回家烹制萌菜。先清洗干净,按照吃萌菜先知者交待的方法,入烧滚水的锅里汆一遍,出锅倒入淘米萝,一股臭裹脚布的气味扑鼻而来。这难闻的气味,与早年种过的台湾仙草开花发出的气味,极其相似。好吧,臭归臭,冷水再冲洗一次,去掉一些苦涩味,剁碎,油锅里先加入肉末、蒜末、香菇丁,倒入萌菜,快速翻炒,出锅,臭脚丫味依然能够闻到。我不禁奇怪,以前在西部山乡小饭店吃萌菜,几乎很少闻到这股臭味,看到我制作萌菜的手艺还不够过关。
    倒杯小酒,开吃,浓重的苦涩味环绕舌尖。妻吃了几口,就不再伸筷了。好在我从小吃惯苦,舌尖上也比较耐苦,这一大盆的萌菜,终究都由我独自享受。闻了萌菜的臭味,尝了萌菜的苦味,我终于深信它真是败酱草了。
    有那么几棵茎节上带根须的,将其种在花草枯死后空出来的花盆里,便不管不顾了。第二年春天,几个种下萌菜花盆,都爬满了绿色,我便摘下来,刚刚够一盘。
    只是有个疑问,黄岩西乡人为什么将败酱草叫做“萌菜”呢?没有资料可供佐证,文友萌菜的“萌”字写法正确吗?黄岩方言,萌菜的“萌”字,读作[máng],与盲人的“盲”,方言音相同。盲者,瞎眼,看不见东西,或者夜里黑灯瞎火,看不清东西,所谓夜盲者,是也。
    败酱草,又一名叫“菥蓂”,音[xī mì],或[xīmíng]。蓂[míng],音同瞑,词意为黄昏、昏暗,看不清,与夜盲看不清,词义相同。不妨大胆猜测,萌菜=盲菜=瞑菜=蓂菜。这样看来,败酱草,或者菥蓂菜,它的黄岩方言写法,应该写作“盲菜”,或许更为妥当些。
    近日舌边溃疡,吃饭舌头痛,夜里睡觉,流口水,吃维生素C,不见好转,吃消炎药,未见起色。去看老中医,望问闻切后,说我肝火旺、内湿重,开了药方,内有一味败酱草。煎之,臭脚丫味弥漫,坚持吃了几付,有起色。
    败酱草,不仅是一种野菜,也是一味中药,《神农本草经》列为上品,具有清热解毒,利湿消肿,利肝明目的功效。有这么多的功效,我不禁惦记起那几盆花缸里的盲菜来。

发表于 2019-5-13 16:48:32 | 显示全部楼层
余老师成植物专家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13 16:54:04 | 显示全部楼层
蒋慧君 发表于 2019-5-13 16:48
余老师成植物专家了。

没有啊,就嘴馋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13 16:57:02 | 显示全部楼层
余喜华 发表于 2019-5-13 16:54
没有啊,就嘴馋点。

上次看你写过《紫云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13 20:39:30 | 显示全部楼层
萌菜,就是苦菜。有开黄花和开白花两种,喜生长在阴性潮湿的地方,主要起清热解毒作用。当下酒菜没听过,炒年糕倒吃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14 08:16:53 | 显示全部楼层
翁赋 发表于 2019-5-13 20:39
萌菜,就是苦菜。有开黄花和开白花两种,喜生长在阴性潮湿的地方,主要起清热解毒作用。当下酒菜没听过,炒 ...

啊,本地只见过开白花的,没见过开黄花的。单炒可下酒,连年糕一起炒也可下酒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14 08:17:54 | 显示全部楼层
蒋慧君 发表于 2019-5-13 16:57
上次看你写过《紫云英》。

是啊,连着写了几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14 15:59:16 | 显示全部楼层
余喜华 发表于 2019-5-13 16:54
没有啊,就嘴馋点。

能馋出一篇篇美文来,也是值得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15 11:03:48 | 显示全部楼层
蒋慧君 发表于 2019-5-14 15:59
能馋出一篇篇美文来,也是值得的。

你也走出一篇篇美文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15 11:06:24 | 显示全部楼层
余喜华 发表于 2019-5-14 08:17
是啊,连着写了几篇。

看过今天的《鱼腥草》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中国台州网 ( 浙ICP备09050798号 )

GMT+8, 2019-5-24 20:11 , Processed in 0.187500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