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曙光论坛-台州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97|回复: 6

[散文] 岩下小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21 08:27: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微雨湿了青石板,紫薇花当伞。
  小娘把古村绑在小腿上,风摆杨柳地走过;红色的长裙像吉卜赛人的磁石拽着小路拐来拐去,石缝间的小草”突突”地冒出脑袋,小鸡似地跟在后面跑。
  岩下古村,藏在湫水山下,前银子滩,后虎岩山,是中国最古老神秘的星象村——屋为日,地为月,井为星,紫微照北斗。
  古村是北宋名臣、著名水利学家罗适的后裔所建。灰雕纹身的老墙上,码放着明清的时光,尘香扑面。布满角落的七星井,藏着许多隐秘的命数,来一次你就悉知自己的前世今生了。
  透雕、镂雕、浅浮雕,碾子场、风水墙,义门道地掌印砖……深深浅浅地讲述着曾经的风雅。
  串楼式的房子,紫薇花的园子。保敕堂、礼贤廊。石龙门大院的门眉上写着“福履绥之”四个《诗经》里的大字,见证着当年的风流。
  村前那条龙形石板道,与八岭、沙坪岭相连,是千年的古道,有完好,有损伤。多少贩夫走卒走过……依然承载着岁月的风霜。
  每次我赶到这里都已黄昏。摇摇欲坠的黄昏里,绕着炊烟回家的人,把那些在雨天里听来的故事,放进晚归的背篓里。这里有垂着长长的手坐在檐下打盹的酷似上帝的长寿老人,有民国十八年的悲伤故事。  
  世事变迁,古村失落,老屋静静地呆着,时间的掌纹爬满了每一个角落,老墙上涂满了忧伤。日渐消瘦的庭院里,一棵小飞蓬天天念着经,那天讲了一个故事,四面墙就塌了。古村剩下一个壳,硬梆梆的,没有了一些情话。空荡荡的大白天,在寻找它的主人。
  小娘为古村补了情,所有消逝的故事都在那个红色的黄昏里活着回来了。和苑、老屋茶楼、乡村书吧、牛栏咖啡……古村,突然成了时间最精致的停留处。
  圆圆的黄昏,像小娘的小腿;松跨跨的时光,在房顶上,赤着脚,穿红裙子。时间、体香,无形而固定。
  老屋里的那棵小飞蓬探出头,看到小娘,突然有了表情,满脸慈祥。一根倒地的柱子爬起来把赵家的屋檐扛在肩上。一段朽木在舒筋动骨喇喇响,让我想起儿时听老鼠啃饼干的那香,那脆!老墙上的那道旧划痕也找不到了。村街上的那棵同心树,一高兴,让人们系在它身上的红布条都开成了玫瑰之约。
  美目盼兮,巧笑倩兮……多承小娘相爱,我的骨头发响,头发抽筋。在临河的酒肆里,我们坐在一座会翻身的桥上,手脚乱伸,笑声乱扔,桥下的溪水流成了一条蛇。诗酒趁年华,应该有点歌声吧。细雨迷蒙中,小娘的心思猜不透。忽然她开始清喉,她要唱了,唱:小奴家年方二八,面似海棠花……
  炊烟升起来了,那是上天的梯子。黄昏犹如一瓣紫薇花,轻柔地隐了。夜从远处拂过来,擦着我的脸。小娘轻轻地走了,沿着炊烟的方向。
  黑夜里,依然有某些事物掌握着古村的秘密:一垛老墙、一口古井,一只灰雕里的瑞兽……小娘留在青石板的脚步声,依然粘着露带着香。
  她的笑容就是上帝存在的证明。既然已经走过,就不能说没有第二次。要说守株待兔,那肯定要待的。这个黄昏之后,我废除了前半生。从此世界与我无缘,我只在古村布置我的世事人情。

发表于 2019-5-21 10:00: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最美好的时光,该与老墙、古井相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21 10:01:19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娘在青石板路上熠熠生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21 12:09:45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不错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27 16:35:31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27 16:39:43 | 显示全部楼层
古村剩下一个壳,硬梆梆的,没有了一些情话。空荡荡的大白天,在寻找它的主人。
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27 16:41:48 | 显示全部楼层
手脚乱伸,笑声乱扔,桥下的溪水流成了一条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中国台州网 ( 浙ICP备09050798号 )

GMT+8, 2019-7-21 15:40 , Processed in 0.203125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