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曙光论坛-台州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51|回复: 96

[散文] 乡村的夜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18 16:33: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李丽君 于 2019-6-21 08:49 编辑

       出生在乡村,却又疏于了解乡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不算是个真正来自乡村的人。
       少小离家随父母住进了小城,便与乡村渐行渐远,除了寒暑假回到外公外婆那里小住几日以外,很少再触及到跟乡村相关的事物,那些留存于儿时记忆里的旧风物、根深蒂固的生活习惯也渐从我身边走开,乡村的人视我为城里人,更直截了当称我为客人。
       再也不见春播夏种,秋收冬藏,也不再知晓岁时节令,只有吃到母亲在特定节日里做的小吃时才略微了解乡村一直沿袭下来的传统的过法。外婆把那一套手艺传给了母亲,我却没能把它传承下去,待到母亲再不能做这些节日小吃时,我也就吃不到了。人类在进步,而人类又在进步的过程中失去了很多,那失去的东西,或许是最珍贵的,是再也找回不来的永远消失了的东西。
       那一日,应朋友的朋友邀约,我品尝了一晚乡村夜晚的味道,在那样的乡村,我仿佛又置身于小时候,原来童年一直没有走远,儿时的印迹依然烙刻在心间,只需一个时机来撬动它,撬开了,里面的故事便如山间泉水汩汩流出,清凉着初夏的夜晚。
       乡村在临县,一个名叫康谷村的地方。村前绕着一条溪,村后枕着一座山,主人的家居于村中央,一幢经过修缮的老房子。主人是文人,整个家的布置也充满文艺气息。外观修旧如旧,内部精巧典雅。一扇双开的珠红色的大门套着老式的锁,门一推,“咿哑”声骤响,那是记忆里的声音,旧时的门,开关时特有的声音就这样在几十年后的今天重又传入耳畔,多么亲切,又何其温暖。地也是老式的石板地,古朴、厚重,又防潮,介橱(旧时摆放碗筷、食品的橱柜)的格子门扇被拆下装在四周的墙上,精致、美观,有创意。东边的角落放置一张茶桌,朝南的木窗有黄昏的光晕漏进来,旧时光也一同漏进来,仿佛老屋里正播放着旧影像:张罗晚饭的主妇忙前忙后,等吃晚饭的小孩早已急不可耐,男主人盛满一碗老酒已先喝了起来,一盏洋油灯置于桌中央,暗淡的光芒慢慢浸润整个屋子,听得清咀嚼声,不时有大人小孩的唠嗑声。——这些都是乡村的过往。以前农事忙,大人一早出门干农活,一家人能这样正儿八经坐着、聊着、轻松地聚在一起也就吃晚饭的时间了。吃完晚饭,整个乡村就暗了,也静了,不久便沉沉入睡。
       晚餐很丰盛,食饼筒,我们这里称麦焦。一张麦粉糊的皮,十几样荤素菜肴各取所需,卷进里面,一口咬下去,各种菜蔬的味道交织缠绕,满口生香。在我们台州,好些传统节日都会吃食饼筒。食饼筒好吃,烹制起来却是一项费时费力的工程。采购那么多种类的菜品自不必说,光是把麦粉搅拌成韧劲十足的粉浆又糊成一张张薄薄的富有嚼劲的面皮绝非一般家庭主妇能胜任的,而后又要把这些菜品做成一道道色香味俱佳的菜肴更是难上加难,所以,做食饼筒宴,既是一项体力活,又是一项技术活。主人夫妇俩都已年近六旬,为了今日的晚宴,已忙活了一整天。吃着食饼筒,品着主人自家酿的杨梅酒,天南海北地聊,黄昏逐渐隐退,乡村的夜已悄无声息地到来。
       三五好友,沿着村中的水泥路散漫地走着。村文化礼堂响起排舞的音乐,有村民陆陆续续前来。音乐声有点嘈杂,充斥着乡村的夜晚。这项全民参与的运动,已遍及城乡各地,甚至都走出了国门。继续前行,向着山的方向。路边有一座古寺,名广福寺,明黄色的外墙在夜色中依然醒目,寺门已关,寺门外的两盏大红灯笼高高挂着,试图将人世间的温度传递进寺内。这座始建于宋代的古寺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文革前改为学校,主人便是在这广福寺里读完小学、中学,如今已恢复为寺庙,作为文物古迹被保护了下来。一座寺建于村中,并不多见,有乡民走来过往,并不见他们转过头去看它一眼,但乡民的心中是踏实的,古寺静静地立在夜色中,千年的香火生生不息,它无言却又以其独有的威仪与博爱护佑着一方百姓。
       朦胧的夜色指引我们继续前行,那座山渐渐近了,也高大了,山岙里是成片刚刚耕耘完成的水田,边上的秧苗已长好,就等着农民把它们插入水田,再经过一个夏天的成长,待到夏末秋初时节便可成熟收割了。主人说以前一家人的口粮都在这水田里,得种双季稻,老百姓一年到头全在这土地上忙活,现在,年青人都外出打工,也许再过若干年,能种水稻、干农活的人会越来越少,这田地,或改为它用,或许就白白荒芜掉了。田园牧歌式的生活,也许只能在老旧的文字中才品读得到,而那些文字,现在的孩子们又是不愿意去翻看的。乡村,真的只剩下回忆,而且只是极少数人的回忆。
      站在山脚下,暮色四合,一条古道隐隐绰绰通往山里,主人说此山叫白岩山,因山头有多处白色的岩石而得名,翻过这座山,就是三门县的境内,而在三门,则称之为银山,已是一处小有名气的旅游景点。同一座山,处于不同的县境,有着不同的名字,也被赋于不同的含义,“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我觉得“银山”这个名字更契合当下的形势。
       晚风拂来,渐渐消散初夏的闷热。山间氤氲着的草木香缓缓释放,直入心脾。田边几个劳作的农民荷锄而归,这是陶渊明笔下的归园田居图,这是久居闹市的现代人短暂的逃离,如有“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我真的愿意就此栖居在这里,“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以一种出世的心境过一段闲适人生。
       忽然同行的文友惊叫一声:“萤火虫”!只见三三两两的萤火虫打着小灯笼在山间在旷野中无拘无束地翩翩起舞,年近中年的我们此刻却童心未泯,追逐着那一盏盏小灯笼,就像小时候,将它们一只只抓了来,放入空瓶子里,让它们照亮夜的黑。它们虽没有像 “囊萤映雪”的古老故事中描述的那般让我志存高远,却使我在那个物质生活匮乏、缺乏小伙伴的年代得到温暖与快乐。我没有抓到一只,倒是那位文友,手一挥,一只萤火虫就落入了她的掌心,微弱的荧光在她的掌心闪烁,她一张手,那团小火光又“倏”的飞走了,渐而远了。我们不再需要那点亮光照亮前路、温慰内心,我们只是触景生情,重又回了一趟童年而已。
       散步回来,我们就坐在主人家的院子里,聊人生,聊儿女,谈天说地,话古论今。蔷薇花仍艳艳地开,蜀葵也正处于花季,在路灯的映照下,却如蒙着一层薄纱,一切都变得素淡静雅,正如年近中年的状态,繁华已过,往后的日子,便如细水般缓缓地流淌,如满院的花香,淡淡地弥漫,如杨绛老先生说的那样,不争,不抢,从容地烤着生命之火取暖,火萎了,便淡然离去。可惜天空没有月亮,也不见星光,不然,这样的夜,就更有意境了。
       晚上,我睡上主人家的木屋里,满室的杉木香,极易让人坠入梦乡。半夜下起了雨,敲击着木格子窗,远远的有狗叫声传来,丝毫没有侵扰乡村夜的沉静。我好像回到了最初的家,那个已经有些模糊的小山村。

发表于 2019-6-18 16:34:12 | 显示全部楼层
睡美小山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8 16:34:36 | 显示全部楼层
并不太遥远的小山村是很多人的精神家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8 16:35:43 | 显示全部楼层
赵佩蓉 发表于 2019-6-18 16:34
并不太遥远的小山村是很多人的精神家园。

我都没发好,你就看到了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8 17:11:56 | 显示全部楼层
李丽君 发表于 2019-6-18 16:35
我都没发好,你就看到了呀

第一时间拜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8 21:29:36 | 显示全部楼层
乡村的夜晚总给人一种安静的感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9 07:43:22 | 显示全部楼层
徐丽娇 发表于 2019-6-18 21:29
乡村的夜晚总给人一种安静的感觉

村文化礼堂响起排舞的音乐,有村民陆陆续续前来。音乐声有点嘈杂,充斥着乡村的夜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9 10:50:12 | 显示全部楼层
赵佩蓉 发表于 2019-6-19 07:43
村文化礼堂响起排舞的音乐,有村民陆陆续续前来。音乐声有点嘈杂,充斥着乡村的夜晚。
...

现在城乡之间差距在变小,但真正黑夜到来时,还是有区别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9 12:05:12 | 显示全部楼层
李丽君 发表于 2019-6-19 10:50
现在城乡之间差距在变小,但真正黑夜到来时,还是有区别的。

黑夜里,暗潮汹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20 09:17:2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快呀,一篇美文出手了,我也想写一篇,却始终没动笔。拜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中国台州网 ( 浙ICP备09050798号 )

GMT+8, 2019-7-23 18:09 , Processed in 0.222657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