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曙光论坛-台州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张林忠

[信息] 旧闻:零点起飞——张林忠书法艺术展在台州书画院举行...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3 15:45:42 | 显示全部楼层
预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3 15:45:49 | 显示全部楼层
预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3 15:54:14 | 显示全部楼层
事艺一身修
——张林忠书法简评
   仇必鳌

   林忠发微信,让我给他的个展写个评论。
   说实话,我和林忠的习书之路颇为近似:林忠是浙江台州人,我是江苏扬州人,都出身在江浙之地,都有南方人的“钟灵”。林忠书法起步在保定(林忠曾在保定的涿州、定兴空军部队服役),我的大部分书法活动也在保定,都受过燕赵之地慷慨悲歌的浸润。林忠于书法,更多地关注汉碑,这一点又与我喜好相同,从汉碑浑厚朴茂中寻找到古人书作的精神气韵,试图“把南国山水的钟灵之气,与燕赵的豪侠之风浑然相融”,逐渐形成自己的个人风格。
   林忠习书近二十载,书风朴厚,线质苍茫,肯定有得力于军旅生涯之锤炼处。然而思想、理念更是成就艺术的重要环节,其书初习柳、欧,后于汉碑,用功甚力。学隶其实不易讨巧,进去容易,要走出来是非常难的。主要是因为秦汉这个时代离现在太远,直到清代金石学兴起之前没有“过渡”,对隶书技法、审美只是一些题跋、评论的只言片语,不像魏晋以后书法,对技法、审美都有较为系统的研究,因此“代沟”比较大,这就需要花更大的功夫、更大的力气沉进去。当下写隶的多为“追风逐潮”、邯郸学步而已。林忠深谙其理,正如他诗中写道:“寒窗学书又一秋,夜半孤灯把墨磨。写到兴处迷魂时,不知是鬼还是我。”通过这种磨练,终于找到了自己“润含春雨、干裂秋风”的隶书语言。而他的行书则独辟蹊径,取金农笔意,粗头烂服间才情毕现,也为当下书坛吹起了一股别样的气息。
   林忠在书法上取得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在90年代末,在河北当兵时已有硕果。近年来连续入展“全国展”,则是硕果盈枝了。林忠的艺术成绩是多方面的,他不仅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还是中国电力作家协会会员,已有诗集出版,其文学集《林家塘》也将付梓。
   最近才知道,林忠还是“台州好人”、“台州十大平民慈善之星”,设立过“爱心基金”,参加过“爱心义卖”,我想这也是一种“书外功夫”。假若艺术家整天投机钻营,满足于蝇蝇小利,没有淡泊名利、大爱社会的胸襟,没有那种敢于担当的社会责任,又如何能写出元气淋漓,大气蒸腾、大风飞扬的文化本质精神呢?愿林忠一路前行。
(作者系中国电力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3 15:56:10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epaper.smnews.com.cn/html/2016-01/05/content_7_1.htm
                                                                 读张林忠书法
   呈现在我面前的是一本墨香淋漓的书。这是一本刚出版的书,是我县书法家张林忠的书法作品集《零点起飞》,收林忠书法作品70多幅,是林忠的半生心血了,也是他学书20余载的硕果收存。
   本月的8日,林忠的同名书法展在台州市书画院开展,历时6天,是作为台州市本年度名家展演工程来做的。学书时间短短,就成了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就成了名家,这进步可谓神速了。
   我曾经猜测林忠何以把《零点起飞》作为自己书法展的名字:零点,就是通过这次展览归纳总结自己以往的学书历程,来个阶段性清零,“而今迈步从头越”;起飞,更高的超越。还有一层意思,缘于他的空军情结。我把我的这些猜测询之于林忠,他回说基本对头。后来,在林忠的同名书法集的后记里读到 “以《零点起飞》作为展览主题,是缘于自己的书法学习认知和体悟,而 ‘起飞’则寓意我的空军生涯。”
我在椒江呆了两天,仔细地阅读了打开在书画院一楼展厅里的近百幅书法作品。林忠的书法我自认为是熟悉的,且有收藏。但如此大规模集中的展示,则还是第一次,其冲击力和震撼力可想而知。这些作品以隶书为主,间有楷书和行书,旁注“创作手记”,让观者大致了解书写者的学书主攻方向,和心路历程。
   林忠偏好隶书,这从他这次出展的作品可以看出。他的用笔结字章法都深深地受到了汉碑诸如《张迁碑》《石门颂》《曹全碑》《开通褒斜道刻石》《鲜于璜碑》等的影响,同时兼涉秦简,且用心颇深。因此,他的书法就具有了高古磊落、古朴雄浑、雍正典雅的特点。
   林忠对书法的热爱到了痴迷,他的工作很忙,研习书法都是在业余时间,也就是别人轻松放过的早晨中午和晚上,及节假日,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从不间断,他有一首打油诗描写了他学书的刻苦:寒窗学书又一秋,夜半孤灯把墨磨。写到兴处迷神时,不知是鬼还是我。他正是以这种近乎宗教信仰般的心态对待书法,才能在摩肩接踵的书法丛林中脱颖而出,为自己在书坛上赢得一席之地。
   我和林忠相识也晚,不过四五年时间,是在我奉调文联,而又联系书法协会之后,那时,他当着县书协副主席兼秘书长。由于工作的关系,而又意气相投,走得就比较密。因此,相识虽短,却有相见恨晚之感。也因此自以为十分认识了林忠,知道他在写字之余,也写散文随笔和诗歌。几年前,他的一篇散文《翰墨情怀》发表在《台州日报》“华顶副刊”上,让我击节赞叹,当即打电话向他祝贺。是一0年吧,我来文联不久,他送我一本诗集《墨痕》,我虽不大接触诗歌,但因是朋友所送,也就认真地拜读,觉得虽比不上高手行家,因有真情实感,实在很值一读。
   然而,当我读完林忠书法集《零点起飞》里面的创作手记之后,我才知道,我以前对林忠的认识只是极少的一面,乃冰山一角。
   由于仔细地看了林忠在展览的书法作品之后,对于他书法集中的书法作品我就不再细观。说实在的,看了原件再去看影印且缩小了的东西,也味同嚼蜡。好在我在翻开这书后,很快就找到了看点,这就是林忠附在毎幅作品后的创作手记。我把书中“家国情怀”、“翰墨情缘”、“读书情愫”这三个篇章的创作手记通读了一遍。
“家国情怀”让我知道了林忠当过十二年的兵,他对部队有着真挚的感情,难怪他有很浓很深的军人情结,自驾车上都不忘涂上一个象征部队的“八一”红五星,说到部队和军人,两眼放光,用他自己的话说,象打了鸡血;“翰墨情缘”让我知道了他研习书法的心路历程,有一次他牙疼得厉害,“睡不安稳,吃不香甜……是夜,疼醒,全身躁动,象只尾巴被点燃的老鼠,四处乱窜。不得已,提大笔作联一则,毕,疼痛缓解,真神药也!睡,竟一觉到天明。”书法治牙疼,倒是新鲜。这让人想起了古人苏舜钦的“汉书下酒”;“读书情愫”则让我知道了林忠的读书生活。老实说,我算是时下还在坚持读书的不多者之一,但我读得散漫,不象林忠那样系统专一,看了他的书单,我汗颜。林忠在博览群书时偏向古籍。我有些明白了,他的书艺何以进步神速。古人云,功夫在诗外。同样,功夫也在书外!
   若是林忠把这些创作手记单独汇编成书,将是一本耐人寻味的随笔集。
有人说,要想彻底地认识一个人,得观其言察其行。我想,认识林忠的最好办法是读他的作品,书法,散文,诗歌都是。

梅长琥,三门县文联副主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3 15:57:05 | 显示全部楼层
润含春雨 干裂秋风

——张林忠其人其艺

傅德锋

我通过两次策划全国性书法展览,和几百位中青年书法家建立起了友好合作关系。他们几乎都是清一色的中国书协会员,而且是创作实力较强,在国展和兰亭展上反复入展获奖的作者。有的人,不但书法功底深厚,而且具备很好的综合修养。台州张林忠先生不仅是一位优秀的书法家,而且诗歌写得也颇见功夫。

张林忠学书,起步较早。早在学生时代,就受到老师影响,爱好写字。但真正走上书法道路,却是他步入军旅生涯之后。

他对书法非常痴迷,十分刻苦。他写的“寒窗学书又一秋,夜半孤灯把墨磨。写到兴处迷魂时,不知是鬼还是我”这样的诗句,就是他学书过程的一个真实写照。其实像他这种情况,很多学书者都是经历过的,我本人更是感同身受。不经历夙夜难眠,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的艰苦磨练,岂能获得众人称道的艺术成就?张林忠正是以一种宗教信仰般的虔诚心态对待书法,才在万头攒动的书法大军中脱颖而出,为自己迎来了一个美好的艺术之春……

张林忠最为擅长者,当推隶书。也许是隶书的那种古朴雄强、雄浑博大正好和他的个人审美吻合,因此,他不仅喜欢隶书,而且将隶书作为自己的主攻方向,并且很快就取得成绩,为同道所刮目相看。

从他的隶书作品来看,不仅深深植根于经典汉隶作品诸如《张迁碑》、《石门颂》、《曹全碑》、《开通褒斜道刻石》,还对秦简、汉简和人们不太关注的《张君表颂》等颇为用心。当下书坛擅长隶书者可谓多矣,然追风逐潮者也大有人在,邯郸学步、东施效颦者比比皆是。长期以来,书风雷同,面目单一,几成恶俗。然张林忠有着自己的想法。他善于在夹缝中求生存,在掌握常规的基础之上,打破常规。在用笔、结体、章法、墨色上追求变化,结合自己的人生经历和丰富的个人爱好(诸如音乐、诗歌等)寻找适合自己抒发情感的艺术语言。

其隶书作品用笔稳健、厚重而不失轻灵活脱,结字随形就势变化万方而自然和谐、基调统一。章法上既注重古典图式,又吸纳现代构成因素,做到传统与时代相结合。墨色力避花俏,出之自然,枯湿相间,燥润相杂,追求“润含春雨,干裂秋风”的艺术效果。因此,他的隶书作品便具有了古朴雄浑、雍正典雅、空灵活脱的特点。

事实上,他可以根据不同的幅式、内容,创作出不同感觉的隶书作品来。对联作品的奇诡奔放、大幅中堂的端严整饬、条幅作品的灵活多变和斗方、扇面的清逸空灵,都在他的笔下驾驭娴熟,游刃有余,自然洒脱,一任天机。特别是他的一些汉简味十足的隶书作品,笔力峻健,拙朴野逸,气势开张,不仅颇能逮人眼球,也颇为耐人寻味。

总体上来看,张林忠的隶书有着他明确的审美指向,尽可能做到与时代主流书风和而不同。他在深研汉隶的基础上,融合秦简、汉简之笔意,所作高古奇肆,逸笔草草,纵横合度,收放自如。有音乐的节奏和诗歌的韵律之美,给人以很好的视觉享受。

此外,他的小楷也表现不俗,古雅简约,清俊可喜。和他的隶书作品搭配起来,错落有致, 甚为和谐。

他的文章也写得情真意切,朴实无华,既有忠实记录自己现实生活的文字,也有自己艺术探索的心得感悟。细读这些文字,可以使人真切感受到他丰富的内心世界。

因此,在书法人综合素养普遍不足的当下,张林忠就显得比较突出,他的所作所为,也就有了一种特殊的启示意义。有了这样的基础,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说,他的未来一定会呈现出更多的精彩。

(傅德锋,艺术评论家、中国国家画院沈鹏书法精英班成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3 15:57:45 | 显示全部楼层
品读张林忠隶书

张林忠隶书自有一种军人的气质,雄浑、刚毅、磊落、简单而不失幽默、空灵。
其隶书摒弃了东汉以后的蚕头雁尾等装饰意味,以秦、西汉时期近乎篆书的中锋用笔写就,圆浑、厚实、简洁、果断;其对金石味、高古气息的理解与把握并没有停留在刻意模仿刀痕、风化痕迹上,没有刻意的抖动、停顿,而是以微曲的弧度、快速的笔速完成,依靠强劲的笔力冲击纸面形成了凹凸不平的外轮廓线和飞白,尽显刚毅之气和历史沧桑之感。
其结字不仅源于经典汉隶诸如《张迁碑》、《鲜于璜碑》、《石门颂》、《开通褒斜道刻石》,以及秦简、汉简和人们不太关注的《张君表颂》等,同时对当下流行隶书的夸张、变形以及抽象意味也有一定的吸收与把握,使造型更加丰富有想象力;其隶书作品往往以小楷落款,以其小与秀,衬托了隶书的大与雄,也使其作品增加了不少现代时尚的气息。               


                                           王波/浙江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台州是书法家协会主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3 15:59:09 | 显示全部楼层
《艺境》杂志采访---张林忠

     《艺境》:你好,我们是第三次见面了。最近你的作品连续获得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全国书法展二等奖和第二届“黄庭坚奖”全国书法展获奖提名,尤其入展第三届中国书坛兰亭书法双年展,很不容易。首先对你取得的成绩表示祝贺!我想问一下,你工作上这么繁忙,又要负责协会的事情,你是如何处理工作事务和书法学习之间的平衡关系?

     张林忠:谢谢您的关心。是的,我在单位负责的事情比较多,党务、纪检监察、审计和企业文化、品牌建设等一大堆,另外还兼书法家协会秘书长,工作之余要处理一些协会的日常事务。所以属于我自己的时间非常有限。今年虽然展览众多,但我选择性地参加了几个展览,成绩还不错。我想参加展览并不能说明什么,入展获奖也并不代表水平有多高,但参加书法展览是每个书法家通向成功的一个途径、一个平台,也是一个自我展示和实现自我价值的舞台,但不是唯一途径。大家在搞书法,都认为自己总要有个名头,所以大家都往这个独木桥上挤,展览也是个名利场,每个人的想法各不相同,各得其所。这个可以理解。

     我的生活很简单,周一到周五给工作,业余时间读书写作、学习书法,或是组织参加一些书法活动,基本上就是我的生活固有模式。我这个人有个特点,可能是军人出身的缘故,上班时间不谈书法,努力工作,当天的事情绝不会拖到第二天。我喜欢充实的生活,但有时候真的很忙。政工工作是我的专业也是我的本职工作,这才是我养家糊口的工具。在其位谋其政,尽职尽责是我的工作态度,干好本职工作是我的本份,要不然就不务正业了。除了本职工作,在业余时间做做的都是业余爱好而已,比如学习书法、诗歌和作文等,都是我在工作之余玩玩,就像别人喜欢在业余时间打麻将、旅游、唱歌一样。只不过我把时间用在了学习书法、写作上,本质上和其他人的爱好没有什么区别。



     《艺境》:你从军有12年之久,学习书法时间并不长,严格意义上你是从上世纪90年代末才真正拿起毛笔,而且在第二年就加入了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也是三门第二个加入中国书协的书法家,短短十来年,你是怎么做到的。

      张林忠:我学习书法起步较晚,而且靠自学,所以我走了不少弯路。以前曾写过几年的硬笔书法,当然这不能算学习书法的开始。真正促使我下定决心学习书法是1998年,时任军委副主席张震到我所在部队视察,那时候座位牌都是用手写的,部队政治处叫我写首长的座位牌名字,虽没练过传统书法,凭着硬笔书法的一点基本功,总算完成了任务,但自己认为这次露相简直丢人丢到家了,也就是那个时候开始,我报名参加了中国书画函授大学,系统地学习了书法理论知识,老老实实从临帖开始。尤其是几次在北京的面授,著名书法家刘炳森先生还给我们上课,顿感迷津雾散,茅塞洞开。

      一般人学习书法基本上是唐楷或秀美的隶书开始,我学书法却和别人不一样,开始之初,即从东汉名碑《张君表颂》入手,而后《礼器碑》《大开通褒斜道刻石》等,为了能看到《张迁碑》《礼器碑》等原碑,我还不止一次去泰安岱庙、曲阜孔庙。

     我觉得学习书法首先要有相对充裕的时间。服役期间我在部队医院,是个放射科医生,时间对于我来说有限,除了医院值班,还要机场飞行值班。怎么办,只有挤,口袋里总是装着一本字帖、小本子和笔,每次到机场飞行保障,我坐在车里,掏出字帖和笔临写。就是在冲洗X光片的暗室里,借着微弱的灯光,用毛笔蘸水在墙壁临,虽然没有老师,但对书法好像特别有感觉,可以说学习书法到了如痴如醉的地步,这样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训练了我掌握书法的技巧。


     《艺境》:你曾有过这样的论述,说,搞书法的有三个层次。第一层次是写字匠,第二层次是书法爱好者,第三个层次是书法家。是否能请你具体谈谈?

     张林忠:是的,我曾写过这样的论述,事情起因是这样的,有个作者,参加一些全国性比赛,入展作品不管在形式、内容、格调都是一样,而且屡屡入展。我想这样的入展作品无非是在机械地重复,是复制、是产品,而不是有思想的创作。我所追求的书法艺术是德艺双馨,诗书文并驾齐驱。我所说得第一个层次,是书法技巧和本体实力,写的是字内功夫,当然技巧是必须要有的,但问题是现在有些自诩为书法家的往往重视的就是书法技巧,这不是长久之计。第二个层次是书法爱好者,这里有两层意思,第一突出书法,书法是艺术,有别于写字;第三个层次才是书法家,对艺术的追求上升到字外功夫的积累,重在才情和学养。而最高层次即成“家”,凡成“家”者,注重自身修养,皆是道德高尚之人,因为中国书法经典中的书卷都是养出来的,并不是写出来的,为什么有些文人,即便没有系统学过书法,但笔下流露出来的字尽是书卷气十足,道理即在于此。


     《艺境》:书法家只是你众多身份之一,你在单位作为政工师,负责政治理论和实践,又是国家高级人力资源管理师,还是一个诗人和作家,发表文学作品近十万字,还出版过个人诗集,古体诗现代诗都写。如何看待当代书法创作题材的单调性和非自我性呢?具体地说你是提倡自作诗词入书,还是抄那些千百年来的经典诗词曲赋?

     张林忠:我一直不认为自己是书法家,更不是诗人、作家。我只把自己当作是爱好者,书法爱好者、文学爱好者,远远还达不到“家”的标准。想成“家”的路还很远,甚至是一辈子的事情,成“家”并不是以你入展数量来决定,也不是你拿了省级的、国家级会员证来决定的。如果有人拿这些东西忽悠人,那是十分可笑的。

     书法是中国文化中核心,就是因为书法的载体是汉字,从殷商时期甲骨文开始,中国拥有了象形文字,有了文字,中国的历史和文化才会被延续,所以任何一门艺术都不是独立的,都是相辅相成、相互渗透的。我1990年从军后开始学写诗和写一些文章,那时候主要是写现代诗,因为古体诗注重格律,但从内心深处还是喜欢古体诗。在禅悟书法的漫长岁月里,曾自作七律一首,聊以自勉:寒窗写碑墨痕湿,孤灯伴人睡梦迟。曾于河塘听蛙声,秋风黄叶雨如丝。我的第一件参加省展的作品,内容即是自作的一篇两千余字的散文,好几次国展作品也是自撰楹联或散文、诗词。


     于中华博士有过这样的观点:“书法强,则中国强!”我的理解是,书法作为中国文化的代表,中国人一切基因和符号都含于此,重视中国书法即从根本上重视了文化。笔墨当随时代,我非常欣赏陈振濂先生的书法社会化活动,把那些有社会意义的事情通过自己的语言加工,再用书法这一载体记录下来,这既是一个书法家的社会责任感使然,也是一个书法家道德文化修养的体现,更是在还原书法本来面目。刘勰《文心雕龙》十分强调“积学”的作用,他在《神思篇》中说:“积学以储宝,酌理以富才,研阅以穷照,驯致以绎辞。”“积学”当为“驭文之首术”。虽然我不反对以经典诗词文赋作为作品内容,但一个有理想、有责任的书法家应该多多尝试自作诗词文赋,这样的内容才最具有旺盛的生命力。作品的思想,来源于有生命力的语言,有传承力的文化。思想的积累,能使一个书法站在书法历史未来的高度,去洞察社会,感悟人生,用心去写,因为只懂得抄书的书法家不会走的太远。



     《艺境》:你是写隶书的,能否谈谈当代隶书?

     张林忠:一般人认为隶书比任何书体都要简单易学,不仅因为隶书易于入门,笔画没有楷书那般复杂、没有篆书那样难记,更没有行草书那样需要激情。其实不然,隶书是一种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书体,我偏爱隶书,是由于隶书它的雄强、浑朴、苍健,那种气势恢宏的庙堂之气和时代气息,给我以弥久的震撼。除了向两汉时期的经典汉碑学习,现代人有了更多的取向,向明清隶书、秦汉简帛乃至于一些民间的残砖片瓦汲取营养,寻找新的途径,已经成为当代隶书创作的一种自觉选择。当代隶书创作更为丰富多彩,不管在创作意识还是在用笔上,较之与清人隶书,大大强调了用笔的运动节奏的变化和意趣的丰富,就是他的那种写的意味,比清人更强,这是一个大大的进步。但让我感到不爽的地方,就是气息上不太对,有点躁,浮躁,毛躁,什么原因,大家都知道。我们这个时代远比古人有福气,可以看到的资料越来越多、越来越丰富。只是现在我们每个人应该反思一下,在你认为浮躁的年代,你自身能不能沉静下来?给自己一个停顿,去思考一些问题,可能会有所裨益。上个世纪90年代末,我曾参观过毕加索在中国美术馆的绘画展,北京电视台采访我,我说,毕加索的画一开始看觉得大家可能不好接受,但看上三次五次十次八次之后,你会发现毕加索心里非常纯粹,这种气息和感觉和我们现在的艺术创作完全是两码事。




    《艺境》:你最喜欢自己那种风格的诗歌?为什么?能否展示一两首您的最喜欢的诗词?

    张林忠:对于诗歌创作,我走了两个极端,一个极端就是阴柔抒情型的,像一些以花、人文、书法为题材的诗词;另一个极端是阳刚粗狂型的,比如军旅、电力题材的诗词。要说我最喜欢自己哪种风格的诗词,只有书法和军旅题材的诗词了。军旅生涯是我最难忘、最重要的人生经历,有我难以割舍的情怀。
     比如组诗《中国书法》,其中《草书》画面感强烈:
酒亦醉/神自飞一个褴褛的僧人/在雨后的芭蕉叶上/提笔作书/谁在狂叫/脱帽露顶/杂乱的长发如同野马/蘸墨点画流过的地方/闻着就醉

    再比如《起床号》充满浓烈的军营气息,这也是我非常喜欢的一首:
金属的声音/撞开黎明的晨雾/曙光一泻千里/年轻的生命在号中升腾/力的冲击/使三角肌逐渐隆起耳膜震荡的/是一种神圣的呼唤血液从此处翻滚/汗腺从此处张开/号角的魔音/令血性的军人/义无反顾


     《艺境》:大家都在为参赛忙着的时候,而你却来了个华丽的转身,在准备编写个人第二部文集,你是怎么做到的,能否透露一下个人文集的一些情况。
     张林忠:说不上华丽转身,因为我并没有放弃书法,它是我一生的追求,也是少时的一个梦。只是我现在需要给自己一个足够的时间做个人文集的整理、出版。我总是认为出版个人诗集、文集应该在书法集后面,可能无知者无畏吧,2010年出版了个人诗集《墨痕》,现在看起来还是有点幼稚。文集所写的文字时间跨度长达10年,从我发表第一篇散文开始,东西也许还显稚嫩,但真情实感。目前正在整理之中,大约20万字左右,要做适当的删减,尽量控制在15万字。会在明年的上半年出版。

采访人:叶辉(北京《艺境》执行主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3 16:05: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林忠 于 2016-1-23 17:28 编辑


开幕式由台州市文联副主席章正杰先生主持

文广新局副局长韩芳女史致辞

台州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三门县书法家协会主席吴继红代表王波主席致辞


张林忠致答谢词

开幕式当天,从各地赶来的书法家及书法、文学爱好者把现场挤得水泄不通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3 16:10: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林忠 于 2016-1-23 17:25 编辑

展厅



张林忠和恩师陈永田及师母合影。






书法爱好者在欣赏作品

张林忠在为书法爱好者签字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3 16:46: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林忠 于 2016-1-23 17:23 编辑


据说是三门文坛第一美女


据说是三门政协第一美女

还是人满为患,参加当天开幕式的书法爱好者足足有300余人,据说创台州个人书画展新高。

能和美女合影那是很激动的,尽管表面是相当的平静……


台州市政协常委、台州书画摄影之友社社长、台州书画院院长陈广建说,这个展览贼好……


三门县文联副主席梅长琥一拉张林忠的手,后面是不是来了个大腕……三门县书法家协会主席吴继鸿也猛然回头

台州书画院院长陈广建一看这对联就来“气”。在一旁的三门县文联主席林腾在一旁说:看了张林忠的书法展,嗨,腰也不疼了,腿也不酸了!

这位白发苍苍的老先生你看见什么呢

据说是三门县妇联第一美女

别看这位很憨厚的样子,可是写小楷的高手

诸位,你们看看这个,他能写字吗?嘿嘿,露一手吓你一大跳。百度一下就知道了,名字叫啥?不告诉你!!

不得了!真有点当明星的感觉。

签名签得手发软

这四位站成一排,是要检阅作品吗

这两位小姑娘可是获得全国金银奖的,弹得真是好听。如果哪位音乐高手有意收他们为徒,可以给我打电话119119110即可。

三门县书法家协会主席吴继鸿陪同三门县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局长郭萍女史

这位就不用介绍了吧。这可是三门文坛大名鼎鼎的捉鬼大侠!

我说,你们非要站在这两位小姑娘后面干嘛

呵呵,这就对了吗,看看谁英俊

这姿势,这神态,我看看也是醉了

这小子也牛的不得了,书画全来

是不是有点倒三角的 意思

这三人非得和美女合影不可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中国台州网 ( 浙ICP备09050798号 )

GMT+8, 2019-6-19 20:02 , Processed in 0.212890 second(s), 5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