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曙光论坛-台州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91|回复: 0

[散文] 冬日洞头

 关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10 10:57: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阳光洗得天空纯净,蓝得滴出水,把远处的海也浅浅地染了一圈,还发着光,离岛屿越近,光就越强,渐渐地形成了一片纯金荡漾在我们的视野里。
在纯蓝和浮金中间,岛屿像巨大的碧玉漂浮着,笼罩在纯粹的光暖里,像罩在一个透明的水晶瓶子里。
进岛,就牵起了弯弯绕绕的路。路旁新新旧旧的屋子背山面海,一丛一篷的红和绿不时露在屋后墙角,出其不意地让人眼前一亮;小小的院落里晒着花花绿绿的日子,绳上、竹篾上,排着海边人家才有的收获;黄狗懒洋洋地趴着,母鸡若有若无地咯咯几声,然后不慌不忙地迈着碎步进出;有几个上了年纪的人穿着粗布衣服,在地头忙碌,看见人来了,直了身子,支着锄头,含笑着注视着我们,大约早已习惯了外人的闯入。我们挥手致意,他们也挥手,阳光照在古铜色的脸上,像浓墨重彩的画。无声的语言在这一挥之间流动,我们接着走路,他们继续锄地。宁静流淌在冬日洞头的角角落落,仿佛阳光也洗去了声音,汇入脚下那一片无时不在金光闪烁的海中。
下塌的渔家小院,石垒的矮墙,圈出一个宽敞的院子,墙外密密麻麻的房子依次露着后脑门,从半山排到海边。海边又林列了数不清的船桅船帆,堤坝再大笔一挥,坝外就是无边无际的天地。
搬张老凳,靠门坐着。风从海上来,经过那些鳞次节比的屋顶,穿过屋前门后密匝匝的绿树枯枝,匍匐着爬上布满枯草的山坡,最后攀上那垛不足一米的矮墙,来到我面前 。一路的波折,耗损了它的全力,吹到面上,只剩下淡淡的凉意,太阳那么直白热烈,一晒,它就消散了。
仰首,就看到院子一角坎上的一株三角梅,凭空不声不响地伸着枝丫,开得那么娇那么艳,犹如种在蔚蓝色大地上的神物,渲染出洞头冬日的色彩,镌刻着时光深处的安宁,不曾青涩,不会老去。眯着眼,感觉自己像只打盹的老狗,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时间那么缓慢轻和,坐着细数它的脚步,简单从容,这是冬日里莫大的幸福。
夜晚在落日的目光中缓缓降临,风随之积聚了力量,像狂野的兽在门外呼啸。隔着玻璃向外望去,黑暗中只有山下灯火分外明亮,映得天海繁星交汇。可八点钟不到,那些灯一盏一盏熄灭,等着风把它们带走另挂到天上。拥着被子看天空,万物在寒风里静止,洞头在星光里入眠。
早晨在阳光里醒来,风已消失。开窗,映入眼帘的那是无边的天海,金光闪烁,一如昨日,仿佛时光脱落,黑夜和风声只是臆想的存在。
早餐是白粥、鸡蛋、包子、榨菜,那么家常,让人以为昨晚的满桌海味也是一种错觉。所以我们像在家一样自在,院中有一株长满了果子的金桔,谁也没有想过去问主人一声,就伸手摘了吃。黄狗在一旁急得乱转,犹豫着抗议还是不抗议。主人出来,返屋拿了一碗水出来,连声说洗洗再吃,洗洗再吃。我们立马意识到自己的随意,说权当卖给我们了,钱由你算。他连连摆手,用不标准的普通话说,自家种的怎么能收钱,没有恁道理,好吃就多吃点,不好吃,我就去街上买一点。
金桔很酸,吃它完全是出于好玩,看主人认真,我们赶紧都住了手,他却拿了盆子,挑色黄个大的一个一个摘下,洗好,摆在桌上,直说再吃再吃。我们推辞不过,就再拈了吃,他挑的比我们乱摘的好吃多了,就一边谢他一边夸他。他乐呵呵地笑着,淳朴宽厚,一如冬日暖阳。
午后,去被誉为“气吞吴越三千里,名贯东南第一楼”的望海楼。望海楼矗立在洞头最高峰烟墩山山顶,登楼纵目,天高远,海飘渺,既有“会当凌绝顶”的豪情,又不失“沧海一粟”的悟叹。
望海楼里展示了洞头的民风民俗,陈列了许多名家字画,楼外诸多诗词碑廊、亭台,记录了洞头的历史、人文印迹。可是我一时难以把这样悠久、雄壮的望海楼与先前朴素无华的渔家小院联系起来。
徘徊在望海楼周边,仰视高耸的楼阁,俯瞰山下层层叠叠的房屋,有见过年头的石屋,也有崭新林立的高楼,旧村落与新城区各占一隅,相安无事。
我想洞头开发的3000多年历史里,在大与小、新与旧之间,在洞头人宁静的背后,必有一番不易察觉的波澜壮阔、惊心动魄停留在岁月的深处,借助望海楼的气势予以铭记。
望海楼后是一条长长的栈道,仅1米来宽。道旁树木错杂,浓荫蔽日,隔了尘嚣,留了光阴,一经踏入,人生就从广大跌入逼仄,然后如同在爱丽丝的兔子洞里行进,走向未知的方向。
四下无声,阳光透过枝叶有限的缝隙漏下点点细碎的光斑,证明我们还处在熟悉的世界。栈道的木板上积了厚厚的落叶,却并不枯黄——不知是什么叶子,竟是如彀纱一般轻轻团着的淡绿,褪了青春的鲜润,却交叠出繁华过后的恬淡、安然,踩一脚,便是“沙沙”的轻响,像若有若无的叹息。不安消失了,我们在这未知的路上渐入佳境,仿佛踏的不是落叶,是诗歌里缓缓延展的画卷。
风在道外窥视,带起头顶枝叶微响,但并无寒意,我们一步一步向下,有点寂寞,却不孤独,山顶逡巡的落日的目光更加温柔,引诱着我们慢一点,更慢一点,静一些,更静一些,不因时光流逝而脚步匆匆,不因俗事俗世而愁绪萦怀。
走到山下,路口一块石头上题着“白马古道”,我们在不知不觉中经过这条千年古道,似从一个世界穿梭到另一个世界。
满眼石头屋子的小朴村就在古道下,占据了整个山凹,一条潺潺的小溪穿村而过。溪水清冽,溪边尚有三两村妇在洗碗,溅起的笑语声和水花一同很快又扑回溪里,而海在村口不远的地方静静地守候。
有鸡在踱着方步,有狗支着耳朵蹑手蹑脚在跟在人后,你若回头,它就停下来,仰起头,侧着脸,目光温顺羞怯。每座屋子都装有石窗,微红的石料经历了海风的侵蚀和时光的洗礼,表面都有浅浅的坑洼,上面的花样颇多,却不花哨,人寿字纹、万字纹和回字数居多,偶有花卉、吉兽。窗后是宁谥的日常,不时有斑白的发丝飘过,叮当几声,是锅碗瓢盆的轻语。木门开着,陈旧的木色是古旧石屋的自然标贴,饭香是新鲜的,绵绵不绝地溢出,弥漫了整个村落,似乎日子也从里面流出来,带着淡香沉淀出十足的烟火味。两个小小的孩子,穿着玫红和碎花的外套,蹒跚着爬上门槛坐好,像在灰暗的横木上开出两朵活泼鲜嫩的花,与屋角伸出的一枝三角梅相映成趣。我们在她们无声而好奇的注视中离去。身后,村子也将在逐渐降临的黑暗中亮起自己的灯火。此时在岛屿的另一边,我们下榻的小村里,人们亦结束了一日的生计,又开始迎接祥和的夜的来临了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电信诈骗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中国台州网 ( 浙ICP备09050798号 )

GMT+8, 2017-5-26 15:26 , Processed in 1.047059 second(s), 11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