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曙光论坛-台州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2060|回复: 218

[散文] 光荣的旅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17 08:39: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光荣的旅行

胡富健

青春是一个人生命中最美好的年华,当兵的青春,算得上是生命的一种荣耀。如果说生命是一次旅行,当兵则是一次光荣的旅行。旅途中,有壮丽美景,也有坎坷艰辛;有惊心动魄,也有轻松愉快;有风霜雨雪,也有春花秋月……我离开军营,脱下军装虽有十多年,但兵的烙印一旦打上,任岁月怎么磨砺,永远都打磨不掉,至今身上的生物钟依然还是军营模式。有朋友说一看我就是个当过兵的人,这也许是对咱当兵人的一种褒奖。每当《当兵的历史》的旋律响起,那路过的风景,历经的故事就会像电影似的,在脑海里慢慢回放,让我心潮澎湃。   
“新兵蛋子”那档事

“新兵蛋子”这一称呼在部队很流行,每个当过兵的都经历过。那年,高考落榜,我远离家乡,当兵在英雄城南昌,感觉是无上的光荣。那时不像现在一个班宿一间,我们是一个排三十几号人住在一个大房间里,熙熙攘攘挺热闹的。记得初到那晚,听到“呜呜呜……”的声音,原是有新兵在被窝里哭鼻子,不知哪个班长在训“没出息的新兵蛋子!”叫新兵也就罢了,怎么还加个后缀“蛋子”? 这对于初来乍到的我们来说,以为班长在骂人。
有段时间,脑筋总转不过弯,于是在立正稍息、向右看齐中,百思不得其解了好些天。而直线加方块的队列训练,容不得我们为此而有更多的纠结,取而代之的是第一次紧急集合时的紧张狼狈,第一次摸枪时的忐忑兴奋,第一次拉歌时的冲天牛劲。

那天上午,刚开完新训动员大会,我们一百多号“新兵蛋子”就被带到了训练场上练习军姿,也就是笔挺挺的立正站着,要求纹丝不动,坚持30分钟及至一个小时不倒,班长边讲解“动作要领”,边给我们做示范。什么抬头挺胸,目视前方,小腹微收,两手自然下垂,中指贴于两侧裤缝……然后,一个一个的纠正。也不知队列里哪位仁兄,突然从“后门”发出“卟——”的响声,立马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有的还忍不住捂着嘴笑了起来。这就显示出我们“新兵蛋子”的不成熟不懂规矩,“队列里不许笑——”这还了得,正规训练还没开始,班长的权威就受到挑衅,可班长又不好意思发作,只能重复说在队列不能如何如何。后来,别的班都下操,我们班因此而被多站了一刻钟。到底那个放的屁,当时班长没深究也就成了无头案。违规了就要受处罚,这也让我们领教了部队规矩的严格。
新兵训练的艰苦,超出了我在家时的料想,一天中大部分时间都在训练,操场上永远只有嘹亮的口号,整齐的步伐和挥洒的汗水,我们都憋着一股劲,希望早日甩掉“新兵蛋子”这顶帽子。尽管如此,我们这些“新兵蛋子”都会在课余饭后,想着法子找乐,有时一根稻草,一颗石子,一只蚂蚁等等都成为我们逗乐的对象。不过,“新兵蛋子”的乐趣还有更大胆的,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有时犯些错误,老兵或班长倒是乐见其成。军校东门外是一片开阔地,紧挨着新建县叫省庄的村庄,那里有我们的训练场地,也有老乡的农作物地,地方挨得很近,有的还相互交叉着。新兵训练阶段,正是花生收成的季节,有时有个别“蛋子”嘴馋,就会趁着天黑,到老乡的庄稼地里挖些花生来,煮了或者晒干炒了,在训练间隙,从鼓囊囊的裤袋里抓一把来讨好老兵或班长,指望能在训练中少挨一些训斥。但班长还是严厉地训导说:“新兵蛋子,下次可不能干这事了”,而我们早将香喷喷的花生塞到班长的手中。有时虽知道部队纪律不允许,但还是忍不住要去犯一犯。
随着部队这个大熔炉,最终把我们炼成了懂规矩、守纪律、能战斗的亲密不可分的集体,这才感觉出“新兵蛋子”在大多数情况下只是一句玩笑,并不全是一种贬称,相反在老兵的这种善意的渺视中,却有着盼着你早日成长的意思,从而,激励我们早一天百炼成钢,成为像他们一样的老兵。

野鸡岗,你现在还好么?

野鸡岗,听这名字就不咋的,肯定没景阳岗有诗意。因为景阳岗是武松打虎的地方,必定有成片的树林,便于“山大王”的生存,肯定有很多野鸡出没供老虎食用。而这个野鸡岗,远离南昌市,远离陆军学院,被大山包围着,周围几公里是荒无人烟,一群连绵的小山包,不长像模像样的树木,大都是些风化石和茅草,当年或许有很多的野鸡,反正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我们驻训的那会儿,是从没有碰到过了,或许可能更久远的时候就已没有了,但就一直这么叫着。
新兵连结束后,我分在了练习营教勤连,顾名思义,就是做军校教学保障勤务的一个连队,配合学员的学习、教员的讲授而完成一系列的动作和课目。那年春节后,我们这些绿叶便被集中到这个山岗里了。我们的营房就砌在它的山岗上,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未见野鸡为我们打牙祭,只靠养猪种菜来改善改善伙食。
有次起夜,不开灯可能什么都不会发生,拉开灯着实让我吓了一跳,睡眼惺忪中,但见一条大脚趾般粗的“火铁链”(一种有红色斑纹的蛇,又称金环蛇)在墙角吐着蛇信子,我不禁大惊失色的“啊”了一声,顿时把全班人吵醒,有战友说,不就一条蛇么,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搞得大家都跟着受罪。说得倒轻巧,就是条美女蛇,咱也不敢去亲近是不,你可看清了,这可是条毒蛇。这时,战友小邓说,都别怕别囔囔,让他来,我们明天可以煲汤美餐了,接着对班长说,快把那五节头的手电筒拿给他,还叫我把大沙袋的沙子倒掉递给他,只见他拧亮手电直照向蛇头,缓慢爬行的“火铁链”顿时龟缩蜷成一团,他让班长握住手电别移动,自己拿空的大沙袋扣向“火铁链”,于是这条毒蛇就成了囊中之物了。看不出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小邓还有这一手,原来,他在老家跟父亲到山里捕过蛇。
接下来的日子,大家睡觉前都会说一声小心美女蛇的造访,话虽这么说,只要这蛇不与自己同床共枕,还是乐见其出现的,因为可以改善我们的伙食,不过,从此以后,房间里再也没有出现过蛇的踪迹,或许它出现过,没被我们发现而矣。这样的经历反倒成了那段枯燥日子的一种乐趣。
我们的任务通常都是占领据点、设置障碍、显示火力等等,或者演示工兵投送炸药,在雷区雷场开辟通路。我们是“蓝军”扮演者,是以一当十的敌军角色,而军校学员则为“红军”,我们为“红军”的进攻设置道道难关,为他们顺利完成学习课目创造条件。有一次演习中,屁股被班长踢了一下,“看你个熊样,还在做白日梦,敌人都快冲上来了。”兴许我在“阵地”上走神了,我把守的几个点没有显示火力,“红军”就一个劲的往我这冲,班长随即下达命令:“第二战斗小组火速向右侧阵地增援……”
野鸡岗,你现在还好么?这片我们曾经的热土,多少次在这里挥洒汗水,多少次在这里并肩战斗。而今,我多想乘一缕春风,回到我“战斗”过的野鸡岗,去呼吸那清新的空气,感受那熟悉的气氛。

自豪的“鹅司令”

学员毕业,我们野鸡冈的驻训也结束,返回军校的营房,我的工作也被调整,分到炊事班,具体的工作就是放鹅,被战友们戏称为“鹅司令”,几十只鹅昂首挺胸,哦哦哦的,度着八字步,屁股一扭一扭的在前面开道,我肩扛一根长长的竹杆,跟在后头,看起来有些滑稽,自己倒是感觉还挺神气的。那竹杆犹如钢枪,指到哪鹅就走到哪。

本来当兵是来扛枪保家卫国的,哪能扛竹杆放鹅?当初也是很不情愿,还是指导员做通了我的工作,放鹅为公是为改善连队伙食,为私也好有时间看书考军校。想想也是,把鹅往山坡草地上一赶,鹅便吃它的草,我也好看我的书。
当初,压根就不想让父亲知道这档事,不知哪个好事的老乡告知了父亲,父亲就写信问我是不是在连队犯错误了,忘记了临别嘱咐的话?我好说歹说,父亲还是信不过,说要来部队上看看。
果然,那年橘子采摘前夕的农闲,父亲肩挑两袋“青黄不接”的橘子,一个人坐汽车,转火车的“找”上门了。那天,我赶着我的“兵”,在营房外的山地上放牧,照例先割好鹅的“储备粮”,然后,专心看我的书,忽然,耳朵里似乎传来叫唤我的声音,抬头只见不远的营门口走来同乡小鲍,他边走边喊,说我父亲来了,连长让文书接待着。我又惊又喜,父亲终究是来了,虽然怕几十年没出过小城镇的父亲,路上诸多的不便,毕竟是快一年没见了,心里还是很想念。我赶紧将我的“兵”调遣回“营房”,急奔连部。
见着父亲,他没有板起面孔“兴师问罪”,只是说:“小子,还得加把劲。”我知道父亲已看过荣誉室我嘉奖的照片,大概文书顾班长也已介绍过我的情况。晚上,连队为我父亲开了小灶,从不喝酒的父亲和连长连干三盅四特酒,大家都高兴,连长并且特批我两天假,让我陪父亲在英雄城里好好转转,当时我正犹豫,连长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说放心吧,你的“兵”就临时交给老乡小鲍代带吧。
第二天,父亲一定要到火车站买票回家,说亲眼看过了就放心了,家里的橘子还等着他回去采摘,好在当天没有车次,这样留父亲又住了一晚,在英雄城里尽情的转了一圈,八一广场,起义纪念馆等悉数游览参观了个遍。
冲锋逐浪在赣江
赣江,是长江的主要支流之一,是南昌的母亲河,陆军学院的水上课目大都在赣江上完成,正是这赣江,在这赣江上的冲锋逐浪,给了我生命最刻骨铭心的记忆。
熟悉南昌气候的朋友都知道,南昌是江南的火炉,夏季来得早去得晚,从五一到国庆,持续时间长,当地百姓有“脱了棉袄穿衬衫”之说。而我们有关水上训练的课目一般都在夏季进行,夏季的赣江,早已是丰水期,江面因水量的增加而突然变得非常宽阔,就是无风也会浪涛荡漾,那些水也因为泥沙俱下而变得浑浊起来。赤脚走在沙滩上,可不是在享受外婆的澎湖湾,那脚底烫的不由你加快了脚步,迫不及待的早些与江水亲密接触。
那天早上,天气睛好,我们分别将塑钢和橡皮冲锋舟及其汽油等训练器材抬上解放牌卡车,在仲夏刺目的阳光中整装出发。八一桥下是我们的集结地,我们把橡皮冲锋舟充足气,安上发动机,穿上救生衣,四人一组,一组一舟一教员,我们抬着冲锋舟就下水了,直往下游鄱阳湖方向进发。此前,教员已将冲锋舟水上驾驶的基本常识和救生衣、安全绳如何快速应用向我们进行了讲解和操作示范。
江面的浪潮此起彼伏的亲吻着我们的冲锋舟,江水在突突的发动机声中不断向后退却,尽管这水是浑浊的,却拖出了一排长长的白浪,江岸也依依不舍的倒跑着,那些闪电般自由翱翔的海鸥,陪伴着我们的训练。此情此景,分明是赣江绘出的一幅优美亮丽的水墨画。
上午的训练倒很顺利,一个来小时后返航,回原处野炊吃过午饭,大家在桥下找了块荫凉处稍事小憩,而下午的航线则是逆流而上。在闷热的天气里,我们的衬衫是湿了又干,干了又湿,老天似乎知道我们热得不行,拿云彩把太阳给遮掩起来了,只从斜刺里散射出几道光,还一会儿晴一会儿雨的,道是无情却有情呢。然而,好景不长,天说变就变,突然,乌云密布,豆粒大的雨滴毫不留情地向我们砸下来,好像是一个怨妇想以此将满腹的委屈全部宣泄出来,在你还没回过神来之时,狂风大作,雨借风势,风凭雨威,浪比天高,看来上游也在下大雨,水流是越来越湍急,可怜我们小小的冲锋舟,哪经得起如此大风大浪,不由得东倒西歪,左冲右夺,加上是逆水行舟,半人高的浪头一浪接一浪的盖来,舟上的积水渐多,我们四人虽奋力舀水都无济于事,一个个早成落汤鸡了,我不停的在心中祈祷着,风浪快点小下去啊,千万不要倾覆了。
屋漏偏遭连夜雨,这右弦的一节“橡皮腿”,好像是胁于这风雨浪涛而在悄悄的泄下气来,我担心着的沉船的事似乎在悄然的发生着。那时,没有手机、卫星电话,两船间的联络靠的是背负式报话机,就是电影《英雄儿女》王盛喊出向我开炮的那种,可连这破报话机亦被雨水浸泡了成哑巴,压根就指望不上了,直接喊话,就是没有风浪也是很难听清。
好在另一塑钢冲锋舟能乘风破浪,已停泊在前方不远的沙丘上,我们只能用手势交流着,我们的冲锋舟艰难的向沙丘右侧逼近,三十米、二十米、十米,眼看只有四五米了,快够着沙丘边岸了,可冲锋舟的发动机也熄火了,再也“突突”不起来了,又一个浪来,冲锋舟左磕右碰的,不知乍搞的,我被翻出舟外掉入水中,好在自己情急之下还是抓住了舟边沿的救生绳,就在快要崩溃之时,突然感觉自己已经踩着江底了,原来此处的水只是齐腰深,这时,大家纷纷下水,推着冲锋舟爬上岸脱离了危险。
这渡人到达彼岸的船,使我差点因为它到达生命的彼岸。此刻,我还是瘫坐着,差一点哭出了声,我不知道自己是因为冷,因为友爱,还是因为惊魂乍定,反正这次的经历是我一次人生的升华……
正是这紧张而又艰苦的生活磨炼了军人的意志,陶冶了军人的情操,升华了军人的精神世界。当兵的经历是一首诗,激情燃烧;是一曲歌,旋律悠扬;是一杯酒,益久弥香;是一次旅行,荣光无限。


 楼主| 发表于 2017-4-17 20:28:05 | 显示全部楼层
难忘军旅生涯,那激情燃烧岁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19 07:34:16 | 显示全部楼层
光荣的旅行,崇高的使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23 12:49:50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旅行中”成了最可爱的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4-23 17:31:59 | 显示全部楼层
江利明 发表于 2017-4-23 12:49
在“旅行中”成了最可爱的人。

穿着军装可爱的,脱下了成累X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23 19:13:07 | 显示全部楼层
想当年,生活在军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23 19:13: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种职责叫保家卫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4-24 08:36:09 | 显示全部楼层
赵佩蓉 发表于 2017-4-23 19:13
想当年,生活在军营。

想当年,老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4-24 08:37:49 | 显示全部楼层
赵佩蓉 发表于 2017-4-23 19:13
有一种职责叫保家卫国。

必须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24 09:22:53 | 显示全部楼层
胡富健 发表于 2017-4-23 17:31
穿着军装可爱的,脱下了成累X了

军人,永远值得敬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电信诈骗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中国台州网 ( 浙ICP备09050798号 )

GMT+8, 2017-8-23 12:19 , Processed in 1.082062 second(s), 10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