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曙光论坛-台州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7106|回复: 43

[论坛活动] [读书月活动] 赏网文写网评竞赛!点击来参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20 14:09: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untitled.bmp
专题点击
台州市第八届全民读书月活动

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台州市举办第八届全民读书月活动启动仪式,举行传统文化经典诵读、向文化礼堂赠书仪式、和合读书会推广大使颁奖等活动。

我们中国台州网特别推出“赏网文写网评竞赛”活动!请大家关注本帖。
         
咱新曙光论坛有“东海文学”原创版块!衍生自“东海文学”版块的《东海文学》网络杂志,更在2017年台州市首届网络风云榜获得了“十大网络文艺作品”。含纳了“东海文学”栏目的中国台州网文化频道,近日也入围“网络十大国学网站/频道”,谢谢大家的忘我投票,可喜可贺。

微信图片_20170420130409.jpg

从4月23日开始,我们每天会推出一篇网友的原创美文,欢迎大家一起来写微评!

QQ圖片20170420141419.jpg


书香台州——赏网文写网评活动

活动时间:即日起至五月底

活动对象:广大网友

活动方式:A. 注册新曙光论坛,在本帖下留言。

                  B.  新浪微博专门开设了#书香台州#话题墙,大家可登录微博,填写关键词#书香台州#留言。

网评要求:200字上下,原创即可。


网评格式:日期+《文章名字》+评论

活动平台:中国台州网新曙光论坛、中国台州网新浪官方微博、台州手机报

QQ圖片20170120155659.jpg
让我们一起来阅读!
第一篇:

4月24日  《钓弹糊》 作者:江利明

老家小村处温岭沿海,“在山靠山,靠海吃海”,因而村民大多以钓弹糊、讨小海为副业。十三岁那年,我师从同村的老朱头学钓弹糊。“钓弹糊重心境清净,讲究轻、准、快,顺光、顺风处起步,腿拖行,无声无息,以闪电之速甩钩、回钩、‘打盘头’……”老朱头倾囊相授,并回赠我“收徒礼…… 更多


第二篇:

4月25日  《
灵湖随想》 作者:喻慧敏

30年前,我客居临海古城时,灵湖还没有诞生。那时,肯定连孕育的念头都还没有。大抵对临海有点儿了解的人都知道临海有个东湖。那是城中唯一的湖。到了临海,游东湖成了人们的一个好去处。东湖与这座城市紧紧相依存,成为城市标志性的一个景点。东湖很老很古朴,已经融入临海人的心目中......
更多



第三篇

4月26日 《父亲的橘桂园》作者:胡富健

八月里的一场台风,虽没有正面袭击我所生活的台州,却带来了雨,秋天的雨,自由、散漫的雨,一场接着一场。
这天早上,难得放晴,去九峰晨练,路过东官河边,汩汩馥郁的香气扑鼻,原来是桂子开花了,“月待圆时花正好,花将残后月还亏,须知天上人间物,同禀清秋在一时”,中秋过,桂花香,飘扬十里。不过,公园里的桂花好像开得没有去年的茂盛,树上只是星星点点的,没有一树灿黄满地金。我不禁想起乡下父亲的橘桂园,我也确有些日子没到乡下了,不知那些桂花怎样了?听父母说,去年底遭受过严寒,冻伤过一些枝叶,不知有无伤到筋骨,今年还能开花否?......更多


第四篇

4月27日 《办公室里的落叶》作者:刘从进

办公室里有一株一人高的盆栽植物,放在门后,不知道什么树,进进出出也没有在乎它的存在,只在花木公司的员工隔段时间来浇水的时候才抬头看它一眼,他们每次都要给它注入很多的水。
一晃,这棵树在我的办公室里呆了快一年了。前阵子出了七天差,回来后,惊讶地发现树下落满了叶子,这才引起了我的注意。落叶很凄婉,在地板上散落成花瓣状。更让我惊讶的是掉落的全是绿叶......
更多


第五篇

4月28日 《
陪父亲散步》 作者:徐丽娇

曾记得暮春时节,我们都穿上薄衫了,父亲仍然穿着毛衣。我们都要开空调才能入眠了,他说还盖着被子。一点点的天气变化就缠上风寒,每次风寒都会找我和妹妹。曾经强悍如牛的父亲何以会变得如此弱不禁风呢?看着越来越多的人参加饭后散步,我和妹妹轮番劝说父亲加入散步的队伍。可不管我们如何劝说,他一点不为所动,我们也只好随他的意。
暑假,我和妹妹去伯父家看望生病的伯母,伯父一说起健康知识就滔滔不绝,特别说起散步的种种好处……
更多


第六篇

4月29日 《桂花满园》 作者:李丽君

在我的案头,摆放着一小撮细碎的桂花,那是我中午上班时在楼下的园子里采摘来的。朵朵黄色的小花,摊在洁白的纸巾上,尤如白底黄花的布匹,那么素雅、清灵,给人以无限的美好。我忍不住拿上几朵放在手心,那淡黄色的小花,有米粒那么大,四片小花瓣精致地开放着,不张扬,却不比任何美丽的花儿逊色,我又放它至鼻子边闻着,只觉得一股淡淡的伴着一丁点儿甜味的芳香瞬间飘散了过来,我不由得闭上眼,满眼都是白底黄花的布匹铺展开来,满室都是那让人欲罢不能的桂花香。难怪李清照有诗云:“梅定妒,菊应羞,画阑开处冠中秋。”…… 更多


第七篇

4月30日 《母亲的手》 作者:余喜华

几年前,一座称作104国道改线的高架桥从我家老屋的一角跨过,桥下的路也从我家老屋门前呼啸而去,直接连起了我城里的家和老家,我回老家的距离大大缩短。于是我会隔三差五回老家去。
如果不提前告知母亲我要回去,当我推开老屋的门,屋里总是没人的。我知道,闲不住的父亲一定去了田里,摆弄他的菜园地。而母亲,要么在后门的秀英家聊天,要么与秀英一起拜佛去了。这些年,忙碌了一辈子的母亲终于歇下来,不再为生计忙碌了。有了空余时间的农村妇女,烧香拜佛是她们主要的活动,既健身,又修心……
更多


第八篇

5月1日 《乡下的夜》 作者:张文志

乡下的一天始于东边山头的第一缕霞光,终于西边山顶的最后一丝晚照。披着霞光出门的人们,在星光升起之际推开家门,然后夜色中亮起了比星光更加繁多的灯光。灯光里人影晃动,劳碌了一天的人们,做饭、吃饭、刷碗、谈笑,再打开家门鱼贯而出。于是乡间的路上就多了三三两两游鱼一般悠闲的人。
母亲和我沿着河,从家向山脚的村子逛去。夏末秋初,暑气随着夕阳跌入海平线的那一刻消失殆尽,灰白的水泥路在昏黄的路灯下泛出一点血色,明明暗暗地延伸到我们目不能及的黑暗中……
更多


第九篇

5月2日 《
做了一回狠心的母亲作者:马巧红

啪!当我把一记耳光重重打向她时,我被自己吓着了。足有一分钟时间,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对面的女儿与我一样,眼睛撑圆,张开的嘴巴只顾抖动着却发不出一点声响。她胸口起伏在加速,直等她长长地缓过一口气,“你打我?你打了我了!”这八个字像一颗颗倒三角的石英石,蛮横地撞开紧咬的牙缝,惯性向我。我看见她拳头因握紧而一次次鼓突,双脚却一动不动地钉在我面前,眼睛一眨不眨地瞪着我。缓过神来的我一下被她的目光激怒了,脑子神经像是突然被接通,“是的,我打了,我恨我没能早打,我应该在你三岁的时候就打,你就不会是今天的这副模样!”我也高声嚷嚷。难以置信这么长的句子从我嘴里倒出来,仅用了二秒钟。接着是静止,好可怕的几秒钟,好象时空全部冻住。这极度难熬的时刻,终于被女儿“哇!”的一声打破…… 更多


第十篇

5月3日 《
邂逅“风影”作者:江利明

工程船抛锚定位在施工海域。船员们驾驶子船开始一天的施工作业。我因为脚崴了,一人留守母船养伤。
暴风过后,此时的海面异样平静。海上不同于陆地,没有树林,没有行人,没有鸡犬相闻;往日吵吵闹闹的浪花刻意躲了起来,原本成群结队跃然水面的鱼儿已然藏身海底,与航船随影随行的海鸟也不见了踪影。
我找不到一丝聊以慰藉的机会,孤独来袭,不免顾影自怜。信手翻阅网页,却是某老人受伤倒地路人漠然的信息,竟有“智者”将该不该施救当作话题摆放桌面,心中甚是郁结:是老人受伤了还是路人们的灵魂受伤了?……更多


第十一篇

5月4日 《冬日洞头》 作者:张文志

阳光洗得天空纯净,蓝得滴出水,把远处的海也浅浅地染了一圈,还发着光,离岛屿越近,光就越强,渐渐地形成了一片纯金荡漾在我们的视野里。
在纯蓝和浮金中间,岛屿像巨大的碧玉漂浮着,笼罩在纯粹的光暖里,像罩在一个透明的水晶瓶子里。
进岛,就牵起了弯弯绕绕的路。路旁新新旧旧的屋子背山面海,一丛一篷的红和绿不时露在屋后墙角,出其不意地让人眼前一亮;小小的院落里晒着花花绿绿的日子,绳上、竹篾上,排着海边人家才有的收获;黄狗懒洋洋地趴着,母鸡若有若无地咯咯几声,然后不慌不忙地迈着碎步进出……更多


第十二篇

5月5日 《外婆的浇头面》 作者:徐丽娇

窗外细雨绵绵,给这个迟来的深秋多了些许的薄凉。细细密密的雨绵密成细细腻腻的忆往,脑海里不断地搜索着一个个过往的片段,片段的胶片停留在一碗浓浓香香的浇头面上。
在儿时的记忆里,浇头面只有家里来客或者家里有做工的师傅才有的面点心。那个年代的孩子最喜欢家里来客人或喜欢跟着大人去亲戚家串门,至少能吃到一碗满满的浇头面。尽可敞开肚皮吃,有客人在,故意忽视母亲挤眉的暗示,当然不能失去享受美味的机会。做客回家,孩子成群结扎堆时,就开始比吃到最美味的浇头面,这种神情莫亚于捡了个金元宝。我从来不插于她们这种游戏,但我的心里明白,她们吃到的浇头面绝比不上我外婆烧的浇头面……更多


第十三篇

5月6日 《话说吃缢蛏》 作者:喻慧敏

印象中,没到三门之前,好象就没吃过蛏子,更别说有关蛏子的那些事了。
我家先生生长在海边,好吃海产品,尤其是蛏子。从他嘴里得知,三门的蛏子又数花桥的最为好吃。每每到了蛏肥季节,家里的餐桌上便隔三差五的少不了蛏子。但见他吃起蛏子来总是手脚麻利、狼吞虎咽的,眨眼功夫,面前就会叠起一大堆蛏壳。有时蛏子不是十分干净,还带着些泥,他也囫囵下肚子了,我劝都劝不住,还说,这泥是干净的,也奇怪了,他就喝了口醋,竟然也没有因此而闹过肚子的。我家吃蛏子不拿它当下饭菜,往往是煮好了一上桌子他就开始吃,等我坐下吃时,所剩无几的蛏子是他嘴下留情省下的。俩人一餐拿下二、三斤的蛏子根本不在话下。他说,不管走到那儿,就是吃不到咱三门蛏子的味……更多


第十四篇

5月7日 《父亲是一本书》 作者:潘慧敏

父亲过世已一月有余,丧父之痛也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变淡。生活回归于平静之后,我想起自己一年前写父亲的那篇稿子,这篇稿子因他的突然脑溢血住院,生活节奏被打乱而搁置。现在,我重新打开电脑的文件夹,读着,写着,改着,父亲的音容笑貌又重新浮现在眼前。
儿时听我奶奶说,父亲出生的时候,家境还很殷实。我的太祖父,也就是父亲的爷爷,是个读书人,对他的这个长孙寄予了厚望,希望他有德有才,翻了半本《康熙字典》,给他选了个名字“贤”……更多


第十五篇

5月8日 《一座叫阿拉尔的城》 作者:李鸿

一直生活在江南小城,对于新疆对于阿拉尔,我是陌生的。三年前,朋友援疆去阿拉尔,他的一曲阳关和远赴大漠的豪情,让我心生眷恋。
这个秋天,一次采访交流活动,让我来到了这个异乡的陌生城市。飞机从杭州出发,经停石家庄再飞到乌鲁木齐,然后又从乌鲁木齐飞到库车,反反复复,起起落落中,抵达库车时,已是早晨八点多了,这在江南小城,早已阳光明媚,而此时的库车却晨光微露,一片清冷。从机舱上下来,风有些寒,紧了紧衣服,拉着行李穿行在这偌大的机场……更多


第十六篇

5月9日 《床背后》 作者:喻慧敏
  
孩提时候的家里有一张大床。所谓大床,也就是在那个年代看上去算是大的罢了,跟而今自己家里的床一比较,显然还是小了很多。
那张床铺在楼上唯一一个完整的房间里,因为外面的一间是完全敞开的。从木楼梯上去,右转,就是这个房间的一扇小小的木推门。这张家里最“豪华”的床,就端然的摆放在这个房间里。床的三面都由约70公分高的木板围成,上端边缘光滑没有棱角,波浪式的形成几个弧度。床的一头紧靠着门边的一堵墙壁,正面对着前方的窗口,床背后留有不到二尺宽的空间,依次排放着米缸、木桶等家什……更多



第十七篇

5月10日 《合欢花儿俏》 作者:徐丽娇  

推开过道的玻璃窗,一阵凉风迎面而袭,好清爽的风呀。窗外高大的合欢树一片绿茵茵,绿丛之中若隐如现的粉色花朵,像一个个含羞的小姑娘躲在绿叶中。啊,合欢花开了?定睛一看,果真是合欢花儿俏。
读《甄嬛传》小说初次认识合欢花,知道这是一种爱情花,从此对此花便有了丝丝缕缕的念想。后来得知这合欢花就是我们小区被我称之为的“大树花”,更是让我喜出望外……更多


第十八篇

5月11日 《水鸭》 作者:余喜华
  
“嘎嘎、嘎嘎”,一阵阵响亮的嘎嘎声从远处传来,划过宁静的天际,透过四周苍茫的山峦。
我不禁抬头凝望,啊!蔚蓝与白云相间的天空中,黑压压一片,前边,是组成人字形的队列,后边拖着长长的尾巴的队形,自北向南,呼啦啦地飞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当队伍飞临头顶上空时,我看清了,清一色黑亮的羽毛、油光翠绿的头冠,肚皮底下泛着一撮白。这是传说中的水鸭吗?没错,是水鸭,成百上千只。不,或许有上万只……更多


第十九篇

5月12日 《做砖坯》 作者:江利明
  
有些记忆,要么被久久尘封,一旦唤醒,犹如发生在昨天。

眼前是一个建筑工地,工人们搬动黄砖,发出“叮叮!咚咚!”的金属撞击声。那声音此起彼伏,悠忽,竟幻化成“叭叭!哐哐!”的泥土摔打声,在我耳际萦绕,把我带回年少时做砖坯的情景……更多


第二十篇

5月13日 《黄金之竹》 作者:李仙正  
  
那年春天来得早。
因为找不出一块的空地,用于栽花种树,警营里没有一点绿色。于是,只好在“螺蛳壳里做道场”,利用天井的“边角料”,在本来空空荡荡、平平坦坦的水泥地上,实施开凿“手术”,总算挤出三个圆形的大深坑,及时清除了坑内的沙石夯土。一两天后,不知从哪里又拉来三棵树,两棵桂花树,一棵银杏树,估计树龄足有十岁以上。树的根部,连同一大块泥团,被粗糙的草绳绑扎得严严实实……更多



第二十一篇

5月14日 《儿时的回忆——照黄鳝》 作者:潘慧敏   
  
初夏的夜晚,我从学校晚自习下班回家,穿过江滨公园的小径走到环城大坝。坝下的河岸边有一长溜因河水冲刷后形成的野地,被一些勤劳的人种上了茭白芋艿和毛豆等蔬菜,旁边还有一些长势茂盛的野草。野草和菜地里不时传来呱呱呱的蛙声和唧唧唧的虫鸣,听起来感觉那么熟悉,那么亲切。这时,儿时的夜晚在田野里照黄鳝的情景,从我的记忆深处缓缓走来。一同浮现在我眼前的,还有一个早已逝去的慈祥老人……更多



第二十二篇

5月15日 《光荣的旅行》 作者:胡富健   
  
青春是一个人生命中最美好的年华,当兵的青春,算得上是生命的一种荣耀。如果说生命是一次旅行,当兵则是一次光荣的旅行。旅途中,有壮丽美景,也有坎坷艰辛;有惊心动魄,也有轻松愉快;有风霜雨雪,也有春花秋月……我离开军营,脱下军装虽有十多年,但兵的烙印一旦打上,任岁月怎么磨砺,永远都打磨不掉,至今身上的生物钟依然还是军营模式……更多



第二十三篇

5月16日 《黑色的村庄》 作者:刘从进     
  
山村已没有人住,然而每一个漆黑的夜晚依然有声音响起,讲述着人间的事。
苏格拉底警告说,村庄属于自然的一部分,是神管的事,不要研究村庄,那是亵渎神灵的。然而这个村庄从我见识它的那一刻起,就一直与它紧张地对峙着,这种对峙成了我虚空生活的一剂良药。
深秋的夜晚,我在一片暮色模糊的深山中路过。突然路边一团深井似的黑吸引了我,让我不自觉地停下来……更多



第二十四篇

5月17日 《母亲的山粉糊》 作者:余喜华
     
晚上,我用黑米和着红枣、莲子等煮了一锅粥,一股浓浓的香气扑鼻而来,便不禁想起母亲熘的山粉糊,顿时眼睛湿润,连忙拿出手机先拍照发到微信里,即兴写下打油诗:“红枣莲子黑米粥,浓香扑鼻很醇厚;回忆儿时山粉糊,母爱沉沉曾记否”。
每年的元宵节,家乡习俗,家家户户都要熘山粉糊,俗称熘糟羹。记得儿时,母亲就把过年吃剩的红枣、荸荠、川豆瓣、汤圆、葡萄干等放在一锅煮,煮开后加入红糖,将拌好的红薯淀粉水倒入锅中,边倒边搅拌,直至变成红褐色的粘稠糊状物,就可以出锅了。那混合着浓浓的红枣香、红糖香、山粉煮熟的芳香和母爱的味道,令我想起许多往事,至今难以忘却……更多


第二十五篇

5月18日 《山野行纪》 作者:李丽君
     
暮秋时节,总是和雨连在一起,好象一种宿命,逃也逃不开。
暮秋的雨总是说来就来,毫无征兆。
这只是场平常的雨,在近段时间经常下着,不大,却又总是把空气弄得很潮湿,把人的心情也搞得有点烦闷。
这样的日子很适合待在家里喝喝茶,看看书,听听音乐。在一个下雨的早晨来到一个不知名的小山岙,这似乎有点不合常理,但碰巧就来了,碰巧又遇见了一场雨,事实就是那么巧,有时是弄巧成拙,有时是无巧不成书,就应了这个“巧”字, 好让我在这个下雨的日子与一个不知名的地方扯上点联系……更多


第二十六篇

5月19日 《那一夜》 作者:喻慧敏
     
黑夜来了,白天离去。人们从四面八方蜂拥似的又往早上出来的地方赶。人就是在这样来来回回的赶趟中把一生差不多给赶完了。留下些许不赶的日子,不是赶不动了,就是躺在病床上了。又有几人过着风轻云淡的日子呢?
夜把人们往家的方向赶,不停的赶。人们行色匆忙,归心似箭。栖身之所永远是个最安逸的停靠点,一直在不离不弃地等待着夜归人的到来。夜里的时间可以很自我,很温馨,很懒散,很放松,但也许会很孤独,很清苦。每一个窗口里闪动着同一样的光亮,而那一缕光晕里映照着的是千奇百怪的灵魂……
更多


第二十七篇

5月20日 《爷爷的酒坊》 作者:余喜华
     
记得小时候,家里有许多大大小小的空酒坛,奶奶就利用这些酒坛储存大米、菜煸、萝卜丝干等农产品,酒坛密封性好,防潮防虫蛀,是非常好的储物器具。每年夏天,荸荠秧都已经下种了,奶奶还能从酒坛里摸出保存完好,果皮饱满,水分充足的荸荠给我们吃,让我们十分的惊喜。而逢年过节,左邻右舍们常来我家借用饭甑、筛子、蒸笼等用具,用以炊饭蒸糕,盖因这些用具我家一应俱全。
原来家里这些酒坛、蒸笼、饭甑、团箕等器具,是爷爷和他大哥在抗战胜利后解放前的几那年,办酿酒作坊留存下来的。爷爷年轻时,和他大哥在农事之余,都是闯江湖做生意的,在村里也算得上是精明能干之人,因此积累了一些资金,购买了几十亩田地,后来他们办了一个酿酒的作坊,生意兴旺时作坊里有三千多只酒坛……
更多


第二十八篇

5月21日 《老去的村庄》 作者:李丽君
     
清明前后,桃花正开,赏花正是时节。听说一个叫“应家村”的地方有十里桃林,漫山的桃花开着,很美,如仙境一般。百闻不如一见。周末,春光明媚,正好可以踏青采风。手机导航指引我到达应家村,村在山脚,屋舍俨然、梯田层叠、茂林修竹环绕,环境极佳,风光极美,就是不见桃花。初以为导航有错,一问村民才知此地是应家新村,桃林在老村,在深山里,远着呢。
盘山公路,弯弯绕绕,向大山深处延伸。约摸开了近二十分钟,才见一片葱茏的绿意当中露出几幢老房子,黑瓦灰墙,顿觉几分静谧、几分深邃,当车子再开近些,更多的老房子显露出来,只是大都已经倒塌,剩下些断墙残壁,又感几分凄凉、几分萧瑟。原来这里竟隐藏着一座废弃的村子……
更多


第二十九篇

5月22日 《白鹭的生活》 作者:刘从进
     
一只白鹭站在江边的旧斗门上,试图用它的一小片白盖住整个田野。这让我想起了一个词:茕茕孑立,白鹭的样子很像一个“孑”字,又像一个“茕”字。在乡野间,它是孤独的,又是丰富的。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张志和在《渔歌子》里为我们描绘了一幅白鹭翻飞的田园风光。然而在我的家乡浙江东南沿海,我小的时候并无白鹭,最近十来年才有了白鹭,且渐渐多了起来。不知道这些白鹭是哪里来的,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飞到这里来,大约是农药用得少了,环境好起来了……
更多


第三十篇

5月23日 《杨梅红了》 作者:徐丽娇
     
老爸家的杨梅也该是红满枝头了。一家三口屁颠屁颠跑乡下去了,直奔那一片杨梅林。
杨梅,又名龙睛,有些地方还叫朱红,因其形似水杨子,味道似梅子,所以取名杨梅。杨梅是水果中的珍品,素有“杨梅赛荔枝”之说,在江浙闽一带,只要有矮山的地方,随处都能看到成片的杨梅树。杜桥地处东海之滨,不少村庄是傍山依水,有一句歌谣“洋平梅白石蔗”。然而西湖村的杨梅也很有自己的特色,智慧的村民引进了优良的品种,先进的嫁接技术,现在树上生长着的杨梅颗粒大,颜色黑红,甜分高……更多



第三十一篇

5月24日 《后岸深秋》 作者:胡富健  
     
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桃红柳绿时。是的,去后岸应选在莺飞草长、春风拂面,或者小荷才有尖尖角,暖风熏得游人醉之时。我早已慕名,却没有机会造次。与其谋面已是深秋的某日下午。这不合时宜的到达,能否让人咀嚼出别样的深秋滋味?
站在后岸农家一号楼顶平台上,已是傍晚时分,晚秋的夕阳仍像一颗子弹,射向大地,射在左前方壁立的山崖上,也射在我的身上。那山崖像一道屏风,苍翠中镶嵌着黑黛,庇佑着脚下的小山村,后来方知这“屏风”般的山崖就是所谓的“十里铁甲龙”,它灵动、傲然、大气……更多



第三十二篇

5月25日 《江滨古街》 作者:喻慧敏   
     
夹在一堆人群里,跟在导游后面,我往往都是最漫不经心的一个。晃荡着,走过,路过,看过的风景也不少,就是不曾记过什么。一直懊恼着自己不长记性,其实是自己的心里太简单了,装不了多少东西,能入心的东西也便少之又少。
却有这么一条古街,走过一次,竟然就记住了,且时常会想起。虽然,当时看得不够真切,也未能记住确切的名字,但那粗线条的轮廓以及景物,以至于遗落在旧时光里的那缕气息,都令我心动。总觉得,这事很偶然,却也不平常。就像我经过无数人的身边,却唯独记住了某个人的身影,且时不时地在脑子里一闪一闪的,那一定是有原因的……
更多


第三十三篇

5月26日 《心有旗袍千千结》 作者:徐丽娇   
     
最初听到“旗袍”二字,是从父亲的嘴里说出来的。六岁的那年春节,家里来了一位城里来的老太太,老太太一头齐耳短发,发髻别着一枚银簪,皮肤白皙,说着一口标准的普通话,穿着和三叔婆差不多的黑灰色或蓝色的斜襟上衣,只是她显得特别齐整和洁净。走起路来笔直笔直的,她不苟言笑,初次见她不由得往后退三步。父亲让我喊她“奶奶”,我看着她冷峻的脸庞,死也不愿意开口。虽然不喜欢她,但是她身上有很多令我着迷的地方,我总喜欢躲在角落里看着她在我们的四合院里捋捋头发,整整衣服,我有些不解这黑不溜秋的衣服有什么好整的?不小心被父亲瞧见我的小心思,父亲告诉我奶奶年轻的时候一头卷发,最喜欢穿旗袍,这都是她年轻时的习惯动作。旗袍?第一次听说有种服装叫“旗袍”,不知道旗袍的面料和样式,但我已经明白这是女人最美的服装……
更多


第三十四篇

5月27日 《牵手军营》 作者:李仙正

“嗨,军营:你好!”当你再次轻轻注入我的眼中,虽然你我阔别多年,但你风采依旧,印象深刻,亲切感犹存,我就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便情不自禁地向你打声招呼。
三十年前,我憧憬着美好的理想,告别了家乡,义无反顾地投进了你的怀抱。你就像妈妈一样,付出你的热情,伸出你的双手,紧紧拥抱着我的梦,撑起了我“第二个故乡”,精心哺育着我成长。于是,我脱胎换骨,美丽蜕变,成就了从老百姓到合格军人的转变。与你牵手,为你骄傲,为你自豪。可我这辈子,命运注定你是我一生的选择、向往和追求,并对你产生一生的牵挂、依恋和亲切,让我一生拥有你的温暖、幸福和荣誉……
更多


第三十五篇

5月28日 《东屏古村》 作者:刘从进   
     
一线阳光横在水口街,在老梧桐树的叶子与老屋暗红色的木板门之间,落下一片阴影,像一小块凝固了的时间,已然忘了赶路。只有在乡村,也只有在这样的古村,树木和老屋的影子还真实地存在,清晰而带着重量。
水口街只剩一条走旧了的路,但移动的人影还在,缓缓地走向宗祠,一走就是小半天。暗红色的木板门里出来一个又一个的人,地上有了很多影子,影子与影子乱在一起,不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也没有任何光源来认领这些影子。午后的时光总是被拖得长长的,这个下午那么慢,我非常担心它会无法结束……
更多


第三十六篇

5月29日 《七里香》 作者:应微微  
     
和七里香,有一段渊源。
初知这芳香的名字,源于周杰伦的同名歌曲。阴郁而缠绵的调儿,专注且歇斯底里的声线,再配上小清新的词,不羁的年月里,曾阴魂附体般伴我在迷茫又张扬的青春十字路口一起沉醉。
再知这浪漫的名,源于诗人席慕容的一本同名诗集。洁白素雅的封面,简单明了的线描装饰画,心一下子就被它俘获。“在绿树白花的篱前,曾那样轻易地挥手道别。而沧桑的二十年后,我们的魂魄却夜夜归来,微风拂过时,便化作满园的郁香。”历经岁月种种后,再去咀嚼期间的那首《七里香》,与青涩年代的痴狂单纯相比,却更能读出另一番滋味了……
更多


第三十七篇

5月30日 《楚中光阴》 作者:张文志   
     
我的母校,玉环楚门中学,简称“楚中”。
在我目前三十多年的人生里,差不多有三分之一的光阴是在楚中度过的。
楚中坐落在玉环楚门镇丫髻山北麓,楚门河畔。二十多年前,刚入楚中时,校门还在狭窄的东方路上,是老式的大铁皮门,还得用插销固定。学校的房子倒多,大大小小十多座,从爷爷辈到孙辈都有。两座灰砖砌的,是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的建筑,一座是占地颇大的礼堂,里面还有红色标语,当了学生食堂,脏乱的旧课桌拼成餐桌,抽屉里塞满我们蒸饭用的米、当菜吃的豆腐乳,经常有老鼠出没;另一座是两层木楼板小楼,当过老师办公室、教室,我们来时又成了高一男生宿舍……
更多


第三十八篇

5月31日 《木兰花开》 作者:王勤伟  
     
我仰望的星座里,有伟人,有哲人,有科学家,有英雄;我敬佩的字典里,有将军,有战士,有艺术家,有普通的劳动者、工作者。在普通又不普通的人群里,有我敬佩的老师和朋友,木兰拳精英蔡春林老师就是其中的一个。
如果你初见到蔡老师,你不会想到眼前这位阳光健康、身材优美的女士已年过半百;你也不会想到她少女时期曾疾病缠身,而让她身体彻底康复的不是中西药或是人间偏方,而是练习木兰拳;你不会想到她对应美凤老师创编的拳舞相融、刚柔相济、动静结合的木兰拳情有独钟,从木兰拳、木兰剑、木兰扇到观音拳她无不精通;你也不会想到她几十年来如一日的学习和练习,并融太极精华于木兰拳之中,完美木兰拳的深度和美感,成为浙江和台州练习木兰拳屈指可数的精英……
更多


第三十九篇

6月1日 《莲叶》 作者:朱秀坤
     
莲也叫荷,莲同“廉”,荷通“和”,多好的名字!莲是雅俗共赏的植物,文人墨客青睐,布衣百姓喜欢,既是不染尘埃的佛家圣物,又是方便市井居民的俗物,你说奇也不奇?当然前者是莲花,后者自然是莲叶了。
莲叶清香,大气,率性自然,或亭亭玉立于碧波之上,俯仰生姿,或轻轻漂浮于水面之间,凉意渐起。我最是喜欢骤雨泼打在绿盖也似的莲叶上的感觉,那样饱满的绿,那样多情的绿,连雨声也是叮叮咚咚的琴韵悠扬……
更多

QQ圖片20170420141405.jpg

微信图片_20170401174120.gif

发表于 2017-4-21 11:01:32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21 21:49:01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大力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23 13:00: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点亮人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6 08:39:1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起来阅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8 10:45:20 | 显示全部楼层
都写得不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1 10:34:49 | 显示全部楼层
佩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2 13:25:59 | 显示全部楼层
《黑色的村庄》 作者:刘从进     


这篇超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4 11:06:03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书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8 09:53:02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真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电信诈骗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中国台州网 ( 浙ICP备09050798号 )

GMT+8, 2017-5-29 08:04 , Processed in 1.095062 second(s), 11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