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曙光论坛-台州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0340|回复: 3

[小说] 瞬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23 11:52: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惨白的墙板着脸审视着积尘的房间,荒芜从每个角落挥发出来。桌上玻璃瓶里的玫瑰不知道放了多久,枯萎的花瓣一片一片地掉在桌面,已经叠成了厚厚的一层,萎缩出年老的皱纹,透出腐败的气息。枝头还挣扎地留了一点,带着赭色的绸的光泽,力证生命坚强的残留。她的手停在在门把上,望着它们发呆,有一刹那,她感觉这只是视觉跟她开的一个玩笑。
放下行李,合上门的同时,她听见了轻轻的一声“嗒”。应该真的很轻,因为似有若无,可是足以搅动房间里宁滞的空气。她张皇地抬眼环视四周,什么都没有改变。但接着的是更轻的一声,一道褐色的影慢慢地跌下,似乎是有什么力量托着它,试图作些挽留,它却以更坚定的身姿缓慢地落下,又是一声“嗒”。她伸出手,冲上去,仿佛唯有如此才可以阻止它们继续落下。她的柔软的小腹撞上了桌角,痛得她迸出了眼泪。厚重的实木桌子晃动了一下,桌上的瓶子顺势趔趄,却又很快站稳,可那些玫瑰,挣扎在枝头苟延残喘的花芯、花瓣,如同得了命令一般地纷纷跳了下来。先是褐色的花瓣接二连三嗒嗒落下,然后是暗红的夹着褐斑的勉强裹成一团的花瓣含着花芯“啪”地跌落,一个接一个,每一个都跌在原先的花瓣上,跌得自己四分五裂,打出一层涟漪。像血色的头颅跌入绝望的死海,像带血的朱衣铺满视野。她似乎听到脑子里响起一声凄厉的尖叫“不——”,但环顾四周,却是不语的四堵素墙。
、“啪”的声响继续,极快,又极慢,她想躲一躲,却逃不开它们一记不落地敲击在心上,似乎比小腹的撞击还要疼痛。她用手抚上左胸,才意识到自己其实站着并没有动,什么也没有做,只是任那种凭空而来的疼痛突兀地击穿自己的神经,虚幻又真实。
最后一朵在摇摇欲坠,她迈出发软的腿, 从门口到桌子是五步。她认真地数着,心想原来这房子这么小。等一只手撑到桌沿,她才确定真的站在家里坚实的地板上。伸出手去接那个最后的花苞,眼睛却失去了对焦,手碰到了叶子,那些低垂、消失了水分的叶子,也开始纷纷落下。萎缩的叶子明显不同于萎缩的花瓣,叠加上去后,仿佛是一场悲伤最终肯掩盖了另一场悲伤。这些玫瑰,象征爱情的玫瑰啊,在它们含苞待放的时候有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啊。她瘫坐在椅子上,茫然地想,有没有生命能够在时间的河里可以了解自己一生的全部过程呢。
房子里有一种了无生气的安静,陈奕迅深情、低沉的歌声“因为爱情——”突然从某个点出发,撞到四面的墙壁,又加倍地反弹回来,震得她跳了起来。这么多天,手机一直关着, 她对原本熟悉的铃声感觉到了刺耳、扭曲。天已全黑了,屋子里也黑,但是窗外的路灯送来了一点白光,手机在打开的包里不屈不挠地一闪一闪。她犹豫片刻,站起身,走到门边,弯腰拎起包,拿出手机,盯着看,是陌生的本地号码。她深吸一口气,接了,里面立刻传来一个粗哑、愤怒的声音:“你以为你躲得掉吗?你为什么不去死?……”她愣了一下,苦笑。她记得这个声音,也忘不了声音主人用粗壮的木棍对她下腹的有力一击。对方电话好像又被另一人拿着,是更尖厉的女声在喊骂, 她没听清她在骂什么,默默地一如既往地挂断,再次关机。但那声音已钻破耳膜,直钻到她心脏,她下意识地捂了捂耳朵,胸口的疼痛似乎在变钝,甚至溢出一种奇异的痛快,如同凌迟到最后疼痛的感觉已经麻木,多一刀少一刀已毫无意义。
一场奇异的战争,一个多月了……她摸了摸自己的手臂,指甲不小心刮到了肉,在温和的触摸里有刀子划过的尖利感。她想起大学时读莫言的《檀香刑》时,自己无端地觉得凌迟是最残忍也是最艺术的刑罚,让受刑者的灵魂站在高处自我观赏,然后把疼痛演变成逆来顺受的刺激,最后在虐与被虐的快感里期待结局降临。但是现在,她觉得自己老了,那些年少轻狂的念头着落到实地,自己还是希望不要遭受任何的不幸,灵魂?灵魂也需要吃喝拉撒的肉体支撑,此与彼是手心和手背的关系,所以才有那么多人愿意以肉体的欢乐来换取灵魂的安慰吧。
天暗下来,她把行李拖进卧室。没有开灯,房间里填满屋外的路灯光,因此就亮亮得不清不楚,黑黑得有气无力。床头上方的墙上挂着一张结婚照,看得出照片中一个青年男子正在憨厚地笑着。她幽幽地坐下,不开灯。窗外不时有车辆经过,车灯明亮如探照灯,刷地一晃而过,如突如其来的风猛地卷来一片雪白扫开房间暧昧的昏暗,然后转瞬即逝,空留一个强烈的背影和一片苍白的记忆。
今夜是没有雨的,风也很淡,但也没有明亮的月色和满天繁星,只是一年三百多个日夜里平常的一夜,是她人生一万多个日夜里看起来也应该平常的一夜。和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是不能比拟的。
窗外有大货经过,沉重的车身压得路面发出难耐的呻吟,房子也跟着颤抖。它的车灯必定如巨大的怪物的眼一般摄人心魄,它粗重的呼吸着,然后吞噬靠近它的一切。的确,它的眼扫过窗子,房间亮如白昼,光甚至映在了她的脸上,像火烧到了她身上。她的脸感到了热辣辣的疼痛,她的心也痛了起来,眼泪不知不觉涌出。这样的火,即使在风雨之夜,也能毁灭一切吧,毁灭那个在路上为她狂奔的英俊男子和他的车子。那个瞬间,必定是光亮冲破黑暗却陷入更大的黑暗,暴雨浇灭灾难却燃起更大的灾难。她用手捂住脸,却无法捂住那些奔涌而出的泪水。
光在床头照片上一晃而过不做停留,男子敦厚憨实的笑脸蓦地一亮取代了另一张英俊羞涩的脸。房间重新陷入昏暗,她的身体一半火热,一半冰冷。

发表于 2017-5-24 10:52:31 | 显示全部楼层
瞬间粉碎了美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8 16:31:0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瞬间可能就是一生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台州网 ( 浙ICP备09050798号 )

GMT+8, 2017-11-25 09:55 , Processed in 0.140625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