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曙光论坛-台州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781|回复: 54

[散文] 即将沉入水底的村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9 11:22: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刘从进 于 2017-6-10 09:29 编辑

夜刚生成的时候我在山湾里。一座桥横在满是白石的溪上,我坐在桥边,把脚挂到绿色的水面上,看着前面几处浮动的灯光,幽寂发亮,莹莹地贴在山野,罩住一个古朴的村庄。偶尔听到几声冷石般坚硬的狗叫。有时我也到村里走一走,引来更密集的狗叫和路灯下一些黑影的注目,就有一种罪过感——我的不请自来是一种侵入,破坏了村庄密实的安详和宁静。路边坐着三四个人顶着一盏幽幽亮的路灯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忽儿话头像一截软绳落在地上,都沉默了,一会儿又有人拾起来。我很希望他们继续聊自己的天,不要管我。有时他们侧目瞥一眼,真的不理会我;有时会问,哪里的?这么晚了做什么呢?噢,县城,那也是自己人,不远。听得出,近年从老远的地方跑这里来玩的人不少。
大岙坑村是三门县横渡镇湫水山深处最里面的村庄,隐藏在峡谷口。就在你以为白溪的溪滩上除了茫茫的芦苇再也没有别的时,村庄显现了。这样的村庄无论在时间上还是地理上都与外面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谋生手段和人情世故也与外面有些不同。
我进入湫水大峡谷好多次,大岙坑村是必经之地。一条旧石板路从村庄中间穿过,把村子分成两半,一半临溪,一半贴着山。路被走得很旧很破落了,一些石板从中间断裂,陷下去,也没有人想着去修补。更没人去修建新的房子,老房子们步调一致地老去,老成了苍墨色,檐上也长了蒿草,不想再老去的意思。村庄还不小,户籍人口有三四百,而现在留在村里的也就几十个老人了。
一天下午,近黄昏时我来了。这是村庄最肃静的时刻,广播却啦啦地响得刺耳,里面播放着与乡村格格不入的现代摇滚。我问坐在老屋前晒太阳的老伯,这广播天天都响吗?老伯说没有的,偶尔,不知道从哪里逃过来的。
老伯自己坐着晒太阳,他好像每天都在完成一个过程,白天把身体搬到门口,放在椅子上默默地晒暖,晚上回屋睡觉,第二天起来再晒。我不问时,他没有要理我的意思。一问,他醒过来了,慢慢地说开来。村庄处在山谷底部,冬天的阳光少,早晨八九点钟才上山,下午三四点钟就下山了。一把椅子放在门口,上午向东偏四十五度角,下午向西偏四十五度角,全天只需转九十度就能把全部的阳光都晒到。老人很仔细地说,夏天太阳从哪个山冈上山,哪个山垭下山,冬天又从哪个山口上山,哪个山垭下山。他用手指向东边的山头又指着西边的山头给我看,日头随着时间慢慢地移过来移过来,从这里直移到那里。他一年到头坐在山沟沟里晒着门口的太阳,瓷实瓷实的。人生实在不需要走得太急,那一头是空的。
村庄有些落寞,像被主人用旧了的旧物扔在山脚,恹恹的没人理。老人在门口盘着,墙脚倚着,拐角处立着,东倒西歪的样子像是跛了,却不妨碍日子过得摇摆而又稳正。依然有人下地,有人上山,养蜂、打野猪、种地、采野菜……生活在悄无声息地进行。
村民养蜂。岩窝、草丛、路边、窗口都堆满了蜂箱。我也时常来买点蜂蜜,据说这是野生蜂蜜,质量好。
那一天,在村口看到一个摊子,围着十来人,这是很少见的啊。原来又有人打到野猪了,在卖野猪肉。看上去一刀一刀鲜鲜红红的,与猪肉没什么不同,但价格高,要高出猪肉一大半。我问野猪怎么打的?一个瘦瘦单单的人说是他打的,红缨枪,用红缨枪戳的。我笑着,没当真,以为他逗我呢。他却说得很认真,一副英雄气概。
买了蜂蜜,正是他们站在门口吃晚饭聊天的时间,天还有一些灰色的光亮。我继续往里走,穿过村庄,来到峡谷口。在那块大石头上坐着,等待暮色洒在我身上。一会儿,天就黑了。山里的天黑得快,黑暗像门一样关上。赶紧回头,路上碰到一个老头提着一口铁锅往峡谷的溪里走。他这是到里面做饭还是漱锅?禁不住问了一声,老头说,盖蜂桶用的。哦,山里的很多生活都在我们的经验之外。
找到打野猪那人的家,他正在吃饭。我说我想看看你打野猪的红缨枪。他很爽朗,一边吃饭,一边从墙角拿出两支枪,一长一短。说以前用短的,短的容易造成自己受伤,现在都用长的了。我一看,这原本就是自制的很原始的枪。一个生铁磨成的尖锐的三角枪头,焊接在一根自来水管上。湫水山山高林深植被好,山里的野猪繁殖很快,多起来的时候要损害庄稼,甚至会闯到村里伤害人畜。他经常带着红缨枪和几只狗到山里转一转,不时会有所收获。
从他屋里出来,我加入了三个老头一个妇人路灯下的聊天。他们问山里的日子好还是不好,问我也自问。最后都说,还是山里好,外面不好,城市不好。什么东西养的种的都是山里好,人也是山里好。这几天就有一批外地人在外面的东屏古村拍电影《龙虎少年2》,那些城里人抽空来村里转,疯狂地买这里的东西,番薯、萝卜丝、蜂蜜等农家土产,连说好吃好吃,甚至有个人在地里抓了一把黑土都想往嘴里送。
也就在这个夜晚,我听到他们说,当年“长毛乱”(太平天国)的时候,有人逃难躲到这条峡谷深处,比这个村庄还要进去很多,共有七十二户人家,成了一个规模不小的村庄。当时外面的东屏村做戏,三夜戏他们要出一夜的戏钱(他们也要出来看戏)。现在人走了,一些茅草屋的灰烬和遗址都还在,还有一条老岭街,听着就很想去看看。
大岙坑,我常来,雨季、秋天、深冬,午后、黄昏、夜里都会来。村庄的历史也不知有多少年了,却将连同外面的上角头村和那个长着古老扁柏的四洲庙一起沉入水底。国家要在此建设一个大水库。
村庄,阴郁的黑着,沉降着。石头房子,老了,也有塌了,不建新房了。村口那棵大桑树也不长桑葚了。只有小树叶的脸依然亮着。都在等,那一天,不知在何时。等待的日子,将要离去的心情会是怎样的呢?一如既往吗?又将是一场告别,我们每天都在告别,却从来没有好好地告别过一次,人类是最不懂告别的动物。
叫人思念的还有外面的一片茅草滩和一段白溪。成片的紫芦花和茅草,黄黄地覆盖着溪滩。这一段白溪常常是干涸的,满溪白色的石子只能在空气中游泳。冬天光光的石头上站着很多山雀,飞来飞去。以前溪滩上还曾长出过一棵大大的罂粟花。
  
发表于 2017-6-15 21:47:5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的村庄太多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5 21:48:08 | 显示全部楼层
历史的宿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6 14:41:22 | 显示全部楼层

多少可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6 16:39:56 | 显示全部楼层

没办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7 15:02:26 | 显示全部楼层

随他去吧,至少留下了这篇美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8 16:24:03 | 显示全部楼层
余喜华 发表于 2017-6-17 15:02
随他去吧,至少留下了这篇美文。

存在于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9 07:57:29 | 显示全部楼层

光耀人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9 20:55: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个纪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9 21:49:52 | 显示全部楼层

保留香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电信诈骗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中国台州网 ( 浙ICP备09050798号 )

GMT+8, 2017-7-23 16:40 , Processed in 1.074062 second(s), 10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