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曙光论坛-台州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826|回复: 24

[散文] 相约黄昏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28 11:06: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李丽君 于 2017-7-31 09:40 编辑

  我赶在天黑之前到达林家洋村,只为了能在黄昏的光亮中感知它的另一番味道。
  阴天的黄昏似乎来的特别的早。才不到六点钟的光景,天色便有些黯淡了。黯淡了,很多景物就影影绰绰,无法看得很真切,甚至只能凭空想象一番。因为黯淡,有些东西被隐藏起来,有些又凸显了出来。比如这间石屋,立在暮色中,有种凄凉、孤独、古朴的美。
  两天前,我跟在一大队人马后面,走马观花般对这个村庄进行了最粗浅的考察,在这间石屋作了短暂的停留。那天的雨有点大,人潮拥挤,我在石屋里吃到了这一季的最后几颗杨梅。这间石屋,是按照旧时路廊的样式新近修建起来的,里面布置了石条、水缸、竹筒等物件。那天水缸里的水还冒着热气,估计才烧开不久,边上竹杆上挂着一个个有把手的竹筒,那是供行人喝水用的。这个路廊闲时有没有备开水,有没有路人经过时喝过水我不得而知,那天屋子里全是人,也有人拿着竹筒舀起水喝过。
  路廊,象我这般年纪的人记忆就有些模糊了。比我稍大几岁在农村长大的就有着很深的情感,它承载着他们儿时一段美好而温暖的记忆。那时候的乡村很多地方都有路廊,印象中老家是有一间的,在村子最里端的山脚下,石头垒砌,是一间仅有三面墙的简易建筑,供往山里进出的行人歇脚的地方,还有茶水供应。眼前的这间路廊,从严格意义上说,仅是仿造路廊的样式建起来而已,它无法承载那段远去的历史,也无法寄托那些人对于路廊的记忆和情感。
  林家洋村位于我县的海润街道,离县城仅一刻钟的车程。林家洋村以覆盆子果名闻县内外,还被冠名为“中国覆盆子之乡”。我错过了覆盆子成熟的季节,要吃覆盆子,只能等待明年的春天了。其实吃覆盆子,不一定非得到林家洋,山里、田边、野外、乡村随处都有,儿时采过,俗名是一种叫“角公苗”的野果子,酸酸甜甜的,很受我们那个年代孩童的喜欢。在集中成片栽种的果园里吃覆盆子会是什么感觉,我想象不出,但我会更向往小时候满山里找“角公苗”吃的情景。
  我站在林家洋的黄昏里,吹一场初夏的风。那风,清清爽爽,柔软而缱绻,似为相约黄昏后而量身定制的。我是在赴一个村庄的约定。这是个被群山半包围着的村。日暮苍山远。那些白日里很清晰靠得很近的山已远遁,在苍茫寥落中逐渐模糊了起来。如薄雾般笼罩的天光呈现出一种朦朦胧胧的感觉,让眼前的景物一下子就结满了忧愁。仿佛忧愁是黄昏结出的果,散布在空气里,人一呼吸,就无可救药地跟着忧愁起来。此地离村子直线距离约五六十米光景。中间隔着一大片的水稻田,风一吹,稻叶发出悉悉索索的声响,好象庄稼的拔节声。村口是一排新建的水泥楼房,呈一直线铺排开来,颇有些气势。现在很多村庄都用一些新的楼房装点门面,遮住老屋,好象一经遮住,就没有了破败与苍凉。有的村庄甚至拆旧建新,大片老屋被推倒,连留下点念想的地方都没有了。
  这时的黄昏静得出奇。青蛙和夏虫都候着台,等待夜的帷幕拉启,它们便可以粉墨登场,一展歌喉。那时它们就是夜的主角,将在夜的魅惑中凄厉地声嘶力竭,以证实它们对夜的主宰。其实究竟谁主宰谁又怎能说得清呢!到头来还不是秋风一吹青蛙和虫子就销声匿迹,太阳一出来又是白天了吗?
  有几个晚归的女人,正骑着电瓶车,从村外的道路上疾驰而来,她们一定是刚外出打工回来,那么急切、归心似箭是为了给家人赶制晚餐吧!她们白天做工,晚上也不能安歇,累积了一天的家务活等着她们回去慢慢拾掇。女人真是伟大,不仅要生儿育女、打工赚钱,回到家还要干一大堆的家务活。女人很少有为自己活的时候。哪怕这样,有时还是守不住她一手苦心经营的家。几个孩童,从村里出来,走在村口的小路上,趁着微光,边走边聊,似去接晚归的父母。我看不清他们的脸,只能在黄昏的余光中感知他们灿若朝霞的年华。他们是这暮色中的一丝亮光,直接照进我的心房。我也是从这样的年华里走过来的,也曾这样随意地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此时村庄里透出稀稀落落的灯光,发着昏黄的光亮,不是很明显,等夜色渐浓,灯光也就愈加的明亮。
  我就坐在路廊边的田垄上,看着暮色一点点的加浓。田垄边是一条小沟渠,顺着路廊的方向流过来,水也泛着一层微光,力所能及地把白天拉长。流水潺潺,不紧不慢,悠然自得,一直延伸到远处的覆盆子种植园里去,这沟渠应该是为了便于覆盆子的浇灌而修建的吧!放眼望去,从这里一直到山脚下、到村口、到更遥远的目光所不能及的地方栽种的都是覆盆子,这是林家洋的致富果。也有一些田地,种植着蔬菜,茶豆已结了长长的豆荚,而冬瓜,正开着白色的花儿,在夜风中招摇,在暮色中清冷地开放着。水稻、覆盆子果树、蔬菜,在白天的时候都很美,成片成片的,绿意盎然,蔬果飘香,都敌不过一场夜的降临。夜,顾不上嫉妒的嫌疑,堂而皇之地将一片如墨汁般的漆黑倾倒在大地上,所有美的、丑的、高贵的、卑微的全都混杂在一起,让所有生命都见不到任何希望,在夜色中沉沉睡去。
  夜的静寂也一步步向我围拢,将我包裹。我在夜的孤寂中象是被世界抛弃的孩子,想大声呐喊,却被一片蛙声和虫鸣盖了过去。眼下这大地就是青蛙和夏虫的天下了。它们将积蓄了一整个白天的力量都爆发了出来,抓紧这夜的时光,引吭高歌,不知疲倦。我是唯一的听众,任凭它们扯破喉咙,将乐章推向一个又一个高潮。只是我在这样的虫鸣蛙噪中更加寂寞了。我用双手抱紧了自己,将夜风抵挡在外,将来自黑暗的恐惧也抵挡在外。而我仍免不了要害怕。我在空旷的天底下,连一阵风都有可能把我击倒。村庄里那一束束橘黄的暖光照不到我的心间,它们只是远远地演绎属于那一家子的幸福,却与我无关。
  我想我应该坐回车上去。那辆绛红色的车就停在不远处的路边,俨然一团黑影。坐在车里,蛙声虫鸣隐去。周遭就是静寂的黑,如密不透风的乌云团住了车内的我。而我却感到了安全。一辆车就让我找到了安全感,我的安全感仅需要类似于车子或房子这样的一个空间。只要关上门、紧闭窗,我紧繃的弦也就放松了下来。
  我把林家洋的黄昏拉进黑夜里,让黄昏与黑夜衔接得天衣无缝,又水到渠成。如绘画时的用墨,浓淡之间一笔勾墨便可完成。等我意识到夜的黑衣裹上身的时候,黄昏早已不见了踪迹。夜是一件隐身衣,它把大地的一切生命都隐去,回归宁静,等着天明时那一缕曙光再将万物唤醒。但并不是所有的生命都会在曙光里被唤醒,有些已经在昨日的夜里死去了,再也不会醒来。有些即使被唤醒了,仍看不到生的希望。
  我乘着夜色回家。那暗夜,正滋生出更多的凄清与忧伤,在徐徐吹拂的微风中,抵达未知的彼岸。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发表于 2017-7-29 13:36:08 | 显示全部楼层
相约黄昏后,这个题目特别有诗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9 13:37:21 | 显示全部楼层
夜色的乡村总给人安宁祥和的感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9 14:3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黄昏的光亮,烟霞明灭,别有味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9 14:34:39 | 显示全部楼层
路廊已经成为时代记忆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9 14:36:44 | 显示全部楼层
覆盆子,我们这边叫革工苗,看来各地叫法不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9 14:39:50 | 显示全部楼层
但并不是所有的生命都会在曙光里被唤醒,有些已经在昨日的夜里死去了,再也不会醒来。
也有很多的生命在夜里诞生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9 14:40:34 | 显示全部楼层
徐丽娇 发表于 2017-7-29 13:36
相约黄昏后,这个题目特别有诗意

题好半文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9 15:12:24 | 显示全部楼层

说的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9 15:23:02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家,对于文章题目总是反复推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电信诈骗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中国台州网 ( 浙ICP备09050798号 )

GMT+8, 2017-8-24 10:59 , Processed in 1.074062 second(s), 10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