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曙光论坛-台州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134|回复: 132

[散文] 王家坞口——我的故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10 22: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潘慧敏 于 2017-9-12 22:14 编辑

   故乡是每个人的摇篮,是每个人心灵的归宿和情感的寄托。每一个游子都会对曾经依偎在它怀抱的故乡有着深厚的感情,并且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愈发浓烈。—— 题记
                          

离开故乡外出求学、工作、成家,然后定居在异乡,不知不觉已经三十余年。虽然到了节假日偶尔也会回去看望亲友,却总是来去匆匆,无暇顾及很多生活之外的事情。然而只要稍有闲暇,思念的天空里总会飘过故乡的云朵。淳朴的乡音,熟悉的地名,还有那割舍不断的浓浓的家乡情结。
故乡王家坞口是个不起眼的小山村,村里没有富含历史底蕴的老宅,没有几百年的古树,也没有出过了不起的文人学者。然而村子周围绿树葱葱,溪水潺潺,柴门犬吠,屋舍俨然,一派悠然恬静的自然景象。整个村子只有二三十户人家,而且住得比较分散。早先我家住的地方叫上西湾,是离村中心最远的,差不多有一里半地。由于村子小孩子不多,村里没有小学,我们王家坞口的孩子,一律在潘家坞小学就读。我家到潘家坞有三里多地,每天需要走两个来回。碰上冬天下大雪还要顶风冒雪回来吃中饭,母亲心疼我们,就让我们带着米和菜到潘家坞的亲戚家里搭伙。后来我在全堂、枫桥读中学,碰到别人问我,我总说自己是潘家坞人。一来是因为潘家坞村比较大且有名,很多人知道它的方位。二来是因为自己姓潘,是潘家坞二房的后代,而且那里有我们的老宅,还有跟我们比较亲近的长辈和堂兄弟姐妹们呢。   
几年前有次回老家,车子开到王家坞村口,看到那块写着“潘家坞村王家坞”的大石头,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踏实和亲切感。不仅仅是因为自己回到家了,还因为王家坞口也回归潘家坞了。
其实说起故乡,我常常觉得心里没有归属感。小时候的家虽然属于王家坞口村,但是因为住在上西湾,去村里玩时要穿过一大片田野和一条公路,总觉得自己像个外村人,所以通常情况下我很少去村里玩。用现在的话说,我是个典型的宅女,除了对村子里那些年龄相仿一起上学的孩子比较熟悉外,村子里大多数人和村里发生的事,我都是从母亲和哥哥姐姐他们那里听来的。读小学时,我很羡慕那些潘家坞本村的同学,他们可以边咬着镬焦团边进教室,而我们赶那么远的路去,早已把一大早吃下去的东西消化得差不多了。而每每跟潘家坞的同学吵架时,最怕的就是听到他们说这一句:我们村的学校,不给你们王家坞人读。
说起上西湾,我现在仍然觉得是个好地方。虽然二十八前我家因为上西湾交通不便,搬到村里住了,虽然现在通往上西湾的那条路还比较窄,稍大点的运载货车可能还进不去。上西湾背山面田,还有一条溪,从朱砂水库流出,经上西湾、营盘一直通到骆家桥,汇入枫桥江。每逢朱砂水库放水,上西湾的几个孩子就拿着有长柄的网兜,站在桥上或溪滩边捞从水库里逃出来的鱼。上西湾面前的那些水田,大多是潘家坞的,也有痒下村的。每年夏天的“双抢”时节,那些在上西湾周围的田野里劳动的痒下村和潘家坞人,经常带来柴、米、面和菜蔬,借我们的灶头烧水煮饭做点心。然后他们一边吃一边喝一边还海阔天空地侃大山,《三国》、《水浒传》、绍兴师爷、徐文长的故事,民间传说,市井笑话,各地的奇闻趣事,都是他们饭桌上的话题,也给了我最早的文学启蒙。他们吃饱了喝足了也讲累了,就打一桶井水冲个凉,光着上身直接躺在我们家堂屋的水泥地上午睡。
我曾经很纳闷,王家坞口这个村子里虽然有金、蒋、陶、傅、楼、冯、周、骆这几个杂姓,但是他们大多只是单门独户,村里的绝大多数人还是姓潘,跟潘家坞人是同一个祖宗,可是他们为什么要从潘家坞分出来?又是什么时候分出来的?这些杂姓人家又是怎么来到这个村里的?村里的二三十户人家中,似乎没有王姓人家,又怎么取名为王家坞口?
没有村史可以查考的时候,村里的老人便是历史的传述者。这种传述往往没有确凿的数据,却是很有可信度的。据传几百年前,王家坞口这个地方是个荒凉之地,常有强盗出没。说“有一十八顶乌毡帽”,这里说的乌毡帽指强盗,一十八是个概数,表示很多。可这里是潘家坞、痒下、朱砂人出入的必经之路。这些强盗很嚣张蛮横,他们占地为王,把这里叫成“王家坞”,抢夺来往行人的东西。潘家坞人不敢走这路,只好另开辟出一条山路,叫小马岭。后来不知到了哪个年代,这批强盗遭打压后逃走了,潘家坞有几个大户由于家庭矛盾的原因,从里面搬出来在王家坞口这地方安家,而我的太公则看中了上西湾(那时候也叫西庵堂)的清静。再后来,有一些外姓人经过此地,觉得这里山清水秀,田地富足,也留了下来。有给老爷家做长工做忙月的,有给别人家守墓地的,守山庄的,守田地的,这样一来,王家坞口的人丁开始旺起来了。不过那个时候的王家坞口还只是一个地名,隶属于潘家坞村。直到解放后土地改革时,才从潘家坞分离出来,成为一个独立的村。
时光流转,物换星移,几十年过去了,由于人口增多,潘家坞人在村子外置地建房,村庄逐渐外移,新建的房子早已穿插在王家坞口村子里。农村实行合村并点以后,王家坞口、痒下、营盘都统一并入潘家坞。故乡的一切都在发展,在变化,老去的故人,新生的孩童,还有那些渐渐被人遗忘的信念。几十年以后,恐怕没有人会想起我,—— 一个生于斯长于斯的外嫁女子,乡情也在慢慢褪色。一切都是要变的,我们也都试着慢慢理解。
每个人都有一个忘不掉的故乡,每个人都有一个回不去的故乡。我的故乡已不是原来模样,但无论怎样变化,她一直是我记忆中的故乡,也是我精神的故乡。

 楼主| 发表于 2017-9-10 22:17: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潘慧敏 于 2017-9-11 09:49 编辑

因家乡杂志约稿,仓促完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11 10:40:05 | 显示全部楼层
别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11 10:41:59 | 显示全部楼层
题记里面有几个词为什么会有下划线?这个我搞不懂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1 14:28:12 | 显示全部楼层
潘慧敏 发表于 2017-9-10 22:17
因家乡杂志约稿,仓促完成

故乡从来不忘记游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1 14:29:35 | 显示全部楼层
潘慧敏 发表于 2017-9-10 22:17
因家乡杂志约稿,仓促完成

名声在外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1 14:3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潘慧敏 发表于 2017-9-11 10:41
题记里面有几个词为什么会有下划线?这个我搞不懂呢

重新编辑字体,去掉下划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1 14:35:55 | 显示全部楼层
离开故乡的游子,默默地将对故乡的爱庆祝在文字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1 14:36:30 | 显示全部楼层
诸暨呀,潘美人永远的故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1 14:38:07 | 显示全部楼层
字里行间,可见作者对故乡的深情眷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台州网 ( 浙ICP备09050798号 )

GMT+8, 2017-11-25 09:56 , Processed in 0.156250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